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政治外交 國內-政治 地方新聞-桃竹苗

王立第二戰研所專欄|從王浩宇罷免案中,看藍綠黃白都沒意識到的潛在危機

王浩宇罷免一案,以不意外的結果落幕,筆者並非要指出罷免成功不意外,而是針對那個得票數。

中壢選區的選民結構,以及王浩宇本身的政治風格,會拿到大量的反對票是意料中事,只是到底會不會過門檻,選前各方恐怕也是無法篤定。包含罷免方在罷免日催票是否違反選罷法,進而影響結果之公正,或是在大選區制中的罷免法,是否有公平性的問題,已經有很多人討論,筆者也不再重述。

筆者看到的是另一個認同危機,不僅在大黨,小黨也同樣存在。王浩宇只是其個人行事風格,特別容易引發爭議,成為眾矢之的罷了,換作黃捷成功而王浩宇罷免失敗,是否有讓人看出同樣結果,恐怕就看不大出來。

王浩宇罷免案以8萬4582票通過。(圖片來源/罷免王浩宇粉絲專頁)

在大的政黨方面,首先看民進黨這邊,王浩宇被綠黨逼走後,選擇投向在桃園議會中互動良好的民進黨,完全不意外,但大多數民進黨人對王保持距離,顯然對其衝組的戰法頗有疑慮。

而國民黨難道就是舉黨上下一致?光看用直轄市長選舉規格去打議員罷免戰,就可得知背後沒那麼簡單。

打從一開始,主導團隊就閃不開韓系人馬的報復性罷免色彩,黨中央試圖駕馭使其不要爆走的意圖很明顯,遍地開花的罷免案只有兩個成案,還是個人都有爭議的地方,若國民黨的動員力僅止於此,那真的離滅黨不遠。

但實況並非如此,從罷王開始團隊就與左統切割,極力撇清罷免案是政治報復,在諸多地方充滿矛盾。

公開宣傳上要以罷免案作為對抗不合格的議員,但針對的對象得票數都算是成長的,一個做很爛的議員得票會成長?一方面與統派切割,卻在地方動員上任統派主導,只不過展現國民黨中央連基層都無法控制的窘境。選後左統成員第一個跳出來邀功,毫不掩飾禿鷹搶食腐屍的心態。

那小黨們呢?恐怕是最搞不清楚狀況,也最不知死活的一群。倒不是說沒有認知到小黨議員更容易被大黨動員罷免的險境,筆者的角度來看,黃白以及連席次都沒有的政治團體,在罷王案中真正展現的危機,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政治定位」

不用說罷免後,罷免前就是如此,將個人恩怨與小黨的成長,放置在議員實際上應該有的作為,光這點就失格。而對於泛藍的支持者來說,選民看待黃白力量,基本上就是「小綠」、「側翼」;反過來看泛綠支持者的認知,黃白力量就是「小藍」、「側翼」。

簡單說,除了被認為是敵營打手外,沒有一個人覺得黃白是自己人。

筆者從王浩宇罷免案中,看見另一個「認同危機」。(圖片來源/我是中壢人粉絲專頁)

一個政治團體弄到各方人馬都覺得「你們是另一邊的」,僅剩下側翼打手的工具性,以及敵人的敵人可利用的功能性,筆者實在不認為這還能稱之為政治團體,比較像是被一群議題綁架,搞不清楚自身定位,優先順序置於何處的無頭蒼蠅。

意識形態綁住了方向,讓小黨現在對於高層次的認同問題,幾乎是崩潰狀態,只能含糊以對。

若我們去問問支持罷王的黃白等小黨、政團的支持者,他們對於國家狀態、面臨各種危機的看法,恐怕會與執政的民進黨相差甚遠,與國民黨群眾的看法比較接近。但要說跟國民黨比較接近?泛藍支持者第一個不認同。

政治變色龍總是覺得針對各種環境、民生議題打,認為遊走當中可以爭取中間選票,不對高層次的國家認同表達意見,就能夠避免爭議,減少損失。但台灣現狀,還由得了你模糊以對?

中國因素已經徹底撕裂台灣,這是不爭的事實。

泛綠支持者遇到中國,直覺上採取反對態度,經過2018後的公投海嘯,對於進步議題戒慎恐懼,已經將國家生存、台灣安危上升到最高層次的議題。

而小黨們堅持其他議題優先,對生存問題採取滑溜的態度,擔心站在泛綠的光譜,就會被吸收消失。這最後產生的結果,民進黨必定在泛綠支持者的壓迫下,對小黨採取更嚴厲的態度。

反之國民黨也一樣,紅統勢力已經幾乎接手整個黨機器,對中國的態度本能上採取無條件開放,而經過2018公投的成功,已經認定可以採取同一手段,重新奪回政權。

對他們來說,所有的較低層次議題都是拿來奪權的手段,只要繼續激化藍綠對於統獨的對抗,就可以穩住現有政治版圖。小黨不過是拿來鬥爭的手段,理念是拿來騙小黨支持者的方法,選後誰會跟你合作。

夾殺之下,小黨還有空間?還在照搬政治理論,從字縫上找尋小黨存在價值,已經毫無意義。

筆者認為,面對中國撕裂,不能淡化國家安危意識。(圖片來源/Unsplash)

中國就是透過激化手段,讓台灣群眾自動分成兩邊,在兩邊之中繼續切割,直到碎裂為止。在國民黨內,已經切到讓少數紅統奪取黨機器,放任極端左統劫持議題,成功讓不到1成的民意代表了超過3成的群眾。

在民進黨內,當然也是持續進行分裂,只不過在高層次的國家生存議題上沒有著力空間,就在較低層次的社會議題上撕裂。若能成功激化民進黨內部的理想派,為小事與黨翻臉最好,再不濟也可以讓外圍小黨,沒有加入民進黨的空間。

認知危機不處理,僅在手段上判斷敵我,沒有意識到滲透的危險,被內部社會民生議題鎖死,將國家安危意識淡化。

筆者認為,這才恐怖。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更多太報報導
林艾德專欄|蔣萬安要推轉型正義,何不從追討黨產做起?
巴毛律師專欄|名醫痘疤女王稱「過世公婆託夢查內鬼員工」,她觸犯了哪些法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