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眾聲視野/淪為中共大外宣工具?公視的新疆議題問題,是非常深刻的媒體識讀問題

  • 更新2021/02/03 15:18
  • 發布2020/09/21 16:23
  • 作者/ 眾聲視野

《公視新聞網》臉書粉絲專頁9月19日分享〈中官媒紀錄片 續宣揚新疆人民改善貧窮〉一文,不僅呈現新疆人...

《公視新聞網》臉書粉絲專頁9月19日分享〈中官媒紀錄片 續宣揚新疆人民改善貧窮〉一文,不僅呈現新疆人民的燦爛笑容,小編所寫的貼文甚至被質疑有美化「新疆再教育營」之嫌,掀起網友熱議。本文作者「名為變態的神父」,從「媒體識讀」的角度出發,分析公視的新疆議題問題。

本文作者認為,公視的新疆議題問題,其實是個非常深刻的媒體識讀問題。(圖片來源/截自公視新聞網PNN粉絲專頁)

媒體的客觀中立、不帶有意識形態⋯其實存在著盲點

公視的新疆議題問題?這當然是個好問題,而且是個非常深刻的媒體識讀問題。

我想只有高竿的人才看的出來,部分媒體人奉為圭臬的幾個原則,忠實呈現事實、不帶有意識形態色彩、正反雙方並陳、客觀、中立⋯⋯其實存在著盲點。

這就像我們把一段霸凌的影片,跟一本聖經擺在一起,這就叫反霸凌了,或者,這就叫「不帶偏見的陳述事實」。

霸凌的影片,後頭放上聖經的敘述,聖經的歸聖經,霸凌歸霸凌,整個過程缺乏了「你自身的觀點」,感覺就像機械般的陳述事實:有個人在霸凌他人,另一個人反對,我們依舊不知道誰對誰錯,交由你來判定,結束。

在霸凌的影片釋出的當下,兇手或者加害人的惡意,已經置入其中,單純的呈現「事實」,其實就是單純的在重複兇手的觀點而已;也可以說,某種程度在間接幫忙宣揚兇手希望表達的意志。

雖然這似乎是難以避免的問題,你要抵制或杯葛兇手的錯誤,必然得呈現他做了什麼事,我們不必因為害怕產生不良的影響,所以就刻意避開兇手的犯行,只強調這是錯的,但不知錯在哪。所以,你的觀點就很重要。

僅當普通旁白,看似有理想,其實只是一種懶散

呈現者亦必須是評價者,哪怕是一點點,都必須參與其中,如果只把這任務,丟給敘事中的人物,例如丟給訊息中的美國人,這就會像是動物星球頻道的節目,一隻獵豹殺死一隻羚羊,其他的動物如長頸鹿發出警告聲,有些動物表示反抗,使觀者認為,這是一場大自然的自然競爭,一個弱肉強食的原始草原。

但套用在人類身上,這就完全不能這樣解讀,呈現者完全不參與,只當個普通的旁白,自認為是超然的立場,其實真實的意義就是「什麼也沒幹」,看起來是有理想性的敘述,但只不過是一種懶散而已。

這令人想到了,某些哲學家鑽研學問到後來,就開始去模仿孩童,認為那是最純粹的;某些人尋求構造改革的結果,是回到原始的採集生活。

在新聞中,我們可以看到美國人代替公視,進行辨識價值的動作,「同一天,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表示,將於下周審查兩部有關新疆地區,涉及強迫勞動的法案;她重申,若美國因商業利益,拒絕談論中國人權問題,美國將失去談論世界其他地方人權的道德權威性。」

西方國家指控並抨擊中國政府,以不人道方式將維吾爾人關押於再教育營,並進行改造,中國官方始終否認。

新疆青年到各省明顯改善貧窮?其實是強迫勞動

緊接著,又是中國改造意識的成果完整呈現,「中央廣播電視總台,更播放《我們來自新疆》的紀錄片,宣傳新疆年輕人到各省工廠工作,明顯改善貧窮生活。《我們來自新疆》紀錄片片段 :「20歲的烏蘭,在南京電子廠一個月賺取5000多元人民幣,她說寄錢回老家,旁人會羨慕。

