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社會焦點

朱家安專欄|護家盟洗腦的手伸進校園

  • 更新2021/02/01 03:44
  • 發布2020/09/10 15:11
  • 作者/ 朱家安

台灣性別教育議題下,保守派往往指控改革方在把小孩「洗腦」成同性戀、不男不女等不符主流性別框架的樣...

台灣性別教育議題下,保守派往往指控改革方在把小孩「洗腦」成同性戀、不男不女等不符主流性別框架的樣子。109學年度教育部國教署的國中小選書《國王與國王》,因為當中講述王子和王子交往的情節,遭到護家盟抗議退回、從圖書館下架,背後的理由也是「這會把小孩洗腦成同志」。 

109學年度教育部國中小選書《國王與國王》引發部分團體反彈。(圖片來源/台灣全國媽媽護家護兒聯盟(媽媽盟)臉書)

不過,到底怎樣才算「洗腦」?若毫無標準,你可以指控任何你反對的教材是在洗腦,但這比起罵大街並沒有更多意義。反過來說,以最極端的標準,電影中的科技洗腦,是使用心理控制和藥物,來為人植入記憶或價值觀,這顯然不是國民教育可以辦到的。

比較恰當的理解應該是:「洗腦」不見得涉及高科技,但必須涉及以操弄事實、繞過理智、脅迫等不道德的方法來改變人的認知,也就是這些要素,讓洗腦變成道德上錯誤的事。

回想一下,我們是怎麼描述部分直銷和宗教的洗腦大會:「前輩」欺騙式的分享、現場的氛圍營造、刻意塑造的偶像,來讓人不合理地相信這個團體是自己發大財或得到救贖的契機。

也回想一下,我們為什麼會覺得部分PUA「把妹技術」算是洗腦:打壓對方的自尊、脅迫約束對方自由、切斷對方的人際關係,來養成對方對自己的依賴。(關於PUA,可以參考這篇文章:陳紫吟〈什麼是PUA?按照攻略「把妹」有什麼問題?〉)

護家盟團體憂心《國王與國王》會洗腦孩童成為同性戀。(圖片來源/翻攝自文化部官網)

再回想一下洗腦界的專家:中共。哲學家Jason Stanley在《How Propaganda Works》裡提到,缺乏概念或缺乏描述方法,可能會讓我們明明看到現象卻無法恰當理解和談論,他用的例子就是中共。

中共政府推出「七不講」,禁止大學教師講授普世價值、公民權利、共產黨的歷史錯誤、裙帶資本主義、司法獨立等七個概念,藉此來阻止學生理解、思考和談論相關議題。這只是中共洗腦教育的一小環節,但已經足以顯示洗腦者可以如何藉由「隱瞞特定事情」來把別人的認知揉捏成他們想要的樣子。

如果上述說明和案例呈現了一般人對「洗腦」的理解,我們可以說,並不是別人教你不喜歡的東西就是洗腦;要算是洗腦,必須以操弄事實、繞過理智、脅迫等不道德的方法來揉捏人的認知。以此標準來思考,我們就可以發現事情跟護家盟指控的完全相反。

護家盟不希望國小學童讀《國王與國王》,因為這部繪本把同性戀描述成正常的事情,護家盟希望學童不要認為同性戀正常,明確的說:護家盟希望人在人生的早期階段維持夠長時間不知道同性戀的存在,如此一來,在發現同性戀存在的時候,這些人就會基於無知,自然的認為同性戀不正常。

作者認為,護家盟目的是希望人在早期成長階段不應得知「同性戀」存在。(示意圖來源/Unsplash)

如果護家盟的計畫不是洗腦,我不知道什麼是。護家盟希望國民教育欺瞞學童同性戀的存在、不要把同性戀描述成正常的事情,而這樣做的目的,是製造社會壓力,阻止人覺得自己是同志。護家盟不但壓迫同志,還希望洗腦下一代成為幫兇。

主張「異性戀正常」和主張「同性戀正常」都不是洗腦,因為它們都不妨礙人的自主認知和選擇。主張「同性戀不正常」,並且希望國民教育配合這樣的主張,這才是洗腦,因為這是在要求國民教育以欺瞞和脅迫的方式,來揉捏學童的認知。

繪本《國王與國王》並不主張「異性戀不正常」,而是呈現「同性戀正常」,讓學童知道同性戀不但存在,而且是該受社會接納的選項。護家盟在台灣不斷明示暗示「同性戀不正常」,動用各種方法阻止學生了解同性戀,這些做法才真正符合洗腦的精神。

*感謝劉維人在論點方面的建議,感謝拾元和JuYa Tsai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更多太報報導
朱家安專欄|為什麼新北教育局不應收回《國王與國王》?
朱家安專欄|為什麼「天王嫂訓練營」不是女版PUA?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