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新冠肺炎 地方新聞-桃竹苗

水鏡政經學院觀點|醫師染疫會擴大至社區嗎?是否該公布所有案例足跡?六項疑問解答一次看

近來爆發醫師感染新冠肺炎(武漢肺炎),人心惶惶。粉絲專頁水鏡政經學院針對民眾擔心的問題,提出回答。

近來爆發醫師感染新冠肺炎(武漢肺炎),人心惶惶。粉絲專頁水鏡政經學院針對民眾擔心的問題,提出回答。


水鏡眾問:

1、有可能從醫院傳到社區嗎,比如確診醫生去過的足跡是不是就有風險?

2、這個醫院還有多少人可能被感染?會不會變成大規模院內傳染?

3、從這個醫生確診前兩天到現在,去過這家醫院的民眾是不是就有感染風險?或是有可能去醫院被傳染的人,在社區走動嗎?

4、政府有可能隱蔽疫情嗎? 

5、接下來大型活動可以舉辦、可以參加嗎?比如市集、展覽。

6、政府是不是該公布所有案例的足跡? 

水鏡醫師回答:

首先,我希望大家一起先建立一個共識:「得到武漢肺炎的人,是病人,他們不是犯人,他們沒有犯罪,他們需要的是即時的醫療。」即使是他們在不知情的情形下傳染給其他人,也不是犯罪,但是傳染病因有其傳播性,我們也要儘快的趕緊阻斷傳播而已。

先回答第4題,武漢肺炎的傳染性高於流感,疾病的嚴重度也是,加上民眾的關注度,政府其實如果要隱匿,絕對是壓不住的,另外,政府其實沒有對醫療人員太好,醫療人員不會也不想幫政府隱匿。

但是,現在社會對於患者,開始獵巫的風氣實在太大,這會讓疑似感染者不敢就正常管道就醫,使得疑似感染者無法早期被診斷,這反而會讓大家被傳染的風險擴大。

然後回答1、2、3,首先,再次強調一下,這個疾病有很強的傳染性(可以參考蘇一峰醫師的資料),所以負責治療的醫療單位,本身就有一定程度的院內感染風險,我之前私下有說,如果真的可能發生,前兩名可能發生的是部桃和平,一個是因為在機場所在的縣市的關係,收治了最多的病人,另一個因為當年 SARS 的因素,因緣際會的被作為專責醫院,因此收治了可能第二多的武漢肺炎病人,能撐到現在已經很難得了。

民眾可能把境內跟境外區分,認為境外的沒什麼危險性,但是對於醫療現場的第一線人員來說,病人就是病人,只要有病毒,就有傳染性,之前幾例本土案例時,大家全民開始疫調,事實上,每個新案例,醫療現場都會啟動相關的疫調,只要收到居家檢疫、隔離、自主健康管理的,都知道我在說什麼,而第一線現場,穿兔寶寶裝穿到汗流浹的醫療人員,收治到一個懷疑的,甚至社區中碰到懷疑的,自己有症狀時,就被篩檢,懷著忐忑的心情,但是還是在現場努力救治病人,這也是所有第一線醫療人員這一年的日常。

事實上,世界各國院內感染的情形早就都發生了,台灣在2020年初也發生過,這次發生醫療人員感染的醫院是部立桃園醫院,這是台灣第一個有相關治療經驗的醫院,也是目前收治案例經驗數最多的醫院。

這次傳染途徑也都是在可追蹤的階段,前一次不明感染源的我們都能守下來了,這次我並不覺得守不下來,而且,今天桃園衛生局召開協調會議,要將病人分流處理,這時候令人感動的是,各大醫院的相關專科沒有推托,主動希望協助處理,所以,既使還有疫情,我相信我們可以解決。

至於確診醫師去過的地方是不是有風險,這病毒酒精就殺得死,大家怕就自家環境多消毒,酒精,稀釋漂白水都可以,勤洗手,帶口罩,環境多消毒。這個確診的是住院醫師,其實很多住院醫師幾乎生活環境幾乎都在醫院裡。他去過的地方也已經消毒過了,大家不用擔心。另外住院醫師接觸不到門診病人,所以去醫院的民眾感染的可能性及低,這個醫院還有多少人可能被感染,現在已經在檢疫了,目前大家都可以知道。

在感染的初期,病毒尚未複製,核酸PCR檢查會呈現陰性,這時並不一定代表沒有染疫,這也是為什麼醫療人員一直反對用核酸 PCR檢查來當篩檢工具的原因,足夠時間(14天)的隔離檢疫,可以確保即使一開始檢驗為偽陰性,仍然可以阻隔傳染。

