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工藝 文化-設計 地方新聞-高屏

理科跨文組成當代書法家 於同生揮毫寫出潮墨

  • 更新2022/04/12 11:40
  • 發布2022/04/12 10:20
  • 作者/ 施書瑜

有別於一般認知的書法作品,當代書法家於同生以別開生面的英文為書寫題材,創作出兼具傳統與當代性的書法作品,不僅如此,他更將年輕世代的網路流行用語,用南北朝時期北朝的碑刻書法魏碑變身潮墨,展現當代面貌。即日起到56日在國立高雄科技大學建工校區藝文中心都能欣賞到這些作品。

於同生舉辦「潮‧墨─於同生英文書藝展IV」,一共展出12件原作及4件彩色輸出作品,英文單字在他筆下成了最潮的書藝,從魏碑的渾厚圓潤氣勢出發,創作游離在書法範疇邊緣,但更趨近於抽象表現主義,構成介於英文字母及漢字之間的畫面,使人如臨抽象畫般的意境,藉由強化符號圖像和情感的投射,賦予英文單字另一層面的意義與價值。

圖片
於同生賦予漢字不同的造型與精神,舉辦「潮‧墨─於同生英文書藝展IV」。(圖片來源/施書瑜攝)

出身高雄的於同生,本來是唸理科,不過跨到文組卻絲毫沒有違和感。今年初高雄推出的虎年限定新春小物中,《人壽年豐》四字春聯正是出自於同生之手。。

說起「英文書藝」的緣起,於同生表示,大概在7年前,旅英藝術家朋友王郁媜希望他能以毛筆寫英文,為台灣駐英代表處舉辦的展覽題字,當時他認為英文屬拼音文字,字母重複機率頗高,又英文書寫筆勢不同加上英文書寫為橫式,不只毛筆運筆方式須調整、行氣空間與漢字也明顯有差異,最後他並沒有完成這陌生又具高難度的任務。

不過,如何運用毛筆書寫英文,在接下來的幾年不時成為於同生創作思考的面向。直到2016年,他首次參與南瀛獎徵件,在創作「當代風格表現」的參考作品時靈光乍現,當時他與妻子正在客廳看電視,由於妻子是英文老師,於同生腦中突然浮現西哲笛卡爾的名言「我思故我在」,於是《I AM》一揮而就,他的第一件英文書藝作品就此誕生。

於同生說,「以毛筆書寫拼音文字,是一種嘗試,也是一種面對當代的勇氣。」在創作過程中,如何從符號學的角度出發,強化拼音文字的圖像意義,成為最大的挑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