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社會焦點

莫羽静專欄|公共電視的爭議,到底是吵什麼?

  • 更新2021/02/01 03:44
  • 發布2020/09/24 10:30
  • 作者/ 莫羽静

這幾個月來,因為各種事件,原本近年形象良好的公視,卻掀起不小波瀾,其中主要可以分成兩類爭議,一個...

這幾個月來,因為各種事件,原本近年形象良好的公視,卻掀起不小波瀾,其中主要可以分成兩類爭議,一個是主管機關以第二預備金撥款,要求公視開發國際平台來推廣台灣文化,另一個是近年有關於中國暴行相關的紀錄片,導讀與宣傳人員的視角引起爭議。

公視近期風波不斷。(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公共電視的存在意義

為彌補商業電視台的不足,著重製播品質,以非營利為目的的視角來經營,提升媒體在知識性與大眾教育上的水準基準,同時藉此透過市場機制來淘汰不良媒體。也為了與國營媒體做出區別,公共電視以公平服務公眾,為弱勢發聲,維護人性尊嚴,保持多元客觀精神,屬於全民共享的電視台。

公共電視的現有困境

在研究過台灣公共電視的相關制度後,大致上可以理解,為什麼會產生這兩類問題,雖然公共電視製作過大量優質影劇,也是各類獎項的常勝軍,但實際上公視的財務體質孱弱,有別於日本NHK和韓國公共電視能向民眾收取收視費,韓國公共電視甚至是可以一定程度撥放商業廣告收取費用,英國BBC則是類似日本的收費制度,唯一的不同是,英國與韓國採取的是強制收費,台灣公共電視則是政府以稅收定期捐贈和影劇授權收入,金額則是遠低於各國。

另一個困境則是權責重疊的體制,為了確保公視的立場能夠多元且政治中立,對於公視董監事成員的選任和職權,在《公共電視法》有特別規範,而負責營運則是總經理與其經營團隊,這樣的機制,原本是避免公共電視有特定的意識形態,強調中立性與獨立性,卻因為權責不清,衍生出外行領導內行,又或者特定政黨人士干預公司營運的爭議。

一個健全的體制,應該是董事會負責對外,建立營運的大方向與募款,同時對公司預算進行監督,總經理則對內負責營運,以先前「國際影音平台」的爭議為例,政府希望能利用第二預備金,給予表現優異的公共電視更多發展空間,經營團隊也認為這是可行的方案,在總經理同意的情況下,董事會即應尊重經營團隊的決策。

美化了加害者的中立客觀

公視近期的另一大爭議,即是對於中國方面的紀錄片,為了追求客觀中立性,反而產生了政治上的問題,而這部分是完全的缺乏監督機制,甚至相關人員可以說是用傲慢的方式,回應質疑者。

對於歷史與新聞政治時事,我們總希望能以中立客觀視角,呈現兩方立場與看法,在法律界也有名言「正義的另一面,是另一個人的正義」,這樣的追求客觀中立性,在一般議題上,確實是不會造成問題,甚至可以讓人思考正反兩方不同立場的難處。

網友質疑公視替新疆再教育營講話。(圖片來源/擷取自公視)

在面對涉及人權迫害的議題下,刻意的中立,無疑會產生替加害者擦脂抹粉,淡化加害者色彩的情境,這種議題永遠是無法以中立視角來平衡報導的。

最明顯的例子則是部分區域衝突中,頻繁出現的激進組織,這些在國際上被定義為恐怖組織的成員,使用大量以反人類的殘酷手段,諸如奴役、性侵、斷肢、凌虐致死,甚至是屠殺村莊,你不會看見有任何媒體,對他們有任何中立的報導,因為這種視人權為無物的做法,是純粹的邪惡,而這些做法與手段,跟中國對待異議份子和少數民族的做法,如出一轍。

中國可以說是,地球上最大的恐怖組織,任何中立的評價,都是在掩飾他們的罪刑,面對這樣的邪惡,仍堅持以中立形式報導,如同義大利詩人Dante Alighieri的名言:

「地獄裏最熾熱之處,是留給那些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時,保持中立的人。」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更多太報報導
莫羽静專欄|流竄全台的廢棄爐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莫羽静專欄|將被禁止飼養的比特犬是什麼?飼主與寵物的法律責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