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地方新聞 地方新聞-北北基

海洋生物守護者 AA Yaptinchay:每個微小行為都會影響環境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9/01/04 09:55
  • 作者/ EZDIVE
  • 撰文/Vita Liu 圖片提供/EZDIVE 本文獲《EZDIVE》授權刊登,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Yaptinchay致力於菲律賓海洋生物多樣性保護,迄今已逾20年。之前他供職於菲律賓環境與自然資源部生物多...

Yaptinchay致力於菲律賓海洋生物多樣性保護,迄今已逾20年。之前他供職於菲律賓環境與自然資源部生物多樣性管理局以及世界自然基金會菲律賓辦事處,任物種保護項目主管,目前是菲律賓海洋野生動物監督組織的主管兼創始人。同時,他是其他一些非政府組織的董事會成員,包括Balyena.org、Reef Check Philippines、CAPE Foundation和 Responsible Tourism Philippines。他還是自然保護國際聯盟中海牛物種專家組成員、菲律賓大學洛斯巴諾斯分校的兼任助理教授,《菲律賓漁業日報》編委會的成員。也擔任菲律賓水生紅皮書委員會鯨類小組委員會主席。

在AA Yaptinchay看來,每個人都應當成為海洋守護大使。(圖片提供/EZDIVE)

Q:眾所周知,你從事生態保護已經20多年了,但在那之前你的生活大概是什麼樣的?

A:我第一份工作是在菲律賓政府生物多樣性管理局做物種保護。此前,我在菲律賓大學完成學業,獲得了獸醫學博士學位。求學期間,我們並沒有任何正式培訓,也沒有接觸過野生動物與動物保護,我只做過短期的小型動物醫學實踐。

1991年起,我開始參與海洋保育管理工作,當時是在環境與自然資源部以及一個非政府機構──世界自然基金會菲律賓辦事處。這些機構讓我清楚地認識到國內的一系列環境問題。在想辦法解除威脅的同時,我對大型海洋脊椎動物保有特殊的興趣。

2010年,我一邊經營著一家旅遊公司,一邊成立了我自己的非盈利環保組織──菲律賓海洋野生動物監督組織(MWWP),填補了菲律賓在瀕危海洋野生動物方面的空白。

Q:你喜歡水上運動嗎?

A:我與水有種親近感,也喜歡海上活動。我曾經狂熱地迷戀浮潛很多年,野外工作的空檔時間我都會下水浮潛。不過,1992年開始,我成了一名水肺潛水員,而且很幸運地通過工作完成了培訓。最近我在嘗試衝浪,還要進一步加強學習。但我實際下水的時間沒有心裡希望的長。

Q:你從小就一直注意環保問題嗎?

A:我外婆曾在城市裡開闢了一片小花園,我常常能在那兒看到蝴蝶、石龍子、青蛙、鳥、蜘蛛、蜻蜓和甲蟲。但牠們慢慢地消失了,我為此思考良多。對海洋生物的興趣是很小就有的。我喜歡觀察海洋生物,無論牠們在海裡、沙灘上還是水族館裡。中學有幾年,我甚至沉溺於水族館。當時,這些生物僅僅是我癡迷的對象而已,我從沒有想過牠們在自然環境中面臨的種種問題。當你漸漸長大,漸漸「有意識」,你就注意到了問題所在。但我小的時候,人口過剩、一次性塑膠、快時尚、丟棄文化,甚至氣候變化都還不是大問題。我住在城市裡,所以對我們的海洋所遭受的侵害一無所知,真正接觸到海洋保育已經是工作後的專業層面了。

Yaptinchay手持「拒絕食用魚翅」標語牌。(攝影/Jaki Teo)

Q:你什麼時候決定投身於環保工作?

A:大學期間,我對野生動物保育起了興趣,因此一畢業就決定組織獸醫團去到巴拉望北部的卡拉依特島。那是我第一次接觸環保專案工作,工作地點是在菲律賓最美的土地之一。在那次旅途中,我生平第一次親眼見海龜和大硨磲。之後就被深深吸引,強烈地想學到更多。所以開始找工作時,菲律賓環境和自然資源部(DENR)的海龜保育專案中有一個空缺,我便欣然接受。從此我就做起了海龜保育工作。有時候你會發現,如果你離開了,就少了一個人做這份工作,尤其是我們真的需要更多人加入保育工作

Q:你目前主要的保育工作是什麼?更偏學術還是實踐(在野外)?

