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棒球 地方新聞-宜花東

朱宥任|從台灣第1支原住民棒球隊到萬人迷王光輝:承接百年棒球香火的花蓮光復鄉

  • 更新2021/09/01 18:16
  • 發布2021/09/01 18:03
  • 作者/ 朱宥任

中華職棒首年打擊王,過去兄弟象隊的不動四棒「萬人迷」王光輝驚傳離世,令許多球迷相當不捨。王光輝出身自花蓮縣光復鄉,此地孕育了非常多棒球好手,包括陳義信、黃忠義、周思齊及王光輝之子王威晨等人,不只人多,還橫跨好幾個世代。而此地之所以能夠綿延不絕誕生傑出人才,與他們深遠的棒球淵源有著密切的關係。

圖片
日治時期林桂興在花蓮開始培育棒球人才,讓棒球在地深耕,至今仍有不少優秀球員出身自光復鄉,王光輝即是其中一人。(圖片來源/翻攝自強心洛棠一家人、CPBL臉書)

1921年阿美族子弟組成「高砂棒球隊」

台灣棒球起源自日治時期,而這股棒球熱潮很快地吹到東部。一位漢人與原住民混血,名為林桂興的棒球好手,某次在花蓮發現當地的原住民少年,正玩著你丟石頭,我用木棒打擊的遊戲,從中看到這些少年們潛藏的棒球才華。於是他在一九二一年召集一批阿美族子弟,組成「高砂棒球隊」,成為原住民棒運的先聲。

高砂棒球隊經常參與花蓮地區的比賽,結果被當時的花蓮港廳長江口良三郎注意到。江口過去是總督府的「理蕃」要員,長年投身於原住民事務,他派來花蓮任職,就是因為總督府寄望他能夠在此發揮理蕃專長。江口瞭解,比起用武力征服原住民,透過教化的方式使他們馴服也很重要。況且雖然台灣總督府長年理蕃做出了些成效,但卻不為大眾所知,讓江口感到非常可惜之外,且也讓民眾不曉得部分原住民族群已經走向現代化,對原住民的觀點還停留在過去,讓他極力想解決這個問題。

於是,「棒球」就成了江口認為可以打破現狀的最佳特效藥。當時的日本棒球在經歷過「野球害毒論」的論戰後,反而確立了一套打棒球是可以修身養性,培養武士道精神的論述,因此深受大眾歡迎之外,是形象也相當正面的運動。

江口認為,原住民自幼就有投石、跑動的習慣,早就具備了棒球需要的才能,而如果讓大眾見識到原住民在球場上的精彩表現,就能夠一舉扭轉原住民的形象。在這個構想下,江口把高砂棒球隊的成員送進花蓮港農業補習學校就讀,並將球隊改名為「能高團」,親自主持球隊並給予各種援助。

經過正規練習,能高團的實力蒸蒸日上,除了和花蓮在地隊伍交手以外,也曾與自日本來訪的成棒強豪大每棒球隊切磋。雖然大每以大比分戰勝了能高團,但也肯定這些原住民的實力,已經和日本的中學隊伍有得拼。

促成高砂棒球隊的林桂興,卻因228事件而喪生

既然已經打出實力,能高團便開始了遠征之旅。他們首先來到西半部,在台北、高雄、台南等地四處巡迴比賽。他們與許多在地球隊交手,比賽內容有來有往,令許多民眾刮目相看,更吸引到《臺灣日日新報》等媒體經大篇幅報導,盛讚他們已經不是以往刻板印象中的原住民。後來,能高團更一舉前往日本內地,與關西、關東的多支球隊對決。其中一場比賽,能高團以三比十三的壓倒性比分,戰勝了京都府立師範。

能高團的好表現,獲得了京都的平安中學注意。苦惱於棒球隊戰績的平安中,透過花蓮港西本願寺的牽線,開始延攬能高團的好手們。這些原住民球員進入平安中後,馬上成為球隊主力,帶領球隊殺進甲子園賽場,屢屢打出精彩的表現。平安中學因此在一時之間,成為了雄霸京都的強權。

其中擔綱主戰投手的Do'o Lo'oh(日文名「伊藤次郎」、中文名「羅道厚」),正是出身自現今花蓮光復的選手。除了在中學成績亮眼之外,後來他和其他成員還繼續進修,加入了「東京六大學棒球聯盟」之一的法政大學球隊,並有過帶領球隊拿下聯賽優勝,風光凱旋回台獻技的經驗。爾後日本職棒成立,Do'o Lo'oh更加入了參議員隊,成為第一位步入職棒殿堂的台灣選手。

可惜的是在戰後,這段歷史一度遭到埋沒,連當初促成高砂棒球隊的林桂興,都因為捲入二二八事件而遭到監禁、切腹去世。好在,這沒讓花蓮光復這裡的棒球淵源斷根,同樣是能高團出身,追隨Do'o Lo'oh進入法政大學的好手羅沙威(假名「ロオサワイ」日文名「伊藤正雄」、中文名「莊初明」),日後返鄉仍積極指導在地球員,被尊稱為「伊藤先生」。在這些開拓台灣棒運的大前輩們傳遞下,這股綿延不絕的棒球香火,就這麼繼承到了今日。

有說法指出,這位培養後進的「伊藤先生」,正是「萬人迷」王光輝的表丈公。棒球巨星的離開固然令人惋惜,不過在如此深厚的根基下,下一位棒球好手、下一位萬人迷的誕生,仍是球迷能繼續引領期盼的。對生前就常勉勵後輩挑戰的王光輝來說,自己不但是家鄉延續光榮傳統的一員,且看後進仍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或許會感到欣慰吧。

※本文感謝「台灣球芽棒球發展協會」協助提供相關資料。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