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社會焦點

華航速戰速決、長榮「粉紅罷工」卻陷苦戰!四大原因告訴你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9/06/25 11:09
  • 作者/ 徐子晴
  • 文字╱徐子晴

長榮空服員罷工至今已第6天,由一群女性空服員發起的「粉紅罷工」,勇敢為自己勞權站上街頭,不惜與大公...

長榮空服員罷工至今已第6天,由一群女性空服員發起的「粉紅罷工」,勇敢為自己勞權站上街頭,不惜與大公司抗衡,卻遭外界批評是「公主」。3年前同一時間,正好是華航空服員首次罷工,為什麼當年獲得社會高度關注和支持,如今同樣是空服員站上街頭,長榮空服員卻陷入苦戰?

長榮空服員罷工自6月20日開始,至今已進入第6天。照片╱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臉書

困境一:長榮是民營企業,政府無法強制介入

台灣自2016年起,3年內經歷了華航空服員、機師,以及現在的長榮空服員罷工,華航的兩起罷工皆在交通部強力介入下,順利落幕。由於華航的最大股東為公股,政府等於是華航的「老闆」,華航兩起罷工時,交通部等於是「壓著」華航和工會協商。

不過,長榮為純民營企業,過去公司在海外擴展、拓點都是「走得比政府還前面」,長榮更幾次強調自己需「自負盈虧」,拒絕增加大量人事成本;政府無法像過去處理華航罷工一樣,強迫長榮資方低頭,使得長榮空服罷工難度大增。

 

困境二:長榮傳統企業文化,為高壓的家父長制

長榮集團以海運起家,討海人的特質就是「個性直、脾氣硬」。在已逝總裁張榮發的鐵腕管理下,長榮航空的企業文化偏向保守,與日式企業的「絕對服從」文化較相近。

業界盛傳,長榮挑選空服員時,偏向挑選「乖學生型」的女性,並且面試時必問「你支持公司組工會嗎?」若傾向願意支持,肯定不被錄取。在這樣高壓、由上而下的企業文化,極難爭取勞動權益,從過去「颱風天硬飛」到今年初「空姐擦屁股事件」,甚至直接對罷工提告、宣布要招募新的空服員取代,便可窺知一二。

現長榮資方的底線踩得非常硬,至今已取消上千班機,不惜虧損也要和工會「硬幹」。這讓工會處處掣肘,更面臨公司分化地勤與空勤的輿論壓力,被迫延長戰線長期抗爭。

 

困境三:訴求正當卻易失焦,較難正中紅心

3年前華航空服員罷工時,工會在現場宣讀「罷工宣言」,直指「這是一場與休息有關的戰爭」;今年初華航機師罷工時,更主打過勞訴求,凸顯飛安危機,與民眾安全相關,較容易讓社會同理。

這次長榮空服有8大訴求,可惜的是,民眾卻以為「錢」與「勞工董事」才是主要訴求。

長榮勞資最大的歧異在於「禁搭便車條款」及「爭取勞工董事」,概念距離一般民眾較遙遠,恐怕較難理解。此外,雖然工會已和資方協商有2年之久,但在罷工投票後的正式協商直播上,工會在首項訴求「日支費」無共識後,旋即宣布罷工,恐怕留給社會大眾「只是為了錢罷工」的印象,較難說服民眾。

事實上,長榮空服員最不滿之處,就是公司傳統高壓的治理文化,長榮組員長期在過勞、高壓的環境工作,長年身心俱疲,勇敢站出爭取權益,可惜訴求卻無法聚焦。

困境四:貧富差距拉大,社會衝突嚴重

相較於3年前華航罷工,現今台灣社會「仇富」、「厭女」心態更加明顯,各種社會衝突加劇,保守派與自由派的壁壘比起以往愈加分明。

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薪資水平較高的長榮空服員抗爭,易被社會大眾批評是「貪得無厭」;再加上長榮空服員僅有女性,比起有男性空服員的華航罷工,更容易招致女性刻板印象攻擊、羞辱,因此長榮罷工面臨的輿論壓力倍增,身心煎熬。

長榮空服員在這樣的困境下,仍有近一半的組員願意在豔陽、暴雨下爭取勞動權益,勇氣與決心令人動容。罷工如何圓滿落幕,還需要更多堅持和智慧,無論如何,這群空服員為勞權奮戰的身影,已在歷史上留下記錄。

 

延伸閱讀:

.3分鐘一次看懂,為什麼長榮空服員也要罷工
.罷工華航機師的告白─不要逼我們踩紅線開飛機
客人至上,學姐更比天高!空服員罷工掀殘酷「學長姐制」現實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按讚追蹤太報 Facebook,隨時關注好文章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