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社會焦點

林艾德專欄|大港開唱停辦不是結束!只要壓迫還在,反抗者會再回來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9/09/14 14:44
  • 作者/ 林艾德
  • 撰文/林艾德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這幾年大港開唱一直以「人生」作為主軸,因為人都是活在內心與外界不斷的衝突之中,而一首歌往心裡走,可以帶著你從隱藏情感的堡壘中解脫,往身外走,可以帶給你對抗整個世界的勇氣,完整的人格與人生,不會只有情愛的糾葛,也會有反抗的精神,但台灣的流行音樂氾濫著小情小愛,反抗精神只能往獨立音樂圈、往大港開唱去找。

自2006年在高雄開辦的大港開唱,在日前無預警宣布明年將停辦。(圖片來源/Megaport 大港開唱粉絲專頁)

可是在國民黨的威權傳統裡是容不下反抗的。在過去,甚至不需要是對政府的反抗,即使是情歌如〈給我一個吻〉跟〈熱情沙漠〉,都一度無法通過流行歌曲審查,一個吻或是一聲「啊」,都會因為反抗了政府認定的善良風俗而被列為禁歌。

面對這樣的審查制度,創作者往往剩下兩條路可以走,一種是抹去自己的懷疑,把自我融入在威權的教條之中,三不五時就在歌曲中表達愛國主義情懷;另一種則是「內在移民」,就是把自己關在內心情感的世界,放棄參與外在事務的權利,強調音樂歸音樂,政治歸政治,刻意忽視了音樂不能談論政治正是最強烈的政治手段。

不只是針對創作,威權政府的審查是無處不在的,而無論人民選擇投身於威權或是逃避,這兩種方式都會反過來再助長極權主義,國民黨過去正是透過這種模式統治台灣。即使現今台灣已走入民主,但過去極權主義的殘影仍透過世代傳承影響著我們,使我們處處生活在矛盾之中,例如線上藝人會一邊參加同婚、環保或公益活動,又一邊說自己不碰政治;例如謝和弦勇敢表態不賺中國錢,但明知道中國的態度是「不支持統一就是台獨」,他仍會寫出〈我不是台獨〉這種充滿矛盾的歌詞,因為,長期污名化政治參與、在我們內心駐進反台獨小警總、讓我們不自覺處處自我審查的,一直都不是對岸的中國政府,而是過去台灣的國民黨政府。

正因為如此,強調秩序的國民黨與強調反抗的獨立音樂圈一直不對盤,國民黨認為音樂應該為政治服務,或至少不涉及(國民黨認定的)政治,可是獨立音樂無論在何處都是無法被掌控的,創作人把詞、曲、製作、發行甚至宣傳都一手包辦,受到威權影響的人們根本沒有插手的餘地,即使現在獨立音樂公司越來越多,但他們更多是幫助宣揚創作者的意志,而不是控制他們的意志。

大港開唱現場總是充滿獨立音樂的反抗精神。(圖片來源/Megaport 大港開唱粉絲專頁)

回到高雄,從橋頭、鼓山、再到美麗島事件,即使在威權壓迫最嚴重的年代,高雄都是台灣最叛逆的城市,比起沒收台灣旗的台北世大運,高雄世運的觀眾席上可是台獨旗、五星旗、雪山獅子旗共同揮舞著,這裡不怕威權、不怕衝突,更不怕你表達自己的意見。在這座反抗的城市,與其說是獨立音樂或搖滾樂催生了大港開唱,不如說是獨立搖滾的反抗精神與這座城市一拍即合,音樂只是它表達的形式,反抗才是它永恆的主題。

所以,當那個不喜反抗的政黨回來,可以想見這個會場內充滿各類NGO議題攤位的音樂祭必然會受到挑戰與質疑。經過十年的耕耘後,大港開唱已是台灣最大的音樂祭,這樣浩大的準備工程,在遲遲得不到支持的情況下,暫停舉辦也是不得已的選擇。但他是大港、他是人生、他更是反抗的音樂祭,所以他一定會回來,無論在什麼城市,無論以什麼形式,只要壓迫仍在,反抗者就會再回來

 

延伸閱讀:
嘉義Rock起來!顏廷憲打造覺醒音樂祭
美秀集團打破框架:自製樂器、露骨風格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