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新冠肺炎 國內-社會焦點

吳欣岱醫師專欄|身為醫師,收到警示簡訊後我也去篩檢了...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20/04/24 07:53
  • 作者/ 吳欣岱醫師
  • 撰文/吳欣岱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其實從武漢肺炎的消息傳出來的那一天,我就有做過這樣的心理準備。還記得新聞剛開始報導疫情,大概是在...

其實從武漢肺炎的消息傳出來的那一天,我就有做過這樣的心理準備。還記得新聞剛開始報導疫情,大概是在過年前後,當時一家人在屏東團圓,除夕當天我剛好要值醫院的急診夜班。還在和老公討論,從今開始,醫院下班後要先洗個澡才敢抱小孩了。想著每天一開門,兩個小孩從客廳咚咚咚地跑來要媽媽抱,不能一把抱起來的感覺還是有點惆悵,不過為了防疫這是必須的吧。


沒想到這樣的生活不知不覺就過了好幾個月,看著世界各地不同國家,有的醫護一個口罩要用一個禮拜,有醫師還沒考過國考就被逼著上戰場,我都覺得自己很幸福了。偶爾看到新聞上有餐廳拒絕送餐到醫院,心裡還是有點小疙瘩,但站在他們的立場我也還是可以理解。

後來,看到軍艦的消息,聽到疫調的結果,熱點都在自己家附近,雖然一個一個清點後大概風險也不高,但還是會有點怕怕的。看到新聞以及周圍的朋友聊天,有人說軍艦管理本來就很難啊,有人開開玫瑰旅館的玩笑,我也有跟著笑,卻也覺得軍人好辛苦。

然後,昨天開刀開到一半我也收到簡訊了。疫情警示:您曾和武漢肺炎確診個案同時位於同一地點,請注意自身健康狀況...

看到的時候和老公都嚇了一跳!我們很小心,最近總是避免去人多的地方,也好久沒有在外用餐,竟然也還是收到了簡訊。回頭想想,查查資料,發現這次的簡訊,高雄有好幾萬人都有收到,又覺得好像也還是得繼續小心防疫,沒什麼能做的。

高醫門口測量體溫的員工和民眾。(圖片來源/吳欣岱)

結果今天(4/23)早上開始流鼻涕、合併喉嚨痛,想也沒想的,我就走到了醫院的防疫門診說我要做篩檢。在篩檢前接收到了一些「關心」,內容大概是「你確定要篩檢吼」、「醫療人員篩檢要二採陰才能上班喔」、「你要停門診喔確定嗎?」雖然這麼多的問句,但收到簡訊又有輕微症狀的醫療人員如我,除了篩檢之外,還不知道能有什麼其他的選擇呢?

候診時,周圍的人都一直看向候診區,看著醫師護理師努力地穿脫隔離衣,一股莫名罪惡感油然而生,自己穿過才知道有多熱。採檢說真的還蠻不舒服的,為了減少看診醫師的暴露,我主動表示願意自己幫自己做,雖然自己來可以減少很多不適,但結束之後還是滴了兩滴淚(哈)。

醫療人員要連續兩次採檢陰性才能上班,也就是說我隔天的門診必須停了,要拜託醫院的行政人員幫忙聯繫患者。然後,雖然沒有硬性規定,小孩也還是先請假,等檢查結果出來比較不會造成學校的麻煩。

之前和老公沙盤推演過好多次,如果我們其中一人要隔離要怎麼辦,其實最擔心的還是小孩的安置,現在雖然沒有確診,但光是想到這個可能性,最擔心的還是要跟兩個小小孩分開。

筆者坦言,當時穿隔離衣還感到新鮮拍照,過了幾個月真的看到就怕。(圖片來源/吳欣岱)

我現在關在家裡自主健康管理中,檢驗結果明天就會出來,打這篇流水帳一般的文章只是想和大家分享,就連醫療人員在面對自身的感染時,也會有很多非理性的因素造成各種壓力。雖然自己都覺得不太可能得病,但篩檢的時候還是會胡思亂想,更別提非醫療人員會有多麽的害怕了。

我一直很喜歡一個天堂與地獄的故事,在地獄的人們會拿到一雙很長很長的筷子,大家都用筷子夾了東西,但因為太長了吃不到,所以每個人都餓肚子;而在天堂的人們也拿著一雙很長的筷子,但因為每個人夾了東西都餵向旁人吃,所以每個人都吃得飽飽的。

防疫也是一樣,我相信台灣之所以會保有至今的安寧,除了果斷有效率的政府外,更是因為台灣人民凡事都為他人著想,謹守本分,沒有讓過多的對立與政治語言撕裂社會吧。

延伸閱讀
邱豑慶醫師專欄|台灣沒有內亂的本錢:獵巫與檢討被害人無利於防疫
新冠肺炎吹哨者李文亮醫生成童書主角,開放全世界兒童免費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