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國內旅遊 地方新聞-雲嘉南

高耀威揭示台南正興街最真實的一面,生活就要好‧開心

  • 更新2021/03/05 18:14
  • 發布2017/09/15 00:00
  • 作者/ 輕熟女子

八月下旬,我與正興街《彩虹來了》老闆高耀威約在正興咖啡館前碰面,他帶著我穿梭正興街區的小巷弄,細數這塊地方、那些人的點滴;短短四、五個小時之間,我重新認識了這裡。

它有股語言、影像無法描繪的生命力,若是舉例,它像個共生體,彼此緊密連結著,中央心臟正蓬勃有力地跳動著,生活點滴似血液,通往四處。我敢言,這是大部分觀光者感覺不到的力量,只有生活參與其中的人懂,而懂了的人,都留下來了。

那天,耀威身穿《彩虹來了》明星商品數字白背心,藏藍色及膝短褲,背著軍綠色的厚布背包,一切率性而為。我極喜歡他的自在,讓人不自覺親近。我們先到店裡準備開店事宜,再出門去散步。店裡佈置得滿滿當當,除了商品之外,還有許多耀威的攝影記錄,風景照裡裝滿寂靜,和正興幫成員的照片則是笑開懷,沒有心事似的歡暢。

耀威邊整理邊讓我自行到二樓去逛逛免費市集,如果看到需要的物品不需客氣。我走上去前先閱讀市集規則:只開放給彩虹來了的會員、店主人的朋友、正興街區的鄰居與其友人。逛完之後,我覺得這是一份珍惜物品的心意,也是交予信任互換的地方。翻到許多八九零年代的明星卡片、湯匙、各式包款、家飾,品項多但不雜,慢慢逛閱他人的歷史。

出門後,左轉再左轉,進入一條窄小巷弄,邊敘說這裡最近的事,像是受台北文青喜愛的特有種商行咖啡館,九月底即將在正興街區開幕「台南‧特有種」,延續台北店特色之外,更在三樓規劃露天電影院,我光是想想拿著啤酒,舒適懶坐在露臺上看電影就覺得愜意呀!趁我還在看觀察工地之時,耀威與特有種負責人交換最近街區瑣事,談論工程進度,口氣熟稔,自然而然。

往下走,蜷尾家已開始出現人潮。轉進小滿食堂那片紅磚牆巷弄,經過一片閒置舊房小院,外觀殘舊,裡面雜草漫漫,平房屋上掛著布條是這塊區域唯一有人駐足過的痕跡。小院是正興街曾經的模樣,耀威告訴我,他們曾經在這裡辦市集、音樂會,那是一個很繽紛熱鬧的夜晚,人潮來來往往,點亮街坊鄰居的回憶。

 

散步遊走 串連街區大小事

出門後,左轉再左轉,進入一條窄小巷弄,邊敘說這裡最近的事,像是受台北文青喜愛的特有種商行咖啡館,九月底即將在正興街區開幕「台南‧特有種」,延續台北店特色之外,更在三樓規劃露天電影院,我光是想想拿著啤酒,舒適懶坐在露臺上看電影就覺得愜意呀!趁我還在看觀察工地之時,耀威與特有種負責人交換最近街區瑣事,談論工程進度,口氣熟稔,自然而然。

往下走,蜷尾家已開始出現人潮。轉進小滿食堂那片紅磚牆巷弄,經過一片閒置舊房小院,外觀殘舊,裡面雜草漫漫,平房屋上掛著布條是這塊區域唯一有人駐足過的痕跡。小院是正興街曾經的模樣,耀威告訴我,他們曾經在這裡辦市集、音樂會,那是一個很繽紛熱鬧的夜晚,人潮來來往往,點亮街坊鄰居的回憶。

 

最有人情味的幫派「正興幫」 為舊城區注入新生命

剛說完這句話,耀威轉頭就看見同為正興幫重要成員─小滿食堂老闆吳立卓拎著啤酒走過來,彼此介紹寒暄過後,他兩立即投入講著只有正興幫聽得懂的街區事,這件事的進度,那件事的結果是什麼,互相更新進度,聽著聽著,他們的投入憑著熱血與感情,才能陪著曾經沒落、幾近荒廢的正興一條街,一步步原地重生。

走出小巷,耀威帶我到「大菜市」和眾多店家打招呼認識,其中嫁到大菜市七十多年,守著金連發五金行的歐媽媽最讓我印象深刻,因為歐媽媽用台語問耀威:「你來這裡幾年了?」他回答:「七年了。」我想想,歐媽媽與耀威的前後到來,相差六、七十年,恰好10倍呀!真不可思議,歐媽媽在此見證「大菜市」從台南最盛名的菜市場,到曾經沒落又興起的歷程,就像青春到老到開闊。

