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飲食 旅遊-國內旅遊 名家專欄-時事 地方新聞-中彰投

楊双子專欄|天冷必吃!台中阿里郎迷你火鍋:純米酒燒酒雞、蛤蠣滿鍋蒜頭雞

  • 更新2021/02/01 10:36
  • 發布2020/12/22 11:59
  • 作者/ 楊双子

一進店門,迎面是一座U字型的高高吧檯,吧檯對應高腳椅的數量安著十數個小瓦斯爐,點起火來滿室的熱氣蒸騰。

叫一份豬肉火鍋,店家起手式是在吃客面前爆香辛香炒料與肉片,肉片半熟起鍋,燒燙的熱鍋隨後注入高湯與調味油,焦香與鑊氣立刻齊湧。

要是叫來蒜頭雞,店家便從內廚房提一小鐵鍋半熟斬塊的雞肉置爐,肉湯煮沸則蒜香雞香蛤蠣香愈發濃郁。

要是燒酒雞,熱鍋裡投入中藥材與烏骨雞斬件,以整瓶上桌的紅標米酒同烹為一鍋無水燒酒雞,請店家取火點燃,湯面轉瞬火焰烈烈,有酒香撲面——凡此種種,就是「阿里郎迷你火鍋」的吃鍋風景了。

阿里郎迷你火鍋的吃鍋風景。(阿里郎迷你火鍋粉絲專頁)

阿里郎適合冬天吃,天冷必須是燒酒雞,或者下架成為隱藏菜單、偶爾才得見芳蹤的麻油雞,若要駕車則蒜頭雞,不喜蒜頭可瓜仔雞,啃一嘴雞肉骨頭,吃得發熱冒汗,低溫裡令人精神一振。

也適合夏天吃,尤其下過一場瓢潑大雨的夜晚,牛羊豬或者海產火鍋,剛消去些許暑氣的時刻埋頭吃一頓熱鍋爆香的肉菜湯水,獨門沙茶醬料不忘蘸好蘸滿,下肚暢快淋漓。其實同樣適合春天與秋天,春天正要轉暖,最宜鮮美高湯煮原味的各類石頭火鍋,紓枵腹之困,秋天吹起長風,最好是火烤兩吃,飽足秋天滋長的口舌之慾。

好吧,我承認,一年四季都是吃阿里郎的好時節。座位不足二十,店家不接受預約,只能現場登記候位。儘管如此,阿里郎不分四季的用餐時間永遠一列排隊人潮,顯然眾家吃客與我所見略同。

藏身在單行道的民宅之間,阿里郎外觀極不起眼,自家大門上的「阿里郎迷你火鍋」招牌若非夜裡綻放光彩,白天路經只能看見一座活動招牌燈箱放在路邊。而究竟是因為太隱密,還是台中吃客藏私的緣故呢?

營業至少二十年的阿里郎,迄今都不曾看見正式的採訪報導。如此低調的店家,既不自我標榜為老店,社群經營也是有一搭沒一搭,卻全部不妨礙阿里郎屹立單行道的一側,日久成為了台中人口耳相傳的私房名店。

有段日子我經常邀請朋友同行吃鍋,或者在大家的美食話題裡提起這間小店。

但凡說到阿里郎,不時有人問一句:「那是吃韓國料理的嗎?」
「阿里郎賣的是石頭火鍋。」
「蛤,那幹嘛叫阿里郎?」

是個好問題。但我們從來不深究這個問題。

直到有一天,歷史小說家如我忽然想到要問:石頭火鍋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料理?

天冷來一鍋阿里郎迷你火鍋最是適合。(阿里郎迷你火鍋粉絲專頁)

石頭火鍋的緣起,也是各有說法。至今無人認領創始頭銜,比對後相對可信的發展脈絡,應是1970年代開始進入台灣飲食視野的韓國石鍋料理,經由台灣餐飲界轉化為同樣是單人食用性質的小火鍋。

這個觀點可信,在於石頭鍋具並非台灣傳統廚具與飲食器皿,而石頭火鍋獨特且必有的辛香料爆香起手式,則源自台灣料理的「摼芳」(khiàn-phang,爆香)烹飪技法。嫁接韓國的石鍋廚具與台灣的料理滋味,約在1980年代誕生為屬於台灣的石頭火鍋,也是吻合發展時序。

石頭火鍋幾乎是台式火鍋的代表之一,而「阿里郎」一詞作為韓國的代名詞,「阿里郎迷你火鍋」合併二者的店名也難怪乍看令人疑惑,然而仔細深想,才領會阿里郎全店毫無韓國料理卻使用阿里郎之名(反而店內有賣罐裝的日本清酒),實際就是文化嫁接的痕跡。

吃阿里郎的時候,這種歷史推測小知識不知道也無妨。

約莫是2015年前後,阿里郎下架了個人相當偏愛的附餐甜點「炸麻糬」,讓我大受打擊。在那之後,有段日子我甚少涉足與推薦阿里郎。阿里郎份量偏少,以火鍋高湯及整體表現取勝,要是沒有後綴一塊獨門甜點,既擔心朋友沒有吃飽,也恐怕店家特色不夠顯著。

只是無論有無炸麻糬,畢竟我曾經無數次進出阿里郎,小店裡的吃鍋風景歷歷在目。炒料摼芳熱火朝天,石頭火鍋白汽繚繞,燒酒雞火焰扶搖,叫人溼冷的天裡想喝一口醇厚甘美的熱湯,不由得就想起阿里郎。即便每次吃完推門而出,滿身滿頭的爆香火鍋氣味永遠一路不散,那也是美好的吃鍋回憶。因而再後來,我還是攜朋友同行,推坑朋友吃阿里郎。

但是,唉,要是有那一塊炸麻糬就更好了。
 

阿里郎迷你火鍋 店家資訊

電話:04 2302 8897
地址:403台中市西區梅川西路一段84號(近審計368新創聚落、草悟廣場)
營業時間:11:30-14:00、17:00-21:00(週一公休)

更多太報報導
傳統台灣糕點大全:擁有百年歷史的台中異香齋
全台灣最好吃的長崎蛋糕:台中第二市場對面的坂神本舖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