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社會焦點

家裡訂哪種報紙被記下、半夜被警察手電筒亮醒!親人被槍決後,國家仍監控他們30年

  • 更新2021/02/01 03:44
  • 發布2020/11/06 18:48
  • 作者/ 黃梅茹

「我要很小心,不能再走上老爸那種,被抓走就再也沒回來的路。」 身上流著原住民血統的湯進賢,聊起...

「我要很小心,不能再走上老爸那種,被抓走就再也沒回來的路。」

身上流著原住民血統的湯進賢,聊起小時候全家人在夜裡熟睡時,時常被警察敲門而入的情景,警察當時總拿著手電筒照進屋裡每個房子,仔細地數著屋內人數,只要有多人或少人,就會一一盤問。而他寒暑假、當兵放假回到家鄉時,最先見到的不是家人,總是管區的警員。

湯進賢的父親湯守仁曾於 1954 年,捲入當時威權政府羅織的政治案件,最後在新店安坑刑場遭槍決,當年湯進賢才 7 歲。而湯進賢往後遭監控的人生,並沒有因為親人辭世而終止,他不是第一個被如此對待的政治犯家屬,當然也不是最後一個。

湯進賢講述被監控的過去。(圖片來源/截自促轉會臉書影片)

警總無孔不入!家屬不堪被騷擾,只好包紅包打發

促轉會 10 月邀請幾位政治犯家屬閱覽警政署檔案,這群人從小就被列為「特殊份子」,在他們 5 歲以前,家人就被列為政治犯;後來家人被槍斃、服刑出獄,政治犯家屬長大後依舊被警察查戶口、盤問且監控 20、30 年。他們中年(現在)看到自己與家人長期被監控的檔案,仍為詳盡的紀錄感到震驚。

這群人裡,有人認為警察的騷擾就像地獄,戶口名簿因警察來過後變得越來越厚,而警察對自己的問話與干擾,早已勝過紀錄的十、二十倍;甚至有人不甘警察像牛皮糖一樣干擾生活,卻又不敢冒犯,只好包個紅包想盡快把警察打發走。

在白色恐怖時期,牙醫師黃溫恭曾涉入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燕巢支部案,遭判刑 15 年,最後被前總統蔣中正下令槍決。這個家庭裡沒了爸爸,黃溫恭妻子在警察長期騷擾下,養成隨時拿出身分證反覆確認的習慣,晚年失智時仍會為找不到身分證而驚慌失措,害怕自己被警察抓去關。

現已中年的黃家兩個女兒回憶道,當年管區來盤查時,連家裡看《中國時報》、《中央日報》,或是她們在家教小朋友彈鋼琴都要紀錄;她們現今甚至透過警察長官的手稿,才知道長官曾要求下屬去查自己家裡有無懸掛蔣介石遺像,與其宗教信仰,這也令她們訝異:「這是侵入到你家才可能知道的事情!」

過去真有離我們很遠嗎?「現代人」也被監控

基隆中學校長鍾浩東(鍾和鳴)因發行《光明報》,欲組織民眾推翻國民政府對台統治,事跡敗露後於馬場町遭槍決。一家之主逝世後,全家人仍受政府監控,鍾浩東的兒子鍾佐民想起以前總被訓導處廣播,要他前去報到,結果到現場發現是警察在等他,而警察特地來學校與他聊不著邊際的事,只為確認鍾佐民在管區內。

鍾佐民想告訴認為這些沒什麼的年輕朋友,這些監控其實非常嚴重,因為「你必須在看到什麼的時候跟著舉手、吶喊,要不然你就有可能被抓、被罵」,亦即一舉一動都受限制。

鍾浩東的孫女鍾吟真現今看到監視名單,不敢置信地說:「我是現代人耶!」因為出生自 1980 年初期的她,檔案中除了看到父母已遺忘的結婚紀念日,還在報告裡看見自己的名字,證明所謂的「過去」,其實沒有很遠。再加上警察監控她家族裡的人,列了滿滿三頁,且都是自己沒見過面的親戚,她自嘲警察早幫鍾家建好族譜。

小時候被鄰居小孩丟石頭、被稱是「匪諜的孩子」,政治受難者家屬郭志強還天真以為是「飛碟」,她曾想試著選擇性遺忘,但後來她不再這麼做了。「說不知道,不只是打自己一巴掌,還打了歷史真相的一巴掌;這歷史也不是你自己的歷史,而是我們對白色恐怖的一種共同記憶。」

促轉會將於 11 日舉行「政治檔案徵集與研究初探發表會」,屆時除了分析威權統治時期,情治機關的情報來源、內容、傳遞與情蒐模式,也將邀請上述政治受難者家屬現身說法,請他們親自分享當年的心路歷程。

因父親鍾浩東是政治犯,鍾浩東遭槍決後,鍾佐民(左)與女兒鍾吟真(右)仍過著被監控的日子。(圖片來源/截自促轉會粉專影片)

更多太報報導
名字就是罪名|他經歷過 20 世紀全球最嚴重通貨膨脹、第一批綠島政治犯:毛扶正
爸爸眼珠顏色、雜誌社傳真機廠牌都紀錄!鄭南榕女兒哽咽談父親的 5000 頁監控檔案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