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新冠肺炎

比COVID更嚴峻 抗藥性感染一年奪命上百萬

  • 更新2022/01/20 16:35
  • 發布2022/01/20 16:08
  • 作者/ 中央社

研究今天指出,2019年全球有120多萬人直接死於感染超級細菌。學者表示,過去兩年的重點一直放在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上,但抗藥性感染是個「長期挑戰」。

圖片
專家指出,過去兩年的重點一直放在COVID-19,但抗生素抗藥性才是「長期挑戰」。(圖片來源/Unsplash)

綜合法新與路透社報導,這篇刊登在「刺胳針」(The Lancet)期刊的研究分析204個國家地區的數據,發現抗生素抗藥性(AMR)直接導致全球127萬人死亡,高於感染愛滋病或瘧疾死亡的人數,還有368萬例死亡是與抗藥性有關,直接或間接死於抗藥性感染達495萬人。

研究共同作者、美國華盛頓大學學者莫瑞(Chris Murray)說:「這些新數據顯示世界各地抗生素抗藥性病例的真實規模,信號如此明確,我們必須立即採取行動應對。」

莫瑞還說,先前的估計是到2050年超級細菌每年恐奪走1000萬條人命,但這次的研究顯示,這個時程恐會提前達到。

世界衛生組織(WHO)去年警告說,正在開發的43種抗生素或最近批准的藥物,都不足以應對抗藥性問題。

匹茲堡大學(University of Pittsburgh)醫學教授 克蘭西(Cornelius Clancy)表示,對付抗藥性的方法之一,就是研究新的治療模式。

他說:「過去數十年來以青黴素-盤尼西林類(penicillin)藥物為主的傳統抗生素模式,我認為已行不通。」

2019年的大部分死亡病例,是由像是肺炎等下呼吸道的抗藥性感染,其次是血流和腹腔。

當前以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和南亞的抗生素抗藥性問題最為嚴重,約1/5死亡病例為5歲以下兒童。

克蘭西說,過去兩年的重點一直放在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但抗生素抗藥性才是「長期挑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