電子廠勞工烏蘭說:『(那這五千多塊錢在你們當地是一個什麼樣的收入水平?)我們那邊是收入低,最高就是三千左右,有些人挺羨慕的。』」

再放上美國:「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說:『如果我們拒絕談論中國人權議題,因為商業利益,我們將失去所有的道德權威性,去談論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權議題。」

結語是,「美國國土安全部已在14日表示,不少新疆製造產品,是在強迫勞動下的狀態下生產。針對這些侵犯人權的行為,美國必須做出反應,因此要對包括棉花在內的產品,發布五項禁止進口暫扣令;但中國外交部反擊,批評美國以強迫勞動作為藉口,違反國際貿易規則,是霸凌行徑。」

這樣的價值辨識是微弱的,因為述說的好像是美國人自己的事情,西方世界的一種價值觀,這跟中國不同,美國依據他們的價值觀,他們的長遠利益,他們害怕失去自己的道德權威性,在談論美國自己的問題,而不是從一個普世的觀點來談中國的罪惡。

而結語更加不知所云,單純的呈現兩種觀點,兩個國家彼此的衝突反應,就好像看兩人在打擂台一樣,另一個人還可以認為對方是霸凌,而這個觀點也是可以在這套超然客觀的情境中,成為讀者感知到的「對」的想法。這個就是缺乏自身的觀點所致。

兩個人在打架,好像所處的道德正當性,是對等的,雖然強調了中國洗腦宣傳的犯行,但去意識化的結果,就是那可能不是犯行,讓人不知道是犯行,甚至,那有可能是對的,是新疆的心聲或事實的真相。

有Brother提及了兩個網路上盛傳的圖片,其實滿貼切的,一則是黑人爭取自己的公民權,另一邊是三k黨,嚷嚷著要殺光黑人,有一個人站在中間,say「我們折衷好嗎?」這就變成殺一點黑人,給一點公民權。

從「不是非」到「無是非」

另一則是「假中立」的論述,當一方的意識,已經越過了中線,侵犯另一方,「真中立」會如此敘述,「A踩了不可跨越的底線,對B的存在造成壓迫,侵害了B的權利,A必須回到底線右側的位置」,「假中立」則如此敘述,「AB兩者都有錯,應公平傾聽雙方的意見,不對立也不分別,透過對話與調解來判斷是非,求取平衡的中立立場。」

當單純的「正反兩方並陳」的結果,就是一方早已侵奪了「正確」的意識,實行了暴力侵害,而我們還要強調雙方公平、一致的呈現,呈現出來的,就是對方早已佔據道德的一角,實行反道德,而代表正確的道德者,早已缺了一角,讓對方得逞,而我們要閱聽者公平的看待此事,將不公平的現象,當作公平,並平等的看待兩者。取而代之的,就是這種思維衝突,要受眾用不偏頗的眼光,去界定已經偏頗的事情。

通常,我們用不偏頗,或者說,客觀的眼光,去看待事情的始末,是為了能滌清楚是非,特別是「非」,因為披上無知之幕,可以讓「非」看得更加清楚。但是這種呈現方式,則是強制讀者用「不偏頗的眼光」,直接降落在「非」,變成「不偏頗的非」,就成為「不是非」。然後,「無是非」。

這是屬於直覺式的思考,直觀的訊息處理方式,這類新聞呈現方式,可以說,非常之粗糙。

直覺式思考的缺陷

山達基這個著名的科學宗教,有一種排毒治療方式,過程使用大劑量的維生素B3(菸鹼酸)和熱桑拿,藥片和高溫的結合,加上一些健美操,還有每天半杯的油,桑拿就是洗三溫暖,因為會熱到出汗,身體油油的,半杯油就是用來補充那些排出的油。

他們聲稱汗跟油會連同毒素一起排出去,當你的皮膚變得潮紅,並且開始頭痛,這被視為效果已經出現的證明。事實上,那是維生素攝取過量的副作用。山達基認為這整套療程《清除身體,清醒頭腦》,油和維生素,可以替代掉你身上失去的,更換你體內的脂肪組織,換言之,就是壞得跑出去,好得跑進來。著名的演員湯姆·克魯斯,在911事件中,即打著醫學組織的名義,偷偷的為救護人員進行這種治療,引起了爭議。

