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新冠肺炎 國內-社會焦點

邱豑慶醫師專欄|台灣年輕醫護人員絕非爛草莓!堅守三點醫療防疫底線的重要性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20/02/12 18:28
  • 作者/ 麻的法課-邱豑慶醫師
  • 撰文/邱豑慶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再怎麼不認同,我也很少對授業過的老師出口不遜,但今天我只想說,「我不是爛草莓,您才是過熟的釋迦」...

再怎麼不認同,我也很少對授業過的老師出口不遜,但今天我只想說,「我不是爛草莓,您才是過熟的釋迦」。


前幾天,由吳欣岱醫師發起的「醫療人員支持政府堅守防疫底線」連署,全台灣超過三分之一的醫療人員(15%是醫師、47%是護理人員,其餘是其他醫事的醫療人員)響應,等於全國有1/3的醫療人員支持。

不過,也引來醫界大老的抨擊,中華民國防疫學會榮譽理事長王任賢狠酸台灣年輕醫師都是爛草莓,這是真的嗎?

首先要澄清,這個連署從頭到尾都沒有反對撤回滯留中國的國人,卻被王任賢抹黑成台灣的醫護爛草莓,貪生怕死拒絕承擔風險,所以拒絕撤僑。

我很少對一個議題連續發表專欄,但,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能忍嬸嬸也忍不了。所以,關於這件事,來聊聊我個人的觀點好了。

拒絕被標題黨帶風向,先來看看連署訴求的內容,「醫療人員支持政府堅守防疫底線」連署提出的3大訴求:

由吳欣岱醫師提出的連署三大訴求。(圖片來源/吳欣岱粉絲專頁)

1.由台灣主導登機名單、有緊急醫療需求者先上機

這是為了避免中國再把染病的確診病患、有錢有勢的特權人士,還有私人關說的運作都塞上機。

我們都知道,一口氣全部回來是不可能的,有第一班包機的前例,看看那位被拿來當訴求,卻又上不了機的血友病童,誰先誰後的順序,該由中國決定還是台灣政府決定?您信任誰?我相信大家心中自有一把尺。

2.由本國防疫人員先飛往中國,陪同滯留人員上機且在飛機上作好防護工作

第一次的包機,就是全機沒有隔離衣,沒有n95口罩,把兩百多個人跟確診還塞上飛機的特權分子關在一起,所以這批人從檢疫隔離上升到需要防疫隔離。愛他就不要害他,機上沒有落實防護工作的撤僑班機,那是在害人,不是在救人

3.要求政府審慎評估國內醫療能量,完成一批滯留人員的醫治,再開放下一批滯留人員返台

以台灣的醫療量能,負壓隔離病房才1029床,而且平日運作佔床率也不低,很多疾病的病人也需要負壓病房收治隔離,比如說開放性肺結核,這一千多床並非全數可以空著以待收治武漢肺炎隔離使用。

這樣的生化武器炸彈,您覺得台灣的防疫城牆還能夠撐幾波?更別提三天密集塞979人回來。

但這樣合理的訴求,卻被醫界大老抹黑成年輕醫護爛草莓,拒絕收治國人?每天第一線面對病人的,是躲在鍵盤後面的大老?還是年輕的醫護們?

要慶幸政府反應迅速,而不是被有心人操弄成政府政策一直在轉彎。

簡單舉個例子:如果一開始沒有當機立斷的管制口罩出口,我們來看看美國和日本一個上百元、一盒上萬元的口罩,甚至有中國人趁機掃貨,賺了上千萬日幣。抱怨政府口罩政策之前,請先想想一盒50個要價上萬元的口罩,您買不買得起?

台灣的疫情相對控制良好,為什麼?當10個醫護照顧一個病人,因為充足的醫療資源和設備,他能夠康復痊癒;當10個醫護照顧10個病人的時候,可能就會有死亡病例。

當10個醫護照顧百個/千個病人的時候呢?那就是中國,疫情全面失控。

台灣的醫護就這麼多人,病床就只這麼多。您說多聘點醫護人員,蓋大型收容所只是個概念,實際上改成大型負壓病房就好了。嗯,反正都是要無中生有、點石成金,那還不如跟我說發大財好了。

反對此連署三大訴求的王任賢醫師的經歷一覽。

王任賢醫師曾任台灣的中區防疫指揮官,而且身為感染科醫師,說出「政府有絕對的義務要接回他們,什麼程序瑕疵,在為人民服務的大綱領下都必須放棄。」這種話,請問這是笨?還是壞?這符合您的專業嗎?

王教授的「專業」讓我留下深刻印象,先不講林書豪吃美牛才能打NBA這個爭議事件。我想上過王醫師課的學生們應該都記得他萬年不變的內容吧?

我舉例一段我還記得的,「STD(性傳播疾病)就是經由性行為傳染的疾病」。常見的例子,先生出差回來,染上梅毒,便向妻子解釋這是坐到不乾淨的馬桶所致。根據王醫師的說法,可以推斷──這位先生跟馬桶發生了性行為,所以傳染STD。

直到後來陸續發有數件病例,從年紀(沒有性史的兒童)、接觸史判斷,真的是由馬桶座和泡湯座椅、池邊石頭等感染,才不復見這段關於STD的「精闢見解」。

後來看到王醫師被盾牌牙醫史書華醫師起底,有「天津市兒童醫院醫院顧問」、「天津市衛計委院感專項顧問」等許多中國頭銜,我就想問問,您到底是為人民服務,還是為人民共和國服務?

我絕對不承認我是「腐爛的草莓」,面對疫情,我告訴現在任職的醫院,有疑似感染的病人,為了保護其他同仁,我插管的技術比較熟練,請call我!我第一線面對所有的病人!

為了應對接下來可能面對疑似感染的病人,醫院已為筆者準備好全套防護衣。(圖片來源/邱豑慶醫師)

請問您身為感染科權威,為了您口述的「絕對的義務」,請問您願意親上火線,進負壓病房插管嗎?

我OK,你先插」,您願意嗎?

延伸閱讀
韓國瑜提「武漢肺炎患者大型收容所」為何不可行?
王立第二戰研所專欄|武漢肺炎防疫照顧假,該給全薪、六成薪或是不支薪?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