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工藝 文化-設計 生活-親子 地方新聞-高屏

劉淑惠|屏菸1936文化基地:帶你穿越86年的時光隧道、一探幕後修復團隊故事

  • 更新2022/06/09 17:32
  • 發布2022/06/09 17:06
  • 作者/ 劉淑惠

1895年,法國的盧米埃兄弟所拍攝的第一部影片,是在自家工廠門口,拍攝工人下班的景象,《工人下班》(Workers Leaving the Factory),非常簡單的影片,片長不到五十秒,卻是全世界第一部電影。

影片開始,工廠大門打開,工人湧出大門,男男女女,笑鬧推擠,有個男人推了輛腳踏車出來,一會兒又跑來一條大狗,愉快地追著人蹦蹦跳跳。

在進入屏菸1936文化基地(以下簡稱為屏菸)前,就會被門口一排很有氣勢,象徵「屏菸年份」的字形地標「1936」,吸引住目光,帶領遊客,穿越距今86年前的時光隧道,進入屏菸剛開始創設的年代。

「走入屏菸,我們想讓遊客體驗,菸葉廠宣布關閉的最後一天,復刻當年老菸廠,工人下班的時光」,從2002年關廠,距今已經20年,時間好像就是「凍結」在那邊,當工廠的大門再度打開,觀眾就是看到工廠原封不動,工人最後下班時的模樣,負責屏菸修復工作的「玉騰建築師事務所」,洪仰政建築師慢慢說出當初創作的心情。

圖片
穿越86年的時光隧道,重返1936年,復刻美好的昔日。(劉淑惠/攝影)

以生活中的「廢墟美學」為主題,時空「凍結」在黃金年代

屏東縣府文化處副處長李昀芳表示,「當年屏菸處於就是黃金年代,曾經為台灣賺進大量外匯」,在修復上,我們會希望,當年工廠的一切,完全凍結保存在那個美麗時刻,活在屬於它原來的時空裡。

「我們團隊希望塑造一種在工業風的古蹟中,生活的感覺,讓觀眾回看過去工廠工人的生活,也認真看待自己現在的生活,所有曾經在那空間生活的存在感,就會再度重現」,洪仰政說。

「因此在修復上,刻意保留當年工人生活遺跡,最喜歡的是,屏菸沒有打光的時候,拿掉聲光效果,純粹在那裏感受生活的感覺,靜下心來,跟老房子一起呼吸,內在的感官就可以被喚醒」,洪仰政說出心中的看法。

「由於歷史風貌如果破壞了,是沒辦法重來的」,因此修復初期,只能選擇極小部分試做,例如上保護漆,要確定不會破壞原貌,才能大面積複製操作。

圖片
▲塑造一種在工業風的古蹟中,生活的感覺,靜下心來,跟老房子一起呼吸,內在的感官就可以被喚醒。(左圖:劉淑惠/攝影,右圖:洪仰政/攝影)

讓參觀變成一種探險,設計者與遊客之間,有一種共鳴的樂趣存在

親身參與建築修復過程,李昀芳說,「我們也刻意留下許多當年員工生活的線索,讓觀眾搜尋」,例如羽球場,工區地板紅黃安全導引線,員工浴室,粗糙廊道地板,吸音海綿天花板,園區OMEGA輸送管,實驗室的記事黑板,有特色的機器表情…等,某一部分,是為了讓當年工廠的生活,如實保留在遊客眼前,遊客如果夠仔細,有發現這些細節,在參觀的時候,就會增加很多樂趣。

要做到時光的「凍結」,讓工廠一切「凍齡」,並不容易,文資修復,如果走「修舊如舊」的風格,並不符合目前國際上,文物修復的倫理。

屏東縣府文化處設施經營科長陳胤霖說,「我們希望要做到的是,不用一直創造新建築,反而要在舊的建築物中,做好保存修復的工作,讓它可以永續循環利用,好好發揮功能,變成一個時代的經典」。