阿湯哥甚至還攻擊布魯克.雪德絲,我們的漂亮寶貝,她罹患產後憂鬱症,服用抗憂鬱症藥物治療,阿湯哥說她這樣是「不負責任的」,他稱「抗憂鬱症的藥物都只是在『遮掩問題』而已,而且許多青少年濫用這些抗憂鬱症藥物。」

「我關心布魯克.雪德絲,因為她是有無比天份的女性,但看看她,她的演藝事業怎麼了?」他說,其他人不懂精神科的歷史,「但我懂,我有研究。」「根據我的瞭解,精神科是一門假的科學,布魯克雪德絲也不瞭解精神科的歷史。」

在他的山達基觀念裡,有事只要多吃維他命就好了。「排毒治療」可以反映出直覺式思考的缺陷,我們以為排出去的,就是毒素,是不好的東西,然後我們以為補充大量維他命,就可以替代掉身體因排出毒素,所造成的空缺,因為維他命是好的。

殊不知,看似好的現象,其實是攝取大量維他命,產生的結果,這個結果可能致命。

種種因素相加,產生極似中共大外宣的宣傳效果

反映在這則「中官媒紀錄片 續宣揚新疆人民改善貧窮」的處理上,就是認為美國維他命,只要放進去,就可以替代掉壞的「中共官媒紀錄片」,使之產生酸鹼中和的效用,觀者不會產生任何不適的感覺,也不應該發生,然後我強調「中共官媒紀錄片」中的中共宣揚新疆人民改善貧窮的片段,這不會有什麼問題,哪怕是放在標題上,或內容不經處理的純粹論述,並以為是中肯的,內容已經妥善的證明了新聞想傳達的觀點,已經「排毒成功」,若產生誤解,也是人們自己不仔細看內容的問題。

但事實上,並非如此,我們只要想像這些的新聞,在電視上人們轉台,只看到幾秒鐘的結果,那他可能只會瀏覽到純粹的中共大外宣,產生的和中共大外宣的效果差不多,而不會看到後續的美國維他命。

這是有可能的,因為這事情似乎也發生在小編身上,他可能沒看完新聞內容,就只呈現了一部分內容在臉書上,以為完成了使命,就如同YouTube擷取了新疆人滿臉微笑,開心的姿態,說我們來自新疆,而非美國維他命高聲的駁斥,總總因素加起來,這就成為了極似中共大外宣的宣傳效果。

「中國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在18日播放《我們來自新疆》的紀錄片,宣傳新疆年輕人到各省工廠工作,明顯改善貧窮生活.

20歲的烏蘭,在南京電子廠一個月賺取5000多元人民幣,她說寄錢回老家,旁人會羨慕。」一群人開心的呵呵大笑,彷彿美化了新疆,維吾爾人被迫害的情形不存在。

所以責任到底在讀者還是小編或是公視?神父認為,是這個新聞本身就出現了細微的失焦,導致嚴重的偏頗,小編應該屬於後來被影響的末端現象之一,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過猶不及」

亞里斯多德哲學理論,之所以會在孔子的「中庸之道」,華人的「中道理性客觀」產生質變,就是因為這種直覺式思考,固著性的,強調絕對的「不帶有意識形態色彩」、「正反兩方並陳」取其中的「假中立」,而產生如同維他命中毒般的毒素

過猶不及,Nothing too much,這不只是反映在我們指涉那些過度的意識呈現,「不夠客觀」的東西,也反映在「過猶不及」本身。

若太過「過猶不及」的結果,他也會是一種過度偏頗,而且對事理的殺傷力更強,自認為不偏頗的去執行超級偏頗的事,還「不覺有什麼錯」。

最後,神父必須重申,我依然是「不可能的任務」系列的忠實觀眾。

雖然阿湯哥顯然是個笨蛋,並不如劇中所演出的伊森那樣聰明、睿智,具有深刻的覺察力,而且富有同理心,Brother。

作者:名為變態的神父,文章出處:Facebook

更多太報報導
浴「火」重生!加州通過法案讓囚犯成為消防員,州長:給他們一次翻轉人生的機會
希臘難民營陷火海、1萬3千人無家可歸!疫情、惡火兩頭燒,總理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