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社會焦點

被霸凌者易成「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易突發情緒、生活兩極化,該如何應對?

  • 更新2021/02/02 01:18
  • 發布2020/12/22 13:48
  • 作者/ 眾聲視野

面對複雜的現代資訊人際社會,心理議題也變得越來越複雜。 有一些讀者看了我之前寫的霸凌的發展...

有一些讀者看了我之前寫的<霸凌的發展階段與因應>一文,請教我反擊型霸凌階段的被霸凌者求助心理師會有什麼幫助。

被霸凌者面臨言語霸凌、關係霸凌、行為霸凌的三階段後心理產生創傷,又由於這是長期的、廣泛的生活壓力,因此霸凌受創者會出現「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症狀,這就是需要心理師去協助處遇的議題。 

複雜性心理創傷處遇。(圖片來源/回甘心理諮商所粉絲專頁)

什麼是「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英語:complex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縮寫為CPTSD)是指一種在個人很少或沒有機會逃脫的情況下,因長期反覆的人際創傷經歷而形成的心理疾病,在世界衛生組織(WHO)國際疾病與相關健康問題統計分類的第11版(ICD-11)中收錄了該疾病。

它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不同的地方,在於創傷壓力事件來源的多樣性,以及不良環境的惡意互動,而非對單純環境產生的無力感與恐懼感。

一般人常聽過的心理創傷、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主要是發生在「單純有脈絡的事件」,人一生中多半會有心理創傷,失戀就是蠻普遍的一種。

然後在生活中就會開始出現創傷壓力經驗,如強迫性地一再回憶、過度擔心會再發生相同情況、以及選擇避免回憶或接觸可能引發創傷事件回憶的人事時地物等情況。在心理諮商治療上採用的處遇模式通常是以認知與情緒並行的方式處理,例如本人常使用的放鬆訓練、系統減敏感法與重寫生命故事技術。

而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PTSD)則是因為「多面向連續的傷害事件」所引起的心理創傷,像是受到長期的職場或校園霸凌的受創者所面臨心理狀況,霸凌者不一定是同一群人,旁觀者有時也會造成傷害事件,漸漸地造成霸凌受創者的恐懼感、無價值感、無助感以及個人的自我認同和自我感受的扭曲。

霸凌受創者通常是在承受心理創傷壓力的狀況下,也就是有創傷經驗再體驗、過度警覺與逃避麻木等情況下,還必須持續性地面對環境給予的心理傷害,後果就是造成個人核心自我認同的扭曲和嚴重的情緒失調,這是影響霸凌受創者生活與未來的最大因素。

面臨壓倒性發作狀態 人際互動呈兩極化

自我認同的扭曲和嚴重的情緒失調對霸凌受創者所帶來的影響極為深遠,漸漸地會形成一些心理或行為問題影響生活。

首先是比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還要常突發感受到當初被霸凌時的感覺,包括壓倒性的恐懼、羞恥、孤立、暴怒、哀慟或憂鬱等;而長期強烈的情緒不穩定,會造成生活功能與工作知能退化現象。

退化現象造成生活或工作的不良適應,引發極端扭曲的認知,霸凌受創者會覺得自己醜陋、愚蠢、令人厭惡或非常糟糕,於是毀滅或降低受創者原本的自尊,在低自尊的狀況下會嚴重拋棄自我迎合他人。

在人際互動上也會兩極化,用取悅或提供幫助的方式企圖建立人際價值,或是用有攻擊性的反應去對待可能的人際威脅。

霸凌受創者拋棄自我迎合他人,通常得不到想要的回饋又會覺得被利用,然後就是不斷地自我羞辱和責備,更加覺得自己不夠好,比不上別人,產生惡性的內在批判,無法創造合適當下社會環境的人格特質與行為模式。

這種人格特質造成霸凌受創者對社交人際非常不自在,變得不願向他人尋求支持,並且不得不把保護自己當作求生的策略,最後產生社會孤立家庭孤立,甚至是反社會的心態。

這個時期霸凌受創者的習得無助感相當嚴重,對於生活的互動也是相當兩極化,強烈地逃避可能會帶來痛苦的事情,或是常常進入注定會受傷的崩潰反應,認為痛苦與問題是不可能被改變的,形成強烈的無望感。

