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社會焦點

【獨家】台北拒馬展、陳抗抗不完⋯⋯318後警察說不出的苦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9/03/17 11:59
  • 作者/ 徐子晴
  • 採訪╱徐子晴

「318學運當晚,長官評估應該沒事了,讓我們下班。我回到宿舍,泡了一杯茶,連制服都來不及脫,卻有廣播...

「318學運當晚,長官評估應該沒事了,讓我們下班。我回到宿舍,泡了一杯茶,連制服都來不及脫,卻有廣播說學生攻進來了,要我趕緊去支援。」阿雄是一名在中央機關服務逾20年的警察。學運至今,因執政者濫用警力,阿雄打趣說,他在318那晚泡好的那杯茶,5年來始終沒有時間好好坐下來喝完。

318學運後,陳抗遊行成為立法院周遭的日常,無論大小抗爭皆出動大量警力。照片╱施勗皓提供

太陽花學運後 警力展示走火入魔

318學運後,公民意識抬頭,台灣的陳抗邁入新的世代。5年來,在立法院周遭各種大大小小的陳情抗議、遊行,宛如家常便飯。然而,從馬政府到蔡政府,為了防止群眾抗爭失控,維安等級全面升高,無論何種等級的陳抗,都出動大量警力戒備。

太陽花學運重創執政的馬政府,2016年蔡英文政府上任,宣示進行各種改革。舉凡年金改革、勞基法及同婚修法等,皆引發輿論激烈討論,更激起各種陳情抗議。警政署在主要政府機關如總統府、立法院、行政院周遭架起拒馬,嚴格控管車流及人員出入,拒抗議民眾於千里外,外界更戲稱這是「台北拒馬展」。

基層員警形容,警政高層的這種決策已經「走火入魔」。在瘋狂的警力展演之下,不僅將民眾的心越推越遠,更讓基層員警疲於奔命,長期處於過勞的身心狀態

夾心餅乾恐被夾碎 基層警員無能為力

「現在什麼都是小案大辦、大砲打小鳥。」阿雄曾在立法院擔任駐衛警,在太陽花學運之前,已累積許多處理陳抗事件的豐富經驗。「以前我們都會跟抗議團體談,你衝到哪煞車。有時候指揮官還會說,欸,過頭了,後退一點。」

阿雄認為,表達訴求也是民主機制的一環,在合理的範圍內,適度的推擠、碰撞,都應是被允許的。身為警察,就像是群眾和政府的「夾心餅乾」,適度讓抗議民眾宣洩情緒,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學運前的警察和抗議群眾,其實有一定程度的互信基礎。但學運後,一切都變調。阿雄無奈說,太陽花激起民眾的抗爭意識,即使和民眾「談好了」,結果也會和當初不一樣。更糟糕的是,執政者避免立法院再度被攻佔,濫用警力,壓縮基層員警的休假時間;甚至員警在漫長的支援等待過程,連杯水、連個便當都沒得吃。

去年9合1選舉開票當天,出現史上首次「邊開票、邊投票」,引發爭議。阿雄說,高層收到情資,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的一名支持者嗆聲要赴中選會抗議,於是在晚間6點出動逾400名警力在內政部戒備,直到凌晨3點才解散。結果所謂的「抗議民眾」,僅是一名中年男子,經過立法院大喊「選舉不公」後走人。阿雄苦笑,「為了這個阿北,我們400人熬夜站了8小時,你說我們心裡有多不爽。」

身體頻出狀況 最後只能像條狗

另名資深警察小D則感嘆,他剛入行時,曾有長官語重心長地告訴他:「處理陳抗最重要的原則,就是記得要休息、休息還有休息。」可這種原則再也不適用,加重警備導致不少警察身體出了狀況,三高、睡不飽已是家常便飯,更有同事年紀輕輕就中風、心肌梗塞。從學運至今,因受不了沈重的工作負擔,已有超過20人退休或請調單位。

這樣高強度的工作,只是消耗警察的體力,卻沒有任何額外的鼓勵。小D說,這5年來每天拼死拼活執勤的時間,只能換補休或嘉獎;可陳抗事件一直來,根本沒時間補休,嘉獎更沒有實質意義,「工作40小時只換一張無用的紙,誰會想要?」

「其實架拒馬對警察來說多好,最好整條路都封起來,我們比較不會受傷。」阿雄搖頭說,拒馬雖然可以保護警察,但卻把抗議民眾推得更遠,這不該是民主國家的作為,他無法認同執政者用這種方式處理陳抗。阿雄說,「如果民眾每天吃飽睡暖,沒事何必出來抗議?一定是有事情想要和執政者溝通。」

「現在警察就像一條狗,只能配合執政者執行公務。說我們是警犬也不為過。」小D為自己的工作下了註解。太陽花學運過後5年,公民意識抬頭,卻只讓警察更加勞累。把警察「弄死」的,並非隨之增加的陳抗事件,而是警政高層不明確的政策和制度,以及這種避免「出事」的心態。

同場加映:
【獨家專訪】太陽花5周年⋯島嶼尚未天光 林飛帆憂台灣民主瀕崩壞
【獨家專訪】完成太陽花學運留下的缺憾 林飛帆返台後首先要做這件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