A:我的主要目標是提升人們的保育意識,讓人們明白自己的每一個行為都在影響海洋環境。期待有人會採取行動,或者為了改善地球狀況而做出一點小改變。這可以分不同層面來嘗試,比如地方領導層或國家政府層。對我來說,保護工作要依靠一些關鍵因素,例如科學性資訊、社會文化和經濟考量、團結協作與資訊交流,促成戰略計畫,從而達到終極目標。為了實現所有目標,我的工作其實是多元化的實踐:出席會議、工作坊與諮詢、經營專案的行政管理工作、寫報告與提案,以及大量會談與發言。我猜很多人都以為海洋保育工作者總是在水裡待著,但大部分時候都不是。

Q:在保育工作中生物學家的身份有幫助嗎?

A:保育工作的很多方面都涉及到不同的科學學科,包括生物學、社會學、經濟學、傳播與其他自然科學。所以無論你的專業或學位如何,在保育工作領域都有用武之地。我既有獸醫學位也有生態學背景,這些知識在我面對個別生物時,並與生物族群與海洋生態有關聯時相當有用。我認為自然科學背景有益於進行保育工作,因為那是所有事情的共同根基。

在東內格羅省的杜馬蓋地,訓練海岸社區與夥伴如何正確地處置擱淺的海洋哺乳生物。(攝影/Earth Island Institute)

Q:在你看來,哪種海洋生物最瀕危?

A:這與我的個人看法無關。國際自然資源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中的野生動物官方分類記載了動植物的數量現狀,這是一種非常理性的技術手段。牠們的狀況在全球、各地區、各國家,甚至是同一片區域都不盡相同。在菲律賓(在別處可能也一樣),我可以這樣概括,最易危的物種就是生活在海岸邊的和由於經濟價值而被濫捕濫殺的那些

Q:公眾應該如何為海洋保育盡自己的一份心力?

A:保育意識很重要。假如每個人知道自己的每一個微小的動作、決定與購買行為將如何影響地球與自然界,我們就會更加清醒、更加謹慎地生活。作為一位和政府及非政府組織工作過的獸醫、商人兼生態學家,我體會過不同的領域和行業在生態保護領域內的聯結。為了推動保育工作,每個人都需要自己的專業、才能與技術,在自己的領域中發揮影響力而改變現狀。

Q:你最喜愛的海洋生物是什麼?

A:我會選儒艮,即菲律賓最瀕危也是最被忽視的物種之一。牠們很美,卻有一點無助。牠們是海洋最大的食草動物,對海草生態系統極為重要。但在菲律賓,牠們遭受到捕殺,棲息地被毀,現在大部分在漁網中掙扎著死去。海岸邊的人類活動讓牠們難以容身、繁殖。當然,從浮游生物到藍鯨,那裡還有許多同樣重要的物種,甚至還有很多尚未發現的物種。總之,物種越瀕危,越需要投入精力保護。

Q:最後,你能否分享一下未來的宣傳計畫?

A:MWWP從事著菲律賓國內有關海洋野生動物保育的多種工作,包括調查研究、保護與執行、政策、教育與培訓、瀕危(物種)管理與提升公眾保護意識等。我們的計畫是讓公眾更清楚地認識到海洋野生動物的處境,進而去瞭解影響我們環境的更深、更大與更普遍的問題,最終承認我們與其他生物一樣,只是在分享同一個地球而已。

觀察巴拉望布蘇旺加島儒艮在自己的自然棲息地的飼養情況。(攝影/Juergen Freund)

文章出處:EZDIVE

 

延伸閱讀:
守護海上移工系列:港口邊的爸爸桑 人有選擇都不會來海上
猛禽保育系列:從獵人化身護鷹者的全民運動

我出獄也戒毒了,可不可以給更生人一個機會?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