因此,如何做到讓「廢墟」再度閃閃發光,充滿「美學」的力量,關於「廢墟美學」與「凍結一個時代的記憶」的議題,一直在洪仰政心中發酵著。

圖片
在廢墟美學中,凍結一個時代的記憶,留心細節,享受參觀古蹟的樂趣(劉淑惠/攝影) 

一起進入黃金山牆的時光寶盒,感受那巨大的壯闊

洪仰政說,「當初團隊一直在思考,如何讓觀眾重返,並且經歷那個時代,去探索屬於那個年代的生活與氛圍,一進來屏菸歷史場景,就會有深刻被震撼的感覺」,因此如何讓「黃金山牆」完整地保留,原汁原味地,呈現它當年的歷史的風貌,但是又可以走自己的路,絕對具有劃時代指標的意義。

在屏東縣府文化處專員顏予謙的導覽下,我們一起走過貓道,帶著對過往歷史的景仰,靜靜的守候在壯觀的工業風「黃金山牆」前,品味感受,在柔和光線映照下,山牆散發出屹立不搖的精神,縱使經過86年時空的洗禮,慢慢變黃,仍散發出獨特的味道,就像是一個老工業遺址上的電影的場景。

斑駁的美感,加上結構體堅固厚實,材料雖然老化,卻沒有變質或脆化,基本上安全性是夠的,只要上一層保護漆,不太需要做過多額外的補強,「因此要把這塊牆完整保留下來,不再更新設計,建築團隊漸漸有了想法聚焦的雛型」,洪仰政說。

圖片
在柔和光線映照下,品味黃金山牆的美好,感受屏菸地標巨大的壯闊。(洪仰政/攝影)

開啟一場團隊式的英雄旅程,不眠不休進駐菸廠,畫圖到天亮

20世紀的神話學大師坎貝爾( Joseph Campbell)認為,主角通常會經歷冒險的召喚、出發探尋、歷經生死交戰、突破難關,最後重獲新生,邁入新的人生階段,稱之為「英雄的旅程」。

踏上屏菸修復之旅後,除了過程中,一路陪伴,衝刺到底的慶洋營造有限公司外,也必須與業主端,也就是屏東縣府文化處的團隊,溝通協調,跨越難關,一起解決低潮的困難,邁向高峰,這一群努力認真的人,用英雄的旅程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回首這一路,洪仰政真的充滿了感恩。

圖片
屏東縣府文化處團隊鐵三角(左圖,左起陳胤霖,李昀芳,葉采儒),與修復建築師洪仰政(右圖),攜手克服許多困難,一起開創了英雄的旅程。(圖為李昀芳/洪仰政提供)

 

「被問到修復過程中,有遇過低潮或挫折嗎」,洪仰政說,「那時候,為了完成這個作品,我們團隊曾經徹夜討論,整個駐守在菸廠,畫圖畫到天亮,不眠不休。

加上那時候遇到一個意外事件,團隊正要往上衝的時候,人力突然變得很吃緊,整個團隊的士氣是跌宕下來的」,但是靠著意志力撐持,終於完成屏菸這個作品,整個過程,是處於一個既痛苦又期待的過程,但是對於作品,心中有個完成的藍圖,就會不計成本地付出。

「案子好不好玩,有不有趣,一直都是我們團隊接案的重要原則」,不過如果回顧修復屏菸這三年,除了成就感,也交織著痛快感,又愛又恨。

對自己的作品有著近鄉情怯的感覺,因為那個時間實在太壓縮了,但做完真的有股解脫感,如果有一個關鍵詞來形容,那就是「好痛苦啊」,洪仰政哈哈大笑的說。

如同客籍作家鍾理和《菸樓》一書所說,「才把菸種落土,最後一天,還是點了燈火趕夜工,才全部趕完」。不只鍾理和,工廠的工人,乃至洪仰政,慶洋營造有限公司,屏東縣府文化處團隊….,都是用拚到最後一天的心情,跟著時間賽跑,兢兢業業,戮力而為,期待屏菸老建物,有重新開張的那天。

