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社會焦點

從陳雨凡的退黨 看時代力量的路線問題與未來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9/10/08 15:00
  • 作者/ 黃綺瑀
  • 撰文/黃綺瑀

長期擔任冤獄平反工作,任職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長的律師陳雨凡,年初就開始準備時代力量在松山信義...

長期擔任冤獄平反工作,任職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長的律師陳雨凡,年初就開始準備時代力量在松山信義區的區域立委選戰。身為政治素人的她,日前(9/27)與許淑華民調整合而退選,更在一週後接著宣佈退黨。

期間不乏各種風聲與風波,比如公開與黃國昌針對黨內路線問題對話,被時力支持者抨擊;而後陳雨凡的退黨,也傳出是因時力黨團要針對「擅自退選」祭出相對應的處分,讓她無法接受,選擇先下手為強。

此次的爭議其實並不只是選不選的問題,陳雨凡的退選和退黨,更顯現出在時代力量分崩離析下的各種問題以及迷霧般的未來。

陳雨凡原為信義南松山立法委員候選人,於10月4日宣布退選。(圖片來源/陳雨凡Facebook)

陳雨凡:「我擔心失去民主台灣」

陳雨凡表示,起初加入選戰,除了時代立委林昶佐(Freddy)力邀之外,促使她行動的其實是去年選舉(11/24)後的「亡國感」,長期在做體制外經營NGO組織、從事社會運動的她,被這次的公投與選舉的結果震驚。

過往所相信的進步價值,卻與公投結果大相徑庭,也擔憂台灣這麼多親中候選人勝選,台灣的民主與人權價值,將會因此倒退。

陳雨凡也強調,她並不是為政黨票而參選,也不是為了個人的私利,是真正的想要拉下親中的候選人,一路走來,「抗中保台」是她參選的重要理由之一,這也呼應了民進黨主席卓榮泰與秘書長羅文嘉的理念,民進黨不排除與小黨合作,最大的目標就是「維護台灣主權,反對中國勢力」

根據綠營人士表示,當時民進黨尚未在該選區提名候選人,因此前黨主席邱顯智曾和民進黨主席卓榮泰協商,卓主席在當時表明民進黨會在該選區提名候選人,但基於雙方對於彼此的善意,同意不馬上進行,並延後提名作業。

而陳雨凡之所以會退黨,其中一個可能的關鍵,也是因為黨要祭出相對應的處分,讓她無法接受,才選擇離開。

陳雨凡於臉書發布退黨文件。(圖片來源/陳雨凡Facebook)

時代力量黨內溝通混亂的現象

陳雨凡也提到,時代力量對於要不要和其他黨合作,一直保持著曖昧的態度,每次黨中央有所謂的「放風聲」,候選人就要面對選民的質疑與支持者的疑惑,讓她為此疲於奔命,黨中央不願意與他黨合作協調,甚至連「溝通」都沒有,讓她非常不安。

其中決策委員會,就為了到底要不要當「小綠」,激烈辯論了幾次,仍然沒有結果。作為時代力量的候選人,她並不是不能接受或討論,然而黨中央卻一直處於模稜兩可、猶豫不決的狀態。

從這點可以看出,時代力量黨內的組織溝通問題非常嚴重,決策委員會一直以來呈現「失靈」狀態,例如時任時代力量黨主席的徐永明立委,曾擅自提出要自提總統候選人,並在民進黨總統初選期間,與反英獨派喜樂島過從甚密,引發眾人過多猜想。

這一切也都是徐永明個人行為,而非黨的機制在運作跟整合意見,黨代表大會也一直沒有再次開啟,如今時代力量呈現多頭馬車、眾議待決的窘境。

溝通機制在哪裡?尋找共識的可能

時代力量當前最重要的,應該是透過黨內民主來取得「共識」,時代力量最大的問題是,究竟該採取壯大自己黨內組織與政治能量,還是與民進黨一同對抗中國勢力的侵略?由於完全沒有共識,只能任憑眾人猜想,與其說各自對路線的想像不同,不如說從頭到尾雙方都在各說各話。

不過部份支持者之所以會不諒解陳雨凡,可能就是因為這種「各說各話」的狀況。時代力量內部有科層組織、黨代表、十五人決策小組等等黨內民主機制,可是溝通狀態卻一直是扁平化的狀態,甚至讓眾多紛爭浮上檯面。當面對到歧異之時,極度容易產生「分裂」的表象發生,也讓支持者更加擔憂,進而流失。

也許這些支持者的目的會是一樣的,也就是期待台灣公民社會的能量維持並再起,在進步議題上可以有超越藍綠監督與推動的力量,然而究竟該如何走下去,還是要必須跟大家說清楚講明白。

延伸閱讀:
時代力量分崩離析 黃國昌到底做了什麼?
林昶佐退黨、洪慈庸含淚喊話「要再努力」⋯⋯時代力量怎麼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