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新冠肺炎 國內-社會焦點

王立第二戰研所專欄|暫緩陸配子女依親政策是歧視?先搞清楚界線才是重點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20/02/22 10:37
  • 作者/ 王立第二戰研所
  • 撰文/王立第二戰研所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因為中國武漢肺炎的問題,台灣這幾周開始出現民族主義的開端,明顯出現討論區分「你我」的議題,而不意外的也引來高喊人權、人道、平等之類的反擊,更有人憂心忡忡,覺得這會演變成極端排中,甚至排外風潮。


筆者覺得,這種憂心根本是弄錯順序。你應該是先把區分本國、外國的界線列出,討論技術細節後,才能談違法是一種歧視。

武漢的血友病患者,鬧到台灣輿論沸騰,從痛罵的言論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台灣人對於濫用資源援助「外人」,非常的感冒。

不過,台灣人不是無條件覺得中國人該死,而是站在盡義務、享權利的基本觀念上,對責任負擔比例、有沒有繳稅等公平性相當反彈。你想要阻止盲目排外,就得要談論這些界線,而不是用人權人道主義,扣人不道德的帽子,指控對方歧視。

說難聽點,台灣絕大多數人都在歧視外國人,這些高喊人權的,自己說不定歧視得最兇悍。

英語補習班外師,為什麼都找白種人?即使他學經歷根本不夠格;外籍勞工在台待遇,為什麼有人堅持要比本勞差?即使外勞一堆大學學歷。

前總統馬英九日前批評暫緩陸配子女依親政策是歧視、不人道。(圖片來源/截圖自馬英九粉絲專頁)

本國與外國,國界線本就建立在「你與我」的區分上,只是我們用怎樣的條件區分。

假設今天有兩個國家A與B,為何你認為A國國民3年依親合理,B國5年才行,根據是什麼?你歧視B國人嗎。若今天B國是敵國,前幾年才跟台灣打過仗,你會覺得比A國多2年合理,還是連5年都太短,甚至根本不應該准許?

人的態度本就會根據親疏遠近有所差異,國與國之間也是。今天要阻止所謂的歧視心態,要從執行面上討論才有意義,不然所有的人權議題都只是扣帽子,讓自己站在道德高地上,享受光芒浴身的快感。

中國人能不能移民台灣,可以討論;中國配偶幾年才能拿到身分證,可以評估;配偶與他的子女幾年才可以依親,這個也能夠商量。

如果你認為3年才能依親是一種歧視,那為何1年就不是,難道2年也算嗎?具體點來說,請問幾年依親是歧視,這條線要畫在哪?

依照中華民國憲法,對岸廣義說也算國民,所以我們要無條件發身分證?這顯然太過份,那麼請問在哪種條件下,「淪陷匪區同胞」來台幾年,就可以發?他的親屬能來嗎?條件是什麼、時間是多長,為何把線畫在這算是歧視中國人?

又或者說,我們是否要訂立一個法律,在中國民主化之前,只要從「中國大陸地區」來台者,至多能取得國民身分,繳錢就可以用健保,但不能給予投票權,直到共匪倒台前都不准?我們願意討論這個嗎,又或者你覺得討論這個就是台獨,中華民國就亡了?

一個真正的普世人權價值者,堅持沒有歧視的人道主義者,照道理應該會支持不分國籍身分,取得台灣國民權利的條件要一樣吧?不談條件只談心態,不過就是誅心而已。

(示意圖來源/Pixabay)

過去因為有人刻意操作藍綠惡鬥議題,把所有他不想討論的事情,都歸納到政黨惡鬥、意識形態作祟上。

而今,病毒不分藍綠,不會因為你拿哪張身分證就不攻擊你。不要說是原本就想跟中國切開的獨派,最近主張親中的泛藍也都不講話,反過來挺民進黨要對中國設限的聲浪還變高了,連統派都閉嘴,只剩下住美國那種,台灣病毒肆虐與否跟自己無關的人,繼續說風涼話。

你有沒有發現,遇到真的生死問題,指控意識形態的聲音瞬間變小?

是時候了,大家該面對現實了,今天你就是得對中國畫下明確的界線,這條線在哪裡,趕快提出來公眾討論,讓立院新會期優先處理,政府有法源才會認真辦事。

現在已經開始有聲音,說應該要限制長年在中國台商的各種權利。大家開始發現,那些長年住在國外,不繳稅也沒盡義務的,卻能夠輕易拿到台灣各種國民權利,似乎不大合理。

筆者必須嚴厲地說,若現在不討論,繼續裝死過去,才真的會讓民族主義之火燒起來。一旦燒得夠旺,引發排外風潮,那時候才是沒有理性空間,歷史上多的是不到幾周內,鄰居之間就開始民族仇殺的例子。

不要以為你現在裝聖人,拒絕面對骯髒的政治議題討論,就能夠迴避問題。你只是在賭不會發生,然後享受站在道德高地用鼻孔看人的快感而已。

延伸閱讀
武漢肺炎防疫照顧假,該給全薪、六成薪或是不支薪?
台灣真的有很多無良商人嗎?那些被罵很兇的「中國台商」,是怎麼形成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