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親子 國內-社會焦點 地方新聞-宜花東

兒遭霸凌踹到下體流血、對方僅想賠1萬元脫身,立委陳瑩心痛問:該怎麼做才好

  • 更新2021/09/08 11:17
  • 發布2021/09/08 11:11
  • 作者/ 張佩雯

校園霸凌零容忍,民進黨立委陳瑩9月7日在臉書發文指出,她的兒子在學校無故遭到同學踢傷下體,對方家長處理態度卻很消極,拖了數個月才找縣議員要來談和解,且僅願意賠償1萬元,讓她忍不住問:「身為一位母親,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圖片
民進黨籍平地原住民立委陳瑩。(圖片來源/陳瑩臉書)

兒子遭霸凌被踹傷、身心都受到傷害

陳瑩寫道:「如果你的孩子無緣無故生殖器被狠踹到流血了還手術縫合,而對方只願意賠『一萬元』你會如何呢?」她心痛談到,兒子被霸凌踢傷之後,因為傷口剛縫合,還極度疼痛,影響站姿及坐姿,且導致尾椎也受傷。他打球的行動力不如以往,走路也會卡卡,坐到比較硬的椅子也會感覺疼痛和麻麻的。

陳瑩談到,除了身體的創傷之外,孩子的心理也受到傷害,不僅縫合時的疼痛讓他焦慮到歇斯底里,還有出庭時的緊張和恐懼,甚至到現在有時還會夢到那天的情形,讓她實在很揪心!

她談到,兒子很乖很善良,事發當時,他只是單純想弄懂這位同學為什麼要把一坨衛生紙放在他桌上,然後說「送給你」,孩子只是納悶,到底這是禮物,還是「又」要他去幫忙丟垃圾?但他還來不及開口,就被這位180多公分高的同學轉過身來,二話不說就朝著生殖器踹下去,然後就跑掉了。

監視器拍得一清二楚、對方家長卻辯稱「他被踢還在笑」

陳瑩表示,這段過程監視器拍得一清二楚,當時走廊上就只有他們兩個,「然而我不明白那天在地檢署時,這位母親還要求檢察官要傳喚其他同學來作證,硬說我的孩子被踢完後還在笑。我完全無法理解這位媽媽到底是什麼神邏輯!」

她談到,一開始原本好心想給對方一個機會,免得年紀輕輕滿18歲就留下前科,因此留下自己的手機號碼給對方的母親,沒想到家長處理態度卻很消極,等了幾個月推說很忙不來談和解,直到調解委員會把案件退回地檢署,才找縣議員要來談。

陳瑩說,她是應孩子的要求把這件事寫在臉書上,弱勢的孩子更渴望有一份公道,她說:「身為母親的我得好好想一想,剩下一個月可以撤回告訴的時間,和這位只想付一萬元,又以為找縣議員來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母親,我該怎麼做才是最好?」

對於陳瑩的發文,許多網友紛紛留言支持提告到底,不應縱容霸凌者,聲援說:「陳立委,不,應該稱陳媽媽,請不要縱容這些作怪的孩子跟家長,該法辦就法辦,不要輕易妥協」、「孩子的問題無關家長的職業,對方家長若採消極態度處理,該怎麽辦就怎麼辦!不是所有事情都是『錢』可以處理的,重點是態度與誠意。」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