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長期強烈情緒不穩定,易造成生活功能與工作知能退化。(圖片來源/Unsplash)

如何處理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要處理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用線條性的發展脈絡逆推方式處理是行不通的,因為個案的創傷壓力是網狀的,是多重事件交叉影響的,因此處理方式首要是協助個案找出壓力點發洩情緒。

由於事件是網狀結構,觸發情緒的點很多,所以除了協助個案宣洩情緒外,也要讓個案學會辨識會引起情緒重現的誘發因子,理解情緒重現的經歷是什麼,讓個案情緒來時知道是正在經歷情緒重現,如此可以避免強迫的創傷再經驗造成的影響。在這個階段同時也要讓個案理解到心理諮商處遇的過程是緩慢的,對於復原要有耐心。

情緒穩定後接下來是協助霸凌受創者創造穩固良好的情感支持與人際互動。心理師協助霸凌受創者發現並穩固當下安全的關係,以及學習如何尋求人際支持。

家族治療、人際訓練技巧不勝枚舉不多贅述,重點是要優先穩固目前支持的關係,再去尋求其他的支持人際,才能降低霸凌受創者的人際不安與恐懼。

這點也是我之前論述的,良好的家庭關係是造成良好改變的開端。在克服情緒的影響與得到良性的支持後,霸凌受創者的內心與生活穩定,就可以開始處理潛沉在內心的議題。

協助霸凌受創者釐清過去霸凌事件與當下失落事件的網狀脈絡成為個別單一事件,減少事件間相互的情緒影響,是處理複雜性創傷的重要步驟。可以先從目前的生活挫敗經驗著手,再去處理過去的霸凌傷害事件,由於創傷經驗是網狀的,常有處遇了一個挫敗經驗後,另一個創傷議題也跟著緩解。

在過程中首先是要協助破除嚴重習得無助感,讓霸凌受創者建立問題不是永恆的想法,然後協助他覺察與抗拒內在對問題的誇大和災難化,漸漸地問題事件的範圍及脈絡就會清楚。然後再一個個創傷事件去回朔探索,讓霸凌受創者跟當時的自己對話,發現自己應有的權利、想要的心理需求與適合的人際界線。

期間要適時提醒個案當下生活是安全沒有危險的自己是憑著毅力與能力脫離了那時的環境。一個個事件釐清後,就可以使用一般處理心理創傷的技巧來協助。

良好的家庭關係、找到適合的心理師是治療重點。(圖片來源/Unsplash)

面對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需耐心 須找到適合之心理師

霸凌事件與當下失落事件處理後,接下來是個案的自尊自信的再建立。通常問題外化後霸凌受創者可以從以往的事件看出自己曾有的能力與努力,再搭配引導他看見目前環境的安全感甚至是幸福感,以及對未來生活的期待,可以一步步地建立正向良好的人格特質。

當霸凌受創者當下的立場與未來的方向穩定後,生活與人際互動也會正向發展,自尊自信也就會慢慢提升穩固。在這個階段霸凌受創者偶爾會回想過去創傷經驗,要去提醒他當下自己是一個有能力的人,可以允許自己哀悼過去的自己,但面對生活、發展未來才是更為重要的。

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是很複雜的,通常處理了一個事件脈絡又有其他受創事件或人際議題跑出來影響,這時除了靠心理師的經驗與功力,也要幫個案與家屬做好心理準備,處理這個議題需要耐心與毅力。

上述我提到的處遇模式是涵跨了許多技巧,如悲傷輔導、敘事治療、正念減壓(HERE and NOW)、禪繞畫、放鬆訓練、情緒基模處遇、系統減敏法、認知治療、家族治療、空椅法人際訓練等等,正是因為CPTSD是這麼複雜,所以我們需要利用各種心理諮商治療方法的效果來處理它。

因此,對於反擊型霸凌階段的霸凌受創者,求助一位適合且經驗豐富心理師是非常重要的。

作者:黃群峰諮商心理師,文章原刊載於此

本文獲授權刊登,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更多太報報導
如何避免孩子成為霸凌/被霸凌者?
「村八分」日本自古以來最嚴重的霸凌行為:始於鄉村的私刑,從百年前延續至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