國內-社會焦點

條子鴿專欄│老師被霸凌都是誰造成的?孩子對老師說:「你用詞要注意,態度需改進」是OK的嗎?

  • 更新2021/02/01 03:44
  • 發布2020/11/26 11:07
  • 作者/ 條子鴿

平日待人親切,照顧下屬的偵查隊長,刑案經驗尤其豐富,實至名歸升任分局長後,應警專邀課,到校教導警專...

平日待人親切,照顧下屬的偵查隊長,刑案經驗尤其豐富,實至名歸升任分局長後,應警專邀課,到校教導警專生偵查技巧,課堂上,他滔滔不絕、傾囊相授,期盼藉由多年偵辦刑案心得,讓未來的警察們,個個服用九轉還魂丹,打通任督二脈,功力大增。

由於講課專注,渾然忘我,以致忽略課堂即將結束,下課鐘響後,他詢問警專生們對於授課內容有無問題,提出共同討論,一名短髮女學生舉手,逕自起身,豪不客氣,「老師,我覺得你上課時,用詞要注意,態度更需改進,而且,現在已鈴響,你不該佔用我們下課時間」。

面對女學生咄咄逼人的態度,他霎時啞口,目瞪無言,之後,便堅拒所有邀課,不論警大或警專。我們都替未來學弟妹深感可惜,失去千載難逢的辦案秘籍,私下利用機會,紛紛殷勤勸說。

只見他屢屢幽幽嘆氣,「我是去教學,不是被霸凌」

家長、孩子、老師可以對立,也可以互相成就

女兒念小學時,我從事刑警工作,她遺傳我壞習慣,老愛講話,連上課都與同學竊竊私語,老師再三制止無效,盛怒下,當眾賞給女兒一巴掌,我接獲校長電話,急忙趕去學校,了解狀況。

校長室內,女兒低頭坐椅上,滿臉呆滯,老師則訕訕站另旁,滿面愁容,因為是夏天,腰際配槍輕易自我短衣中露出,手銬更是銀亮亮,我永遠記得校長與老師,那副驚恐萬分的表情。

我大聲叱責女兒,「站起來,應該是老師坐著才對啊」,校長趕忙要老師向我道歉,我反頻頻鞠躬哈腰,「對不起,都是我沒教好,真的很抱歉」,接著,惡狠狠地盯著女兒,質問她為何上課不認真,盡跟同學瞎聊,她怯怯猛搓雙手,「你跟媽媽離婚,害媽媽搬走了,同學都笑我沒媽媽」,霎時,我熱淚盈眶,悔恨交加,老師也在一旁擦眼角。

那次之後,我便時常與老師通電話,互相配合,共同努力,希望為女兒創造良好的學習環境,不論是校內或家中,至今,我仍感念那位老師對女兒的付出。

孩子不會因自己做錯事而付出代價,他會不會開始誤認自己做這些事都可以無所謂?

我深信,基於人性,老師也好,學生也罷,家長更是,難免都會有情緒,更甚,或多或少,偶發不理性,重點不是ㄧ眛藉由究責,或者約束來解決問題,而應建立於三方如何營造良性互動的抉擇,畢竟,大家都是為了孩子好不是嗎?

然而,教育部卻罔顧教師尊嚴,扭曲人本為人權,河蟹頒布規定,致教師們面對學生管教,綁手綁腳,捉襟見肘,一面動輒冠以霸凌大帽,一面嚴加要求教學品質,又要馬兒肥,又要馬兒不吃草,試問,職司全國教師的最高機關教育部,怎反與教師們對立,導致基層教師士氣低落,一蹶不振?

日前南投某國中校園,驚傳學生不服管教,對主任拍桌嗆聲,當眾霸凌,最後只好出動警方到場規勸,這一幕,狠狠打臉教育部,在在顯示其政策錯誤,致教師陷入舉步維艱的困境,雖然此為單一事件,不可以偏概全,但對於基層教育界,情何以堪?

我不贊成體罰,支持愛的教育,充分溝通為先,但當一個孩子不會因自己做錯事而付出代價,他會不會開始誤認自己做這些事都可以無所謂?而更令人憂心忡忡,該名主任日後與學生之間教學互動,會否造成影響,甚至,採取消極不作為?這實乃莘莘學子之不幸。

這社會的律法與規定,大多是由沒有實務經驗的專家學者所制定,他們位高權重,口若懸河,理論至上,然而,換個位置換個腦袋,遑論親身實作,誰能明白老師上課是經師,下課為人師的角色,誰又能體會家長有權無責,老師有責無權的無奈現況?

目前的教育圈氛圍對老師、孩子都是不健康的環境。南投老師被學生拍桌霸凌,這些老師該怎麼辦?(圖片來源/unsplash)

更多太報報導
允許重症病人喝符水、請乩童上身,醫師親眼目睹令人鼻酸感動的「道別」
鄭性澤:冤獄5232天說不怨恨是假的,但我領悟到時機到了,什麼都會改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