藉年輕人之力 帶領老人參與共生

離開大菜市,穿過淺草青春新天地,我們去拜訪正興幫重量級成員小宥。小宥身懷十八般武藝,她縫製正興街區文創產品、參展策畫活動,同時還是街區的日文老師!我見她第一面就瞧見她手上針線穿梭,縫著「正興一條街」吉祥熊,深藍色小熊肚子上的冰淇淋捲得非常可愛。一旁還有一捆白底藍圖的紡織布,由Beat生活圖解畫正興街區與正興幫人物,製布後小宥再製成布包、捲線器、零錢包等商品。

其實我記得小宥,今年四月她曾與耀威到台北華山文創園區參加南方生活美學展,他兩分享到日本參加辦公室椅競速比賽,後來複製比賽到正興街,我記得分享影片全街區參與的感覺,很熱很熱。

跟小宥道別後,我們前往新美街的昭和時代風格「太郎中華拉麵」準備吃午餐。抵達時店裡客滿,我們坐在外頭等待,順道聊聊耀威在正興街的生活感想。他說:「以前到台南是觀光客,現在是居民,那感覺完全不一樣。」有開心、有意見不合,但最多的是羈絆。

感情深 才有羈絆產生

他談起街區裡有許多老人,86阿嬤、草莓阿嬤、小辣椒阿嬤、米店阿嬤等等,耀威完全掌握阿嬤們的動態,譬如這一位身體最近不適、那一位現在應該在家,還有一個偶爾要幫她買午餐;他興致勃勃地說吃完午餐要帶我到米店阿嬤家去串門子吃冰(因為阿嬤太愛吃冰棒,我們怕她吃太多傷身,需要幫忙消滅)。

我們直闖米店阿嬤家時,她正在吃肉圓當午餐,家裡燈光昏暗,電視機在搬戲,耀威問候阿嬤,像晚輩一樣問她能不能吃一枝冰,得到允許就開了冷凍庫,裡面塞滿冰棒和甜筒,耀威各拿一枝,我們就像任性熟稔的孩子似的,當阿嬤的面毫不客氣拆開吃掉。米店阿嬤看我們邊吃邊笑,叫我們下次再來。

觀光是生活的延伸 正興幫踏實生活樣貌

散步街遊到最後,我們到草莓阿嬤家,她正和兩位街坊鄰居撥白河蓮子,我心想草莓阿嬤夏天不賣草莓(名字來源就是這麼簡單!),也很能過自己生活!外面來來往往的觀光客沒有打擾她們的幽靜。她手拿鑽子,畫一刀卸綠殼,輕巧轉動蓮子撥膜,最後從中心底部往上輕輕一推,蓮子心順利剔除,草莓阿嬤邊動作邊說:「妳吃吃看蓮子心,苦苦的對吧?但是煮完不苦,很退火。」像老人的智慧語。

後來草莓阿嬤倒一杯蓮心茶給我喝,和我說:「耀威剛來的時候說要賣衣服,我跟他講這裡都沒人,你的衣服要賣給誰啊!」十分操心。《彩虹來了》開店後,草莓阿嬤常常關照耀威的生意,有時耀威忙碌,她會代收包裹、顧店,用行動疼愛晚輩:「他跟我二兒子差不多大啊!」

走完這一趟,我明白耀威說的羈絆是什麼意思了。他們投入大量時間做公共事務、討論街區未來,也不忘生活,常常一聲吆喝就收拾行李,開車到處去玩,或者晚上共聚吃飯聊天,像是個大家庭。

我常說台南是第二個家鄉,以前喜歡正興街老房,試圖獨自品嚐卻不得解,但經由在地人帶路,結識自在、有力、衝勁的正興幫,有了全新的認識。喜歡、深刻、著迷似的。而若問為什麼此地觀光如此盛行,我想因素就在這篇文章有解答,新舊融合、有靜有動、包容和解,扎扎實實的在地生活。而觀光,是他們生活中有趣的延伸產物吧!

**耀威今年出新書:不正常人生超展開,用第一人稱分享許多街區大小事,還有我的文內未提及「屬於他的安靜、對話」的時刻。

**青熟女子私人推薦:太郎中華拉麵–豆乳拉麵。雖然是素食拉麵店,但是該有的濃郁滋味、熬湯都沒有減少,食材也新鮮講究。這是老闆太郎的堅持。然後因為他對拉麵的堅持、昭和時代風格的浪漫,我愛上這一碗麵。

地址:台南市新美街二號。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