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社會焦點

鄧惠文外遇|一個好療癒師,人生都曾「壞掉」過!不堪的關係經驗,是他們的教科書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20/05/05 11:26
  • 作者/ 眾聲視野
  • 撰文/波瑟芬妮(Persephone)(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鄧惠文前幾天發了一篇文提出她對「公審報復前伴侶」的擔憂;廣告小妹事後發文,指出鄧過去也有關係上的...

鄧惠文前幾天發了一篇文提出她對「公審報復前伴侶」的擔憂;廣告小妹事後發文,指出鄧過去也有關係上的黑歷史,有什麼資格指責周揚青。

鄧惠文醫師。(圖片來源/綠黨 Facebook)

亂七八糟的關係經驗跟創傷,就是療癒師的經典教科書

且不論到底公審報復跟判死刑本質上是否為同一回事,我想講的是,療癒師之所以成為療癒師,不是因為他們特別清白道德有智慧而成為上師,他們的智慧,大多是從自己人生中的黑暗與不堪裡提煉出來的。

如果認為療癒師是聖人,什麼關係都處理得很好,那誤會真是大了。實際上,他們可能有各種亂七八糟的關係經驗,還有關係背後深深的早年創傷歷史。

這些亂七八糟的關係經驗跟創傷,就是療癒師的經典教科書。

一個好的療癒師,是因為他們曾經壞掉過、但沒有壞死

有些事情,沒有經歷過真的不會知道那是什麼感受跟體驗,就算你把紙本教科書翻爛背得滾瓜爛熟也學不到其中的奧義。

相不相信,當一個可憐的受害者,要比當一個可惡的加害者還要簡單很多很多 —— 如果一個人存有清楚的良知意識時,「有意識地」當壞人是非常折磨精神、威脅自我認同的事。

一個好的療癒師,人生不太可能沒有「壞掉」過,他們之所以好,是因為他們曾經壞掉過、但沒有壞死,清醒地覺察跟感受自己壞掉的過程,然後重新活過來,並在拯救自己的過程中,順道在裡面開發了療癒別人的能力。

從小到大都很幸福美滿順利的人,是不理解人性、沒辦法同理

一個從小到大都很幸福美滿順利的人,一個一輩子正確遵守倫常道德規範的「正確」的人,基本上是不理解人性、也沒辦法同理他人的,因為他沒有經驗過人性的黑暗面。

他的道德觀,是別人給他的知識,而不是他自己歸納出來的體悟,那將是僵化死板的律法。

而他對「人」的認知將相當單薄而扁平,因為他的世界是用二元對立的「好壞、是非、對錯」來檢視的。

電影裡面好人就是好人、壞人就是壞人,至於人性灰色地帶的複雜跟矛盾、「加害者跟受害者其實互為表裡,彼此互相滿足對方深層的受害與傷害渴望」,對他來說是「無法理解這什麼鬼」的存在,因為他沒有需求推動他去理解。

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光越強、影子越深

一個也研究命理的朋友說,大概他們這世來這個世界上是來休息的,靈魂這世不需要修煉。

但我們不是。

富燒香、窮算命,作為一個命理師,我如果培養了些什麼療癒他人的能力,不是因為我很聰明很會念書考試,而是因為我犯過很多錯、當過爛人、做過殘忍的事、走進那些骯髒不堪的黑暗裡面,然後繼續背著「是的,我有罪」的十字架活著,不奢求贖罪還自己清白無辜的緣故。

我的心理師跟我說過: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光越強、影子越深;但光跟影子之所以同時存在,是因為你存在。

補註:我寫這篇文雖然是想要講講廣告小妹的評論後面我想補充的觀點,但廣告小妹和網友們的抗拒、憤怒、無法接受也是很正常的反應,因為有恐懼。

「愛」與「恐懼」是同一件事

當「愛」長得跟我們過去深信的不一樣時,我們會很害怕這樣陌生的愛,或失去原有的愛,一想到,就好焦慮不安。

同時愛著一個以上的人是愛嗎?愛到生恨到想要毀掉對方是愛嗎?對方無法按照自己期待讓自己很失望的是愛嗎?會被眾人唾棄責罵的是愛嗎?被深深傷害背叛裡面有愛嗎?愛裡面可以要求公平正義嗎?

為什麼會碰到這麼糟糕的事情呢?我好害怕我會不會有一天也跟周揚青受到一樣的對待?如果專家鄧醫師說我不能這樣反擊報復天啊那我還能怎麼辦?我會不會比慘還要更慘?

這些問題很難回答,我們就算學了一點關於人心怎麼運作的原理,你問我會不會害怕?當然會呀!就跟哪天我的黑歷史被挖出來攤在陽光底下一樣,我也會害怕。

被劈腿小S恐懼產生憤怒而反擊、愛帶來心疼而悔恨

但我會寫這篇,是因為我想起《康熙來了》黃子佼跟小S大和解那集節目。

當年的小S受的重傷痛到讓她覺得需要這樣反擊來保護自己破碎的心,這是真實的;十幾年來,小S看到佼佼因為她的關係事業從此一落千丈、難以谷底翻身,她感到悔恨跟難過,這也是真實的。

恐懼產生憤怒而反擊、愛帶來心疼而悔恨…這些都是真實並存人心的情緒跟感受。

小S哭了,佼佼:這件事對我來說是當頭棒喝,阻止我少年得志

隔了15年,小S還是很被牽動地哭了:「當年我跟大S在節目開記者會罵你劈腿,我很抱歉,當年我把感情看太重,影響你的人生。我無意傷害任何人,沒有想到後座力這麼強,這件事情造成我很大的糾結。

佼佼回了小S一句很棒的話,我感覺那不是在安慰小S而已,而是他十幾年來深刻的體悟。他說:「當年這件事對我來說是當頭棒喝,阻止我少年得志。

當年重傷的倆人,是彼此人生的重要過客,也是成長的貴人。

當然受傷流血的當下要把對方視為人生貴人實在太不符合人性了,不過至少你知道往後的某一天,他會是的。

作者:波瑟芬妮(Persephone) 文章出處:Facebook

延伸閱讀:
「麥當勞炸彈案」第28年!憶殉職隊員楊季章:英雄不會逃,獨自拆彈的他充滿勇氣
你居家隔離,寵物皮在挫!科學家:毛小孩出現「異常行為」,可能是因為壓力太大
大屠殺!新冠肺炎入侵「亞馬遜部落」恐導致種族滅絕 好萊塢明星:政府不要再放人進去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