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社會焦點

時代力量分崩離析 黃國昌到底做了什麼?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9/08/26 00:00
  • 作者/ 眾聲視野
  • 撰文/老實話 本文為讀者投書,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近來時代力量紛紛擾擾,先是林昶佐、洪慈庸等重要台柱退黨,接著邱顯智辭黨主席,不久之後連創黨元老林...

近來時代力量紛紛擾擾,先是林昶佐、洪慈庸等重要台柱退黨,接著邱顯智辭黨主席,不久之後連創黨元老林郁容也退黨了。年輕世代林亮君參選黨主席,卻被決策委員否決,引發年輕人撻伐。時代力量分崩離析至此,很多人將問題指向黃國昌、徐永明、陳惠敏等三人所形成的決策風格(或體制)。黃國昌粉出面喊冤,黃國昌明明就是最認真上班的立法委員,時力沒他就垮了,黃國昌怎會是害時力崩盤的人?

黃國昌的問題很多,但最大的問題恐怕是他擅於道德勒索。劉鶚《老殘遊記》描寫晚清中國官場的種種怪現狀,他曾說:「贓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蓋贓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為非;清官則自以為不要錢,何所不可,剛愎自用,小則殺人,大則誤國。吾人親目所見,不知凡幾矣。」這段對清官的評論至今為人津津樂道。

清官之所以自以為是、剛愎自用,來自於他的道德優越感,他們將自己的觀念置於道德制高點,這樣一來,所有根據此觀念衍生的行動就全部具備了正當性。因此他不管他的行動會帶來什麼後果,都要執行到底,不容有一絲一毫的質疑,所有跟他合作的人都要配合他,任何人反對他,就會被扣上道德有瑕疵的帽子。這種人求的不一定是公共的利益和福祉,而是他合於道德規範的美名,他想透過這些行動證明他是正義之士,拼湊他對自己的英雄想像。

時代力量近來面臨分崩離析的局面。(圖片來源/時代力量 New Power Party Facebook粉絲專頁)

所以黃國昌樂於上演各種揭弊秀,兆豐案、慶富案、樂樂雞場案、國安私菸案……等,都可以看到他在鏡頭前咆哮嘶吼的樣子,他不管行政機關進行調查需要時間,硬要他們隔天交報告給他看,他也不管可能冤枉無辜人士,在證據不充分的情形下作各種揣測和指控。

在黃國昌善於道德勒索的政治操作之下,時代力量吸引到許許多多喜歡包青天風格的群眾,這些群眾對於立法委員的想像就是揭發弊端,偵辦弊案,順便痛罵貪官污吏,這樣就可以讓他們感到高潮。立法委員不是不能揭弊,但是我們的社會尚有檢察官的存在,檢察官的工作就是抓出貪贓枉法的人,讓這些人負起法律性應該擔負的刑責。

立法委員真正的職權在於制定法律、審查預算,揭發弊端的目的應該是找出法令與結構的問題之處,再透過修法來防堵類似的事情發生。如果立法委員在證據尚未充分的情形「揭弊」,然後做各種揣測和指控,開完記者會不去思考如何改善法令防弊,這種只是為了滿足群眾正義感需求的舉動,就是不折不扣的作秀。

立法委員黃國昌行事作風備受爭議。(圖片來源/時代力量 New Power Party Facebook粉絲專頁)

道德勒索也表現在黃國昌不顧實務上可能遭遇的問題,硬推簡單多數決的罷免法、可以制憲的公投法、七天二例假的勞基法等法案上面,當民進黨苦勸要再斟酌時,就被黃國昌打為退步、保守、腐敗。後來的選舉結果證明民進黨的考量有實務上的道理,而黃國昌假進步之名推行的法案,卻可能造成更多嚴重的後果。黃國昌從政就是清官「小則殺人,大則誤國」的具體展現。

這樣的風格要的只有別人配合他的道德勒索,而他並不需要隊友的合作,因為一旦和隊友合作,就必然落入人際關係的脈絡之中,而對他自以為充滿正當性的種種行動產生限制。既然他不需要隊友都可以拿著他心目中的正義寶劍四處斬妖除魔,那隊友何必還留在時代力量呢?

作者:老實話

※ 「眾聲視野」匯集各路觀點,成為大眾的傳聲筒。歡迎投稿至太報:contact@taisounds.com

 

延伸閱讀:

王立第二戰研所專欄|從民眾黨與時代力量背景 論兩黨合作可能
林昶佐退黨、洪慈庸含淚喊話「要再努力」⋯⋯時代力量怎麼了?

台灣民眾黨=台銘黨?柯文哲組黨投「原子彈」 大綠小綠剉著等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