圖片
就像「菸種落土的最後一天,還是點了燈火趕夜工,才全部趕完」,永遠一直跟著時間賽跑,屏菸背後,是一個巨大團隊的心血結晶。

直接進入建築的老靈魂,讓參觀者保有自己的觀點

在國內外有許多經典百年老建築,改造成博物館,吸引觀眾一再前往的,往往是看展覽的內容,但展覽的東西,又不能喧賓奪主,遮蓋掉老建築的老靈魂,分寸的拿捏,其實非常重要,「抽掉一些展覽的東西,仍然能讓觀眾體會老建築的偉大,是一件重要的事」,陳胤霖說。

因此,「如何讓參觀者能夠保有自己,但是又能夠適度的融入在空間當中,享受一種極致的感覺」,設計上有沒有站在遊客的視角,提供思考的空間,或有沒有站在業主的角度,找到提高場域的使用率的策略,這些都是洪仰政在修復時,反覆思考的議題。

圖片
讓參觀者能夠保有自己,但是又能夠適度的融入在空間當中,享受一種極致的感覺,是修復上努力的目標。(劉淑惠/攝影)

「北松菸,南屏菸」,原汁原味的忠實呈現,讓屏菸勇於走自己的路

陳胤霖分析,「松菸跟屏菸最大的差異,是松菸沒有保留機具,現僅存有工廠空間跟倉庫,遊客不容易想像當年的工作現場」。

而屏菸在台灣工業遺址裡面,最大的特色,將文化資產保存相當完整,把原本的菸葉加工流程,以各種方式加以重現,善用虛實結合的技術,除了實體機具場景,也有影音互動解說,並搭配導覽,來重現歷史現場。

「屏菸沒有被大量文創商品覆蓋,來這裡旅行,遊客就可以安靜地享受,一個巨型的菸葉博物館群,也感受屬於屏東最在地而原始的樣貌」,洪仰政認為。

身為屏菸修復的建築師,常有人問洪仰政,「如何做一個自己想要表達的作品, 但是又要思考完成之後,是不是能被觀眾和使用者喜愛,這中間的平衡點是什麼」?

洪仰政說,「基於職業道德,我的作品,不一定要讓大家喜歡,但也不走媚俗路線,老祖宗的設計中,本來就有許多智慧,我們只要適度發揮它的功能,不用蓋很多新的建物,反而要善用舊的,就可以透過文化資產保存,忠實留下一個城市的記憶」。

圖片
屏菸將文化資產保存相當完整,善用虛實結合的技術,來重現歷史現場。(劉淑惠/攝影)

建築,本身就是一首凝固的音樂,滿足觀眾在沉浸式劇場的想像

屏東縣府文化處博物美術科長葉采儒表示,「屏菸場地是採取分兩期開放。前期以開放菸葉館,客家館,複薰加工區,大武山沉浸式劇場,故宮魔幻山水歷險…等為主;後期則會陸續修復其他倉庫,轉型成為屏東縣立美術館,兒童探索館,典藏中心等等」。

未來屏菸正朝著「屏東縣大博物館計畫」邁進,走服務庶民場域的路線,透過「用產業說屏東故事」、「用藝術描繪屏東靈魂」及「讓兒童創造屏東未來」的策略,讓更多屏東老建築,說出屬於自己的故事。

屏菸就像個老爺爺,老兵不死,也並沒有凋零,經過整修之後,整裝待發,他只是用另外一種活法和化身,再度回到子孫的身邊,述說著他年輕時候的故事。

2022 年2月底,開幕慶祝那天,在優人神鼓以「時間長河」為名,將沉浸式劇場融入於歷史場域,舞者穿梭於屏菸的古老環境中,透過驚天動地的鼓聲,自天上灑落鮮紅花瓣,潘孟安縣長以祭典形式「上告天地」,屏菸宣告重新揭幕,在世人眼光的注視下,再度站起來,開啟新的復活篇章。 

圖片
以86年的時間長河為主題,上告天地,在優人神鼓演出中,屏菸開啟新的復活篇章。(肇崇/攝影)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