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飲食 旅遊-國內旅遊 名家專欄-時事 地方新聞-中彰投

楊双子專欄|第一代泡沫紅茶店:台中一中商圈「翁記泡沫廣場」

  • 更新2021/02/02 01:07
  • 發布2020/10/20 17:46
  • 作者/ 楊双子

人聲鼎沸的老店裡面,我與同行友人坐進一個角落的四人座位,桌面上攤開那一大張羅列品項玲琅滿目的菜單。除我以外的三位都是首次造訪,老台中人於是一一介紹起來:「一定要吃的是烏龍豆干,這很有名。」、「泡沫紅茶就是要配厚片土司,這個也很有名。」、「他們家的炸地瓜條也有名⋯⋯」

我這樣叨叨絮絮,朋友們不禁喊停:「你倒是說說這家店哪個東西不有名好了!」我也只能雙手一攤:「他們家的點心類都有名!」畢竟,我們可是身在一中街的泡沫紅茶老店——這是早在一中街商圈1980年代萌芽之初,就在此地打下江山近四十年的「翁記泡沫廣場」。 

點心魚貫上桌,烏龍豆干(辣)、烏龍豆干(不辣)、厚片吐司(花生)、厚片吐司(草莓)、炸豆腐、炸花枝丸、炸薯條、地瓜條、毛豆⋯⋯飲料則梅子紅茶、冰鎮烏龍、茉香綠茶,獨特而他處罕見的是白蘭地紅茶。杯子碗盤擺滿桌面,才可說是泡沫紅茶店的基礎陣仗。

在翁記泡沫廣場享受杯子碗盤擺滿桌的泡沫紅茶店陣仗。(圖片來源/chih-hsi huang)

雖說點心類都有名,招牌當中的招牌,當數烏龍豆干。滷透的黑豆干切片,豪邁撒上辛香料如蔥、蒜、九層塔與紅辣椒,展現簡樸而有力的氣味。吃時豆干與滷汁同拌,入口大嚼鹹香鮮辣,柔軟而不失咬頭,愛吃肉與不吃肉的人同樣著迷。缺點是太辣,不吃辣的朋友豆干入嘴立刻唇齒生火。早年烏龍豆干原味就是辣味,除非主動要求不辣,近年菜單則列有辣與不辣的選項,算是與時俱進的貼心改良。

作為另一個招牌中的招牌,各種口味的厚片吐司則老少咸宜。花生吐司必以放射狀對角線切割深而未斷的四刀,厚厚一層花生醬烘烤以後隨刀痕裂開。厚片吐司我偏愛花生,不曾一次注文草莓口味,這回點來才知道草莓吐司與奶酥吐司同樣是切成縱橫各兩刀的九宮格。切割方法的差異可能基於廚房調理辨識之用,於吃客,單純就是方便,尤其適合分食。順著刀痕手撕吐司,吐司柔軟而抹醬厚實,撕一塊吃一塊,毫不費勁,也不耽誤嗑牙聊天。

若問滋味?泡沫紅茶店的美味,是歡聚的滋味。當然,也是歷史的滋味。

翁記泡沫廣場的烏龍豆干(辣)以及花生厚片。(圖片來源/chih-hsi huang)

翁記創業的1983年,不只是泡沫紅茶店風起雲湧的年代之初,幾乎就站在風頭浪尖的第一線。使用雪克杯手搖而生的「泡沫紅茶」,發明創始人至今仍有分辨空間,然而大多公認台中是這款新潮飲料的發源地,而若以今日知名度最高的春水堂所言,泡沫紅茶的創始年份就在1983年。

泡沫紅茶與繼之而生的茶店一夕爆紅,直接表現在台中彼時誕生的「泡沫紅茶一條街」(即春水堂總店所在的四維街),乃至輻射台中市各處商圈的大大小小泡沫紅茶店。且不論發明者究悉何人,台中成為泡沫紅茶的發源地,如今回首更能辨明美國駐軍台中的文化影響——這是美國雪克杯與台灣茶葉的第一次交會——泡沫紅茶發明以後幾年,珍珠奶茶的誕生是更進一步文化碰撞:美國的雪克杯與奶精粉,台灣的茶葉與粉圓

美軍駐台豈止落腳台中,為什麼是台中發源而不是其他城市?以下是歷史小說家以有限考據的推論,有待方家交流。台中是日本殖民統治時期才人工規劃而生的新興城市,相對清國時代打下深厚根基的古老城市,台中市民對於新興事物的接受度更高,因而更容易匯聚都市的資源與勇於突破的創意。

1983年立刻跟上浪頭的翁記,堪稱是其中的一個代表。然而新店磨成老店,翁記走到今日,不僅是因為當年的眼明手快迅速跟進,它歷經泡沫紅茶熱潮泡沫化、九二一大地震店面毀損,多次及時調整樣貌以挺進新時代,關鍵可能更在路線清晰。

當泡沫紅茶店盛極而衰,春水堂選擇拓展開發,走向漢風的精緻化路線,分店挺進百貨公司,而翁記則強化固有優勢,幾度整修始終直面大眾平價休閒場所的需求,裝潢簡潔而佔地開闊,座位緊密相鄰,務求發揮空間的最大效益,不負翁記自號的「泡沫廣場」之名。21世紀第二個十年起,翁記正式標舉自己的創始年,儼然也賣起一種復舊情懷。

翁記泡沫廣場外觀。(圖片來源/chih-hsi huang)

1983年起熱衷走入泡沫紅茶店如翁記的人們,起先追逐的確實是泡沫紅茶這種新穎而引發風潮的飲料,以及隨冷飲發展上桌的中西式點心共同組成的新興飲食文化。與此同時,泡沫紅茶店興起的根基,也在於社群需求的轉移

戰後以降,冰果室可說是一般市井小民相聚、約會的公共休閒空間。在冰果室從引領風潮的位置走下舞台以後,泡沫紅茶店可謂是繼之而起的新秀——至少到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初期,泡沫紅茶店仍然維持一定風光景象,如今泡沫紅茶店黃花已老,也走下歷史的舞台。往昔浸淫在泡沫紅茶店裡談笑風生的人們,多數分散轉移到新興連鎖咖啡店、速食餐廳與便利商店去了。

台灣各地的泡沫紅茶店收攤大半,幸好老台中仍然收容著許多泡沫紅茶店。2020年我們走進翁記,大口吃烏龍豆干,大口喝紅茶,吃喝的都是往日風華,是滋味不變的美食之味——雖然是B級美食。炸地瓜條是地瓜切成細條,吃來酥香甘甜。炸花枝丸切花,分瓣而食咀嚼有味。毛豆吸吮鹹裡回甘,令人啃食不止。炸豆腐炸薯條其實稀鬆平常,但老樣子吃了還吃。

面朝大眾的泡沫紅茶店,食物自始不以精緻取勝,但口味安定,令人放心。

翁記菜單攤開,進可攻退可守,下午茶時間當然是茶點類,正餐時間還有小火鍋與麵飯簡餐。我偏愛下午茶或宵夜,茶點類盡情下筆橫畫,貪吃的意念隨口水大肆湧動。

寫稿至此,又看了一次翁記的菜單。

——我上次居然忘記點米血和芋頭糕!那些也很有名!

更多太報報導
台中第五市場太空紅茶冰:巧遇阿姆斯壯飛向宇宙的跨世紀老店
好吃到去搶劫也要吃到?一顆要價80元的台中日日利海盜飯糰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