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名家專欄-時事 國內-新冠肺炎 地方新聞-桃竹苗

周芷萱專欄|女性護理師面臨困境:被性化、意淫,以及專業被忽視

  • 更新2021/02/01 03:44
  • 發布2021/01/15 09:25
  • 作者/ 周芷萱

繼2020年底台灣253天無本土病例破功後,2021年才一開始,又發生了首起的醫護人員感染。

繼2020年底台灣253天無本土病例破功後,2021年才一開始,又發生了首起的醫護人員感染。

 

12日公布本土案例兩則,其中案838為北部某醫院男性醫師,可能因照顧新冠病毒確診個案而染疫,案839為案838同住接觸者,為其女友亦為上述醫院之護理師,但未接觸或照顧新冠病毒確診個案。

消息一出,大眾除了熱議本土案例是否有可能擴大感染之外,隨著記者會上防疫中心揭露這兩位感染者的私人資訊,PTT上更出現了大量針對性的羞辱言論。

有醫護染疫了,結果鄉民忙著關心人家的性生活,或是在吵醫生才不會跟護理師在一起,因為智商差太多、暗示醫生可能不只一個女友,更甚者,還說染疫護理師賺到要靠確診扶正了、染疫護理師好爽要爽當醫師娘了、護士就護士叫什麼護理師。

除了歧視護理師之外,也有許多仇女言論,例如台女(下體)密碼很簡單、醫生幫病人插管也幫護理師插等,性羞辱的言論俯拾皆是。

案839護理師染疫後,受到不少網路民眾的性羞辱。(圖片來源/Photo by Ashkan Forouzani on Unsplash

雖然這些言論有點理智的常人看了大概都會不舒服,似乎不太需要理會,然而這些看似極端的言論背後的價值觀,其實正是反映了護理師工作在台灣社會的長期處境:總是被性化、意淫,以及專業被忽視。

護理工作長期以來被女性化和看輕,認為護理工作就等於照顧,而照顧不過是女性的「本來就會」、「本來就擅長」的事情,既然是盡本分、做本來就擅長的事,那當然也沒有什麼專業可言了。

儘管和醫生同樣都是醫療第一線的重要角色,護理工作需要具備許多專業醫療知識和技術,然而護理師的工作因為長期被女性化、去專業化,導致醫師和護理師這兩個工作在對護理師有刻板印象的鄉民眼中,有著明顯的社會地位高低差異,而護理師老是「高攀」醫生,就成了批評女人的理由。

在對護理工作懷抱歧視心態的人眼中,護理師既然是女人透過其本能在做的工作(他們眼中自然也沒有男護理師的存在,或是更加貶低這些「做女人工作」的男人),並無專業值得尊敬,若還試圖透過跟醫生交往、婚配而進行社會地位的「向上流動」,那更是企圖不勞而獲,必須大肆進行道德批評以維護正義。

這種男強(依照他們認為醫生是強的邏輯)女弱的組合,既然很少能看到相反的例子、很少有男性可以透過婚配取得更高的社會地位,那自然是女性才有的「特權」。而且更可以證明這樣做的女人利用女性特權、拜金且眼睛長在頭頂上,看不起其他社會地位較低的男性,對女人享受特權最有正義感的鄉民們,當然要藉此機會大酸特酸。

雖然如果對性別議題有點基本常識的人大概都會知道,男強女弱的婚配組合其實是父權體制對於男女交往的慣常邏輯,和女權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既然會如此擁抱針對護理工作的性別歧視邏輯,以至於在網路上發表仇恨言論,我們大概也很難想像這些人願意去理解女性主義或是性別平等到底是什麼了。

在這波爭議中,有些人會替這兩名醫護打抱不平,說人家不過是「正常交往」,應該要予以尊重。雖然可以理解其善意,但這個說法我其實不太同意,無論哪一種交往型態、社會視為正當與否,染疫者的私生活從來都不應該受到社會大眾道德評斷。

以防疫之名公布私人行程、追查足跡已經是對個人隱私的侵犯,但這尚且還能在防疫的大旗下以避免緊急危難為理由,勉為其難的接受。然而私人交往關係「正當」與否的道德判斷,絕非防疫所需,只是某些人用來滿足自己審判慾望的一次大好機會而已。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更多太報報導
為什麼大家喜歡說「男人沒什麼情感需求」,卻總是要女人免費情緒勞動?
在說出「阿姨我不想努力了」之前,你可能需要練習...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