部立桃園醫院。(圖片來源/部立桃園醫院官網)

至於幾個問題,為什麼不要擴大篩檢量,或者是說,為什麼醫師沒辦法做到分艙分流,要不要成立專責醫院等,這件事情,我覺得衛福部說不出口,我來幫他們說:答案因為沒錢,台灣的健保支出,每年大概七千八百億,看似不少,但其實只跟台積電今年的資本支出一樣,這佔國民生產毛額GDP的不到4%,這比例,遠遠不到所有OCED先進國家的一半。

台灣醫療長期壓榨醫療,所以急重症相關支出一直是短缺的,而且我們的支出是總額制的,也就是多做沒有錢。今年好不容易漲了一點保費(漲的幅度很少,杯水車薪),希望大家知道,世界各國除了台灣以外,醫療都是不便宜的,我們如果想要提高我們的醫療品質,重新審視我們的保費是必要的。

溫馨小提醒,決定健保費的其實是健保會的付費者代表,各位付費的公民,你們有選過你們的付費者代表嘛?

補充:在這件事情上,立法委員陳柏惟的意見很瞭解第一線醫療人員的需要,希望這樣子的立委可以獲得民眾的支持,讓第一線醫療人員可以安心的做好自己的臨床工作。

接下來大型活動可以舉辦嘛?我的建議是觀察這兩週看情形,現在至少封鎖著了,就算有零星不明感染源的患者產生,我們目前的醫療量能,相信還是可以封鎖著。

政府該不該公布所有的足跡,我們該反問自己,公布足跡幹什麼?假借民眾有知的權力,給大家探索八卦,獵巫,噴口水?我們大家都自認是社會的螺絲釘,都在機器的某個角落,轉太鬆機器會卡頓,轉太緊螺絲會崩牙,但是我希望,自己不要被口水噴到,因為螺絲被水噴,沒有其他的功能,只會銹。

(有工地現場的專家朋友我知道,有些時候銹掉的螺絲有其作用,我這只是舉例,不過這些作用的銹螺絲也都是一次性的)

不過關於知的權力,我倒是想呼籲一件事情,這一年,許多勞苦功高的記者,在直播記者會上提出非常精闢的問題,協助民眾更理解防疫第一線的狀況,但是因為沒有攝影畫面,我們無法知道這些貢獻良多的記者是誰,我是真的很希望能夠有一台專屬照記者的攝影機,架設在疫情直播記者會,讓全民可以看到這些記錄台灣防疫過程的專業人員,給他們應有的敬重,期盼有人連署,讓這些防疫線的記者的努力也可以被看見。

最後我要說,2003年時,當時台北市衛生局長把病患當魑魅魍魎,立即封院讓患者跟醫療人員在防疫物資不足的內部孤立無援,而局長卻穿著P4等級的防護衣(俗稱太空衣)去探訪的畫面,不只讓第一線醫療人員心寒,更讓民眾覺得恐慌,爭相搶購N95,讓第一線醫療人員沒有防疫物資可用,11名醫療人員往生,造成這些事端的人至今沒有檢討自己的問題,甚至那時主事者推脫責任趕緊把這些往生醫療人員的骨灰送到忠烈祠的嘴臉,仍歷歷在目。

為什麼一開始我希望跟大家建立一個共識:「得到武漢肺炎的人,是病人,他們不是犯人,他們沒有犯罪,他們需要的是即時的醫療。」

敦克爾克大撤退時,敗戰的英軍回到母國時,獲得英國人民熱烈的擁戴,因為英國國人知道,這些前線的人員他們是為了保護國人,現在只是不得已撤退而已,他們需要國人的支持。

這一年,台灣走來都不容易,第二波來的又強又猛又久,這些染疫的醫療人員,他們是在最危險的戰場,為國人奮戰,部分在最前線的醫療人員,因為病患太多,而不慎染疫得暫時離開,我拜託大家支持他們。我希望大家對待所有的醫療人員,就像對待當年英國人民對待敦克爾克撤退的軍隊一樣,民眾的一起配合以及對於醫療人員的支持,會讓所有醫療人員的努力感到有其價值。

這場戰還有得打,我們要一起加油。拜託大家了。

作者:水鏡政經學院 #MD 原文出處:水鏡政經學院粉絲專頁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更多太報報導
疫情下的真實:女性護理師面臨困境:被性化、意淫,以及專業被忽視
從紐西蘭機師染疫看汙名化效應:我們真正要害怕是病毒而不是人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