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有情人 地方新聞-高屏

恆春唯一婦產科醫師陳明珠:我來自菲律賓,在偏鄉行醫23年

  • 更新2021/05/21 11:53
  • 發布2021/04/19 16:53
  • 作者/ 陳玠婷

我是陳明珠,今年60歲、菲律賓華僑,來恆春當婦產科醫師有23年了,現在走在路上,很多年輕人看到我都會大喊:「醫師,記得我嗎?我是妳接生的!」老實說,我都認不出來了,因為這幾十年,恆春半島的產婦和嬰兒,大部分都是我照顧的,太多了,記不得。如果可以,你可以換個角度來看,恆春的婦產科醫師很少,少到大部分時候,只有我一個。

圖片
恆春基督教醫院婦產科醫師陳明珠來自菲律賓,年輕時候到台灣行醫已過30多年,而她在恆基23年當中,常常成為「恆春半島唯一婦產科醫師」,現在邊洗腎邊看診,服務弱勢的心情讓人非常感動。(攝影/陳玠婷)

我20、30歲時,在菲律賓醫院當到總醫師時決定到台灣進修,結果一來,我就回不去了,我習慣這裡,喜歡這裡。剛開始,我先在新店耕莘醫院工作8年、到榮總受訓,後來到台東聖母醫院工作4年,最後打聽到恆春半島只有一個婦產科醫師定期支援,所以我就來了。

在台灣幾十年,越走越遠、越偏鄉、資源越來越少,但沒有想過要放棄。當我很累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如果我走了,恆春半島的產婦們到最近的產房,車程需要1.5個小時,如果遇到緊急狀況,她們該怎麼辦?

每次想到這裡,我實在放心不下。

這幾十年,恆春常常只有我一位婦產科醫師

這裡的資源沒有大城市好,很多年輕醫師來來去去,待不久。我記得十幾年前有一度又剩我一個婦產科醫師,連支援的都沒有。

那段時間長達兩年,我獨自輪班24小時、白天還看診,每個月才休1.5天,那種身心負擔,不是一般人能夠體會,卻是偏鄉日常,一個醫生當兩、三個用。

去年8月,有一天,我突然一直吐、拉肚子,做檢查才發現腎功能低下,不得以開始洗腎,現在每個禮拜三天都必須到洗腎中心報到,躺在病床上四個小時,無聊到只能滑手機看影片,等結束後再去看診。很多人關心我,讓我多休息,但我覺得體力還行,能多做就多做,做到醫院不需要我的那一天。

想要看診 先融入當地

在偏鄉行醫,很多行事方法都跟城市不一樣。

以前,為了推廣抹片檢查,我跟一名護士帶著儀器就到部落去,看到婦女聚在一起就停下來。不過,要說服她們接受檢查並不簡單,必須先跟她們聊天建立交情、偶爾喝杯小米酒才可以。說來有趣,我也是從那時候才知道保力達的滋味。我們在車上做檢查也很克難,用報紙貼住車窗,門一關就變成隱密空間,就開始檢查了。

圖片
陳明珠醫師正為孕婦產檢。(圖片提供/恆春基督教醫院)

推廣抹片檢查不容易,但也有成效,我曾經找到幾名子宮頸癌的病人。其中一名病人化療完,沒有回診又發病,半年後就走了;另一個有積極治療,現在康復了。

還有,你知道嗎?在城市醫院,替產婦接生都有助手,譬如實習醫師、住院醫師、護士等等,起碼都有四個人,而我在恆基只有一個護士幫忙,我們必須兩個人做四個人的工作,又礙於設備有限,我每次都很擔心碰到大出血的病人,害怕她們會在我的產房裡失去生命,我卻無能為力。

老實說,有些媽媽會覺得自己有生過小孩,有經驗了,又礙於經濟窮困,都會僥倖不想產檢,我遇過好幾個都要生了才來醫院,臨時狀況很多,我只能戰戰兢兢幫她們接生完了,再去病房罵她們一頓。

我就這樣過了23年,上班忙碌,下班就點一份菲律賓菜,偶爾在路上餵流浪貓狗,關懷當地的外籍新娘和移工,難得的休息時間就這樣打發過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