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社會焦點

莫羽静專欄|為什麼中國人的抗議,永遠都比較有效?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9/10/23 18:25
  • 作者/ 莫羽静
  • 撰文/莫羽静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最近有一篇文章,是一個作者描述她在語言學校的經歷,課堂上共七個人向一名越南同學解釋台灣不屬於中國...

最近有一篇文章,是一個作者描述她在語言學校的經歷,課堂上共七個人向一名越南同學解釋台灣不屬於中國,然後引起一名中國同學的不滿,最後,見義勇為的老師被換掉了。


老師被換掉的原因,撇除日本人在各個議題上,為了表面的和諧,往往會忽略程序或實質的正義,甚至會讓某些遵守程序的人背上黑鍋。除了這種一味要求先道歉,「不要給別人添麻煩」的文化外,最根本的原因,其實是「積極的邪惡」對上「慵懶的善良」

有能力離開中國境內,脫離Chinazi煉獄監控的人,通常本身就是Chinazi,或是就是祖上曾是Chinazi的有錢人家,這些人深知如何能在Chinazi煉獄存活的守則,就像日本心理學家秋山深一的名言「這個遊戲有必勝法」(このゲームには必勝法がある。)。這些Chinaz的行為模式,是從小到大的情境訓練,逐步演化而成的求生本能,也就是在這個煉獄的規則下,唯一的存活方式。
 

編按:Chinazi,赤納粹,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奉行與納粹主義相似的行徑,而作批評而衍生的詞語。

位於台北公館地下道的連儂牆。(攝影/洪采姍)

以黨指揮槍的獨裁控制

這也跟共產黨的組織結構有關,從八路軍到解放軍,整個組織上下,最有權勢的職位就是政委(Commissaire Politique),軍中的政委在戰爭時,甚至可以隨意擊斃他認為思想上的反對者,就算對方是個班長、連長、營長、甚至是師長,也就是說,保持跟黨一致的思考方式,並且放棄思考對錯,只要一味捍衛黨的方針,就是他們存活下來的唯一方式。

所以在課堂上的爭執失敗後,這名中國同學就找上課務和學務單位,他的言論方向當然對我們來說就是歪理,但他會一直堅持他的歪理,直到你被迫接受;因為他如果不這樣做,他會死,他真的會死,他打從心裡知道,他真的會因為不這樣做而死,所以這是他的本能求生反應。

相對於共產黨的政委,中華民國也有類似的組織結構,在學校就是教官,在軍中就是「政戰輔導長」,最早可以追溯至中國國民黨創建黃埔軍校,就效仿蘇聯以黨政委控制軍隊的制度,設立黨代表,後來改為「政治工作指導員」,最後改為「政戰輔導長」,並且透過白色恐怖的思想控制與利益結構,構築了一個有類似效果的黨國經濟體。

回到該文中,善良陣營的七個人身上,他們在課堂之外,還做了什麼反抗舉動?老師被替換掉後,你們有誓死捍衛你們的良善理念嗎?邪惡理念的那個同學,可是用求生的力氣在反抗,因為這樣的力道,他的歪理確確實實地說服了人,或者是對方放棄爭辯而妥協。同樣身為台灣人的大家,準備好用同樣的力道反抗了嗎?
 

總統蔡英文表示絕不姑息中國學生的攻擊行為。(圖片來源/蔡英文臉書)

台灣與中華民國的法律地位

除此之外,你們有辦法解釋台灣為什麼不是中國的,卻又整天宣稱自己是中國嗎?

台灣在國際法上的地位,台澎地區原本屬於日本領土,因為日本在二戰戰敗,在等待終戰處置的分區占領中,盟軍委由中華民國政府佔領代管台澎地區。冷戰時期,反共陣營為了避免台灣這個戰略要地落入共產勢力手中,決定善用因輸掉內戰而敗逃至佔領地台澎的中華民國政權。在以英美為首,立場偏反共的盟軍成員主導下,盟軍在與日本簽署的和約中,安排讓台澎處於主權未定狀態。對原先的代管安排則沒有任何更動。於是,中華民國政權就繼續以代管者的身分繼續管理台澎。

在此歷史過程中,中華民國政權從佔領代管之初,就對自己並未取得領土主權的台澎實施極權獨裁高壓統治。後來,在台灣人努力不懈的抗爭及國際壓力之下,中華民國政權被迫民主化,台澎地區人民則透過代管政府的民主程序,試圖化解殖民教育,並謀求在未來透過自決權建立自己的主權國家。

你連用自己習慣的語言,都無法完整的講完這一段,意志上又沒有Chinazi的強烈求生意志,所以才會處處處於下風,了解敵人的強大,然後學習,不要再當一時興起的反抗者了,站起來和所有人捍衛你解殖建國的意念,用不能輸的意志,學會當個真正的反抗者吧。

延伸閱讀
撕毀連儂牆與潑漆蔣公銅像同罪,侵犯中國人不存在的言論自由?
外國人看香港反送中|《老外不議外》EP.1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