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社會焦點

林偲倩專欄|給全職媽媽拍拍,我們沒有賺錢「不事生產」都是為了創造家庭最大產值

  • 更新2021/02/01 03:44
  • 發布2020/09/07 12:29
  • 作者/ 林偲倩

自從當了全職媽媽以後,很容易在各種場合遇到跟自己一樣的全職媽媽,走在育兒的路上,即使是看似相近的育...

自從當了全職媽媽以後,很容易在各種場合遇到跟自己一樣的全職媽媽,走在育兒的路上,即使是看似相近的育兒日常,也會有著不同的需求與盼望,小至對孩子們的飲食作息,大至對生命、對教育的看法。

全職媽媽的樣態太多元。有全妝的,也有連隔離霜都不擦的;有眼神充滿愛的,也有完全眼神死的;有的傾向把孩子時間塞爆,有的則是感到時間被孩子塞爆;有的以培養孩子各方面的競爭力為首要任務,有的以孩子有個快樂童年為第一優先。

我想像著這些全職媽媽們,曾經專注著為自己的生命找到光芒,如今只能當一根融化到體態變形的蠟燭。

林偲倩為兩個女兒當全職媽媽,她從失去職場成就到重新找到自我價值,過程並不容易。(圖片提供/林偲倩)

「自己與他人比較」、失去自己的名字 都是全職媽媽的代價

在我剛接下全職媽媽這職業的前兩年,遇到最可怕的心魔就是內建「自我懷疑產生器」,無論輸入的是什麼,最後都會導向「自我懷疑」,從生產後肚子那圈鬆鬆的皮開始懷疑起自己,到日後照顧嬰兒那種暗無天日的日常,使人開始懷疑人生,看著身邊的朋友在職場上奮鬥,自己卻一頭亂髮、滿身乳臭味的在把屎把尿時,當時自我懷疑指數已達破表程度。想著從小一點一滴花了好多心思所建立起的自我感,逐漸開始變透明了,取而代之的是某某某的媽媽,難怪在《神隱少女》裡面記住自己的名字是最重要的事。

我漸漸看清楚,這些自我懷疑有部分來自於比較,與過去的自己比較,與他人的生活比較,也有部分來自於育兒日常裡他人的「關心」,聽起來像是在告訴你,你還可以怎麼做,好像做得永遠不夠,永遠沒把握。腦海裡的育兒理想是「養一個孩子,需傾全村之力」,但當孩子上了推車出門時,會發現現實生活是「整個村子都在教妳怎麼養孩子」。

因「不事生產」而被否定 找回自我價值並不容易

全職媽媽的自我懷疑,尤其常發生在感到自己不事生產後現身。

記得有一次參加朋友婚禮時,遇見一位十年沒見的長輩,他問我現在在做什麼,我跟他說我全職在帶孩子啊!長輩一臉不可思議的跟我說:「我以為你會一直在職場上耶!女人還是應該要有自己的工作。」當下的我覺得自己被否定。

只因為母職面對的是一個生命,而不是一張辦公桌,不用打卡上下班,終身責任制,沒有年度計畫表,就算寫好也可能隨時被小孩一秒駁回,最關鍵的是,這是一份年薪無法用金錢計算的全職工作。正因為我們面對的是一個生命,無論自己做出什麼選擇,都與這個生命的童年要如何渡過息息相關,教養責任的擔子如果只落在全職媽媽的肩膀上,那一切就變得太重了。

全職媽媽的產值,無法用金錢估算。(圖片提供/林偲倩)

隨著孩子慢慢長大,我也在這份工作裡找到自我價值了,雖然等了有點久,但這些日子終於讓我看懂了以往看不見的生命的意義。孩子們身上有那些改變不了的頑強,也有那些因陪伴而逐漸柔軟的部分,而我也是。

親愛的全職媽媽們,如果在育兒的路上,感到自己是個不事生產的人,請記得理直氣壯地告訴自己:「我就是真正生產過的那個人,沒有人能說我不事生產!」

偉哉母力,共勉之。

更多太報報導
離婚、孩子、完整的家?我是為了拯救婚姻生下來的孩子,但我的孩子讓我完整了自己
全職媽媽育兒崩潰記,孩子問:「媽媽,大人也需要秀秀嗎?」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