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地方新聞 地方新聞-北北基

移工的年關系列二:今年要比去年好 希望碰到好頭家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9/01/29 15:42
  • 作者/ 白宜君

週四一大早,桃園就業服務中心四樓擠滿了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移工,空氣中有一股年節前奇異的焦急...

週四一大早,桃園就業服務中心四樓擠滿了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移工,空氣中有一股年節前奇異的焦急味,移工面孔因長久等待而消極,表情壓抑;四國母語在狹小的空間內壓縮,人聲嘈雜。新年新希望,歡迎光臨「找不到工作,就搭飛機回家吧」的瘋狂許願池。

失業移工在年前擠爆就業服務站,年節一連9天,他們就失去1/8的找工作時間。要轉換雇主的移工若是在兩個月期限內沒有辦法有新工作,就得打包回家。(圖片/白宜君攝)

移工口白:不到20歲的台灣初體驗 沒有放過一天假

來自印尼的梅蘭妮高挑修長,在台灣已有4年半工作經驗。但現在,若是在年前還是找不到工作,大年初五,年節收尾,就是她收拾包袱回家的日子。

這是梅蘭妮第2次來台灣工作了。第一次來時,她還不到20歲,兄姐都已結婚離家,她需要賺錢照顧父母,也是想要出門開眼界的么女。申請來台後,她來到滿是古蹟的台北市大同區一家民宅「照顧」阿公。「但阿公能走,腦袋也很清楚,就是勞工局的人來檢查的時候,會假裝中風。」時日已久,但梅蘭妮年輕而表情豐富的臉龐仍是掛起了一臉不可置信的好笑神色。

家中除了阿公,還有阿嬤,他們尚未退休,還在經營著一家自有花店。梅蘭妮的老闆,是與阿公阿嬤同住的兒子,及不住在一起、偶爾回花店幫忙的女兒。梅蘭妮主要的工作與阿公無關,而是賣花、送花、做花店的手工藝,雙手停不下來之餘,「還要照顧老闆的一隻貓、一隻狗、兩隻鳥。」她數著回憶,第一年的台灣生活,「一天都沒有放過假。」

梅蘭妮害羞,不願意站在鏡頭前。若是年初五前她還找不到新工作,就要打包回家了。(圖片/白宜君攝)

台灣在朋友口中都很好 但我經歷的不太像

第二年,梅蘭妮開始跟雇主商量,是否可以一個月給她一天休假,讓她可以外出走動走動,與朋友聚聚。就這樣,她打聽到在機構照顧老人,比較有制度,也比較有機會休假。

梅蘭妮還是老老實實的把第一個3年做完,申請第二次來台工作。這一回,她去了一家私人經營的「老人照顧中心」,還是在台北鬧區,這次是在士林。

「我都是晚班,白天是台灣人照顧。」梅蘭妮說:「從晚上6點接手,到隔天早上8點下班,如果要幫老人洗澡,就會弄到9點多。」

梅蘭妮的轄區,是整整一層樓的18個老人,有的臥床,有的還能自己走動,在晚上總之都歸她一個人管了,「老人有時候跑起來,根本追不到。」在這間機構一個月大約會有1到2天的假期,但她拿來休息補眠都不夠,「我第一個月就要求仲介幫我換工作了,」梅蘭妮說:「但仲介連試都不試。」

一年半後,梅蘭妮多次住院,「真的太累了,一直生病。」她找上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想要為自己爭取一次轉換雇主的機會,「這次我想去工廠。」她再次相信「聽其他朋友說」,笑得甜甜的,她像是恢復在老家當么女的撒嬌模樣:「應該會比較好吧。」

許可外工作 菜鳥擋在前

工廠會比較好嗎?Yono今年33歲,來自印尼西爪哇,因為找工作要看起來體面,他的頭髮用髮油往後捋,梳得一絲不苟。3年前是他第一次來到台灣工作。30歲,以出外工作的移工而言,是高齡大叔了,但他沒辦法,家裡有妻子跟兩個稚女,而一直在家鄉紡織工廠工作的他「8年來薪資幾乎都沒動,一個月大概賺台幣4,000元左右。」再這樣埋頭在衣物堆中,女兒將來的教育費大概是機會渺茫了吧。Yono左思右想,還是牙一咬,繳了高額仲介費來台灣打工。

一開始來到台灣,他在新竹一間米袋工廠做一般作業員。本來薪水固定、加班費也照規定領,但老闆無預警裁員,Yono是高齡菜鳥,就在資遣名單中,黯然離開了短短為期一年四個月的工作,離第一次來台合約期滿還有整整一年八個月。

等待轉換到第二份工作時,Yono幾乎無縫被轉到彰化一家鐵工廠中,以為自己是幸運的。「但除了做工廠的工作,老闆還要叫我們除草、砍柴。」連中文都不會說的Yono仍是菜鳥,在這個又有鐵工廠又是農田的雇主家,約有30位左右的印尼與泰國移工,Yono每每被分配到大家都不想做的「許可外工作」。「老闆看起來很威嚴,頭是禿的,每次都說我們若是不聽話,就叫仲介帶我們走,送回國。我很怕他。」

這次,彰化歷險記不到四個月,Yono就打電話申訴,被TIWA安置收容。地方勞工局審理他的案子階段,他就乖乖的被安置,守法的不偷溜打工,等待近4個月,案子調查確實,是雇主違法,他才在去年12月底排入合法找新工作行列,二月若找不到就要遣返。這段期間卡著台灣的農曆長假,一般雇主不會考慮在年前請新人。若是找不到新工作,過完年他也得乖乖的被遣返回印尼,再次等待下一個「借很多錢、付很多仲介費、出國求一個好雇主樂透」的循環。

Yono是高齡菜鳥,一家之主在年前仍找不到新工作。為了不是他的過錯而失業,他很擔心如果真的過了年還是找不到,他就要打包回家再重來了。(圖片/白宜君攝)

新年希望:今年要比去年好 希望我們都可以遇到好雇主

台灣勞工在倒數計時農曆新年,移工與轉換工作的留台期限則在奮力拔河著,新年給的是誰的新希望?每週固定帶著移工來到客滿為患的就業服務中心,TIWA的印尼翻譯莉莉似乎已經習慣失落,從事翻譯3年,過去還有仲介會直接打電話來找工人,但這一年因著中美關係交惡、許多台廠也無預警歇業,似乎特別辛苦,景氣對移工並不友善。她看著一個個焦急的東南亞臉龐,打氣著:「我們只能每週都來找機會。」

「Semoga tahun ini lebih baik dari tahun kemaren. Semoga dapart majikan baik.」(希望今年要比去年好,希望我們找到好雇主。)在印尼祝福的話中,「希望今年比去年好」,是大家都會彼此祝福的話。等待工作的移工,說到「若是回國怎麼辦,還要再來台灣嗎?」個個面有難色,「我們都希望不要回國,可以快一點找到工作。」

延伸閱讀:

移工的年關系列一:奴隸移工30年 等無自由換雇主

移工的年關系列三:好工作要用買的? 台灣人你聽過買工錢嗎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