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新冠肺炎 國內-社會焦點

邱豑慶醫師專欄|社區檢疫醫院很髒?防疫作戰以來醫護所承受之重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20/03/06 00:09
  • 作者/ 麻的法課-邱豑慶醫師
  • 撰文/邱豑慶醫師 本文為《太報》與專欄作家合作,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兩張圖片有什麼相關?讓我來告訴你們,這兩張圖片有什麼相關。

右圖為草屯佑民醫院。(圖片來源/截圖自Google街景)

記得那個偷拍醫護還自拍吐舌的韓國連線網美嗎?她的親友團揪了一堆人來私訊我,甚至有人自稱護理師,嗆我知道什麼是「希波克拉底誓言」嗎?

希波克拉底誓言,源自古希臘時代的醫師希波克拉底,俗稱醫師誓詞,應該所有醫師都不陌生。

當我進入醫業時,病人的健康應為我的首要顧念。」拜侯文詠的電視劇《白色巨塔》所賜,一般民眾對於這句話應該也不陌生。

我將視同業為我的手足。(My colleages wii be my sisters and brothers.)」後面還有這一句,這句話就是我的理由,我的動機,和我的憤怒。

而這間草屯佑民醫院,我在那邊工作過數年。當時我不僅是麻醉科醫師,還照顧過內科病房、外科病房,也守過加護病房。護理師點滴打不上時,或是忙不過來時,我也會幫忙她們打iv,或是直接來打上CVP。

算命說我命中帶賽,抓周抓到鳳梨的我,最高紀錄是一個晚上急救壓胸四床,插管六支,嚇得各護理站的護理師們在我值班時,都不敢把我的名字寫在白板上——只有我值班時,白板上值班醫師那格沒有名字,只寫電話簡碼。

哦,我還記得當年醫院給我的公務機代碼58888,我發發發發。

偏鄉人力就是這樣吃緊,醫師當護理師用,護理師被家屬當看護用,沒人在計較什麼事是護理師的責任,什麼事是醫師的責任。

而在日前,草屯佑民醫院被指定為新冠肺炎檢疫醫院。我的朋友,前同事,姐妹們被氣哭了。為什麼?因為在地方社團,除了「醫護人員辛苦了」這種打氣的聲音之外,也開始出現一些可怕的言論。

被指定為檢疫醫院後,網路上開此出現一些可怕言論。(圖片來源/截自於臉書)

「有人知道是在哪一棟檢疫嗎?(我好避開它)」

「那邊有兒科、婦產科耶,要小心。」小心什麼?醫護戰戰兢兢地比民眾更小心好嗎!

「那裡面的病患怎麼辦?」設置為檢疫醫院有影響住院民眾的權益嗎?那我可不可以套句酸民最愛講的,不爽不要住啊!

更出現送餐的外送員不願意送醫院,這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如果地方社團還出現「#賺幾十元而已,#誰想賭命啊?」這種風涼話留言呢?

人心都是肉做的。

春冰薄,人情更薄,恐懼的人性尤薄。我知道人性自私,你覺得如果用來檢疫疑似病患的檢疫醫院,醫護人員可能會被傳染或傳染疾病給你,那萬一有一天當你發燒來掛號時,我是不是也可以說,「賺你幾十元掛號費而已,誰想賭命呢?」再把你退掛趕出去?

還是你要在生命危急時,坐救護車被送到一小時車程以外的台中去?

看到某醫院醫護集體辭職。我記得那些「沒事幹醫護,有事醫護幹」的鄉民最愛說的「不爽不要幹」,但當醫護真的被逼到不幹了,又開始大罵醫護沒醫德,更慘的是,醫護的主管首長還都說出「我們統計都是個人生涯規劃離職,沒人是因為過勞,或是壓力離職」這種話。

一份工作的好好的,沒事會集體離職?這份工作讓我的人生走不下去了,只好離職求生,這樣美其名叫「個人生涯規劃」?

惹爭議的網友貼文。(圖片來源/截圖自臉書)

回過頭來看看那個韓國連線的網美,親友團們說我無視她私訊道歉,嗆我怎麼不敢跟大眾說明她已跟我道歉。

那麼我就在此公開說明,親友口中所謂的道歉──她私訊給我的內容是「我吃了三顆安眠藥,我跟你下跪,你可以高抬貴手刪文放過我嗎?」這種情緒勒索。

其實這位網美不需要向我道歉,那位被妳偷拍的醫護妳去道歉了嗎?
被妳戲稱因為妳奶大陰影才看成肺炎的醫師,對於不尊重他的專業,妳跟他道歉了嗎?
妳在粉絲團吐舌打卡偷拍醫護,卻不在粉絲團道歉?粉專關個幾天避避風頭,事後也是一字不提。

大街上打人,私巷裡道歉,是真的覺得抱歉,還是怕影響生意被抵制,想試圖息事寧人?大家心裡都有一把尺。

醫護人員可能礙於醫院的壓力,就算被氣哭也敢怒不敢言。說我帶風向也沒關係,人都有私心,我不敢說自己能讓社會變成更好的樣子,我只能說,我的私心就是希望透過我的文字,能讓社會變成我想見到的樣子。

延伸閱讀
吳欣岱醫師專欄|推「黃安條款」真能守護醫護及健保資源?
朱家安專欄|怎樣才算「譴責受害者」?透過這七個判準釐清盲點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