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新冠肺炎 國內-社會焦點

王立第二戰研所觀點|台灣真的有很多無良商人嗎?那些被罵很兇的「中國台商」,是怎麼形成的?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20/02/17 13:39
  • 作者/ 王立第二戰研所
  • 撰文/王立第二戰研所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別擔心,這篇不是要講幾百年的商業史,只是要談最近台灣在罵,那些中國台商怎麼都「這副德行」? ...

別擔心,這篇不是要講幾百年的商業史,只是要談最近台灣在罵,那些中國台商怎麼都「這副德行」?


這不是因為「他挺X所以就腦X」,或是「他支持OO所以必定就是王八蛋」,追根究柢下去,比較像是因為他本來就是一個王八蛋,所以參加哪個團體,這個團體就會變成王八蛋s(複數型)。

首先,一開始只是個單純的數學問題,渾蛋如果佔了全體比例的1%,那麼100人裡有1人,10,000人裡就有100人,量變產生質變。再來,數量變多,能夠組成一個個團體,就在政治上產生重量,而要說服自己不是個渾蛋,也說服別人自己不是渾蛋,就會追隨某種對自己有利的意識形態。

現在被罵最兇的台商,年齡大致上都超過60歲,在中國經營20年有成,到處組台商協會,跟共產黨掛在一起,讓去中國的正常商人,表面上不輸誠都不行。這些20年前衝去中國的,主要是哪些人?

回到20年前,阿扁阻擋不了大膽西進,立院大開方便之門,讓原本偷偷摸摸的行為公開且受讚揚。全國開始瘋中國,08申奧成功,中國開始大撒幣,更讓一群人跑去中國闖一闖,但這時候去的人,較多是年紀2x-3x歲,覺得中國是處女地,可以衝一波發大財。早一步就偷跑,或是逼政府開放的,大部分年紀4x歲,在台灣覺得投資環境太爛混不下去,而中國是個對商人非常好的天堂。

兩者差在哪?前者就是商人,後者叫做政商。

20年前開始,不少台灣人選擇去中國發展。(圖片來源/Unsplash)

台灣民主化、勞工意識興起 商人選擇西進

一個20年前4x歲的商人,他的做生意習慣是怎麼養成的?多半是從20歲出去社會就開始累積,絕不可能是某一天突然被雷打到,就變成一個渾球。那為何他4x歲後,恨死台灣人,心向大中國,覺得祖國一切美好?

這個喔,比較年輕的朋友,大概都不曉得,MIT的產品,在80~90年代,其實品質相當低,沒質感、濫竽充數,劣等貨充斥市面。在筆者年紀小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各位感到台灣之光的光榮感,產業界聽到的都是發大財,環保是髒東西、勞權是爛東西,政商勾結才是王道。先父那種會痛罵不愛惜家園的國民黨官,少之又少,筆者私下聽到的都是碎念他冥頑不靈,早點想通就發大財了。

所以2000年開始發生了何事?正確的說是台灣民主化,加上勞工與環保意識興起,法規越來越嚴,有關單位抓得越來越兇,到阿扁上任時就已經回不去了。對這些從20歲拚上來的人來說,4x歲正是他們要獨立出去創業,當大老闆賺大錢的起點。

「結果你他X的怎麼天天查我告我,連立委都不敢挺我,這怎麼做生意?」

90年代的中國非常落後,除了幾個特區外,基礎建設差台灣幾十條街,為了招商無所不用其極。有一個大筆者2歲的學長,2001年衝去中國做光電零組件,開了家小公司,武警來幫站崗喔,風光的很(不過前幾年逃回台灣來了)。

更不要提那些大膽西進中國的台商,什麼環保衛生法規都不需要遵守,可以壓榨勞工到極限,還有公安、武警幫你打不聽話的工人,讓他們感受到「社會主義大好」。更不要說,工廠還可以讓台商老闆跟台幹選妃,權力幾乎無限大,爽不爽,爽啊。

等等,這些人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習慣?因為在台灣就是這樣幹的,他們年輕出社會的時候,正好台灣進入70年代後段,經濟開始加速,到了80年代後期,跨入90年代,正是台灣經濟奇蹟衝到高峰。他們在中國會去調戲廠妹,早年在台灣也會;會在中國亂倒廢水,在台灣時就會了;去中國會偷工減料,其實在台灣也這樣幹。

換言之,當年在台灣,他們學的就是無良商人業務法,去中國當然就把同一套帶過去。你們以為中國人,把合約當廢紙玩,當全世界的守信用的產商是白癡,純粹本性惡劣?不不不,最早是台灣這批人過去教的。

只不過青出於藍更勝於藍,窮到脫褲子的中國人,在共產主義下更加沒有道德水準,什麼事情都幹得出,遠遠超過台灣過去教的「師傅」。

......等等,那台灣經濟奇蹟年代,這一群無良商人怎麼出現的?

從美國到日本 再到台灣

呃,恩,這個嘛…...日本人教的(笑)。

台灣工業發展的時代,來了很多美日顧問,賣機器跟教技術。其中有一批日本人,還順便教了怎麼當無良商人的竅門,還記得2011年的塑化劑事件嗎?筆者當年問過食品業的老前輩,他說教這批台灣老闆亂添加的,是已經退休或是老死的日本師傅。

簡單的說,就是當年60歲的日本顧問,來台灣教台灣40歲的老闆怎樣做黑心生意,20歲的年輕業務在旁邊學習。過了20年,日本人回去養老後,60歲的台灣老闆跟想要創業的40歲業務,開始衝撞西進政策,因為他們發現這招好像在台灣開始不能用了。

所以日本人好壞壞……等等,那日本人怎麼會這套的,美國人教的?

嗯,硬要牽拖是可以算吧。

二次大戰後,日本被美軍佔領,頭幾年的政策,是要消滅軍國主義,甚至讓日本去工業化,變成農業國家。各位有看過日本影集「阿信」嗎?裡面有敘述到,戰後年代物資缺乏,許多男人做黑市生意,女人就去賣身,為了生存什麼黑心事都能做。

戰爭的後遺症,加上窮到快餓死的人民,刺激了人類黑暗面,激發出各種黑心事業。

但韓戰改變了歷史流向,美國發現這樣不行,所以開始讓日本再工業化,不僅僅是重工業,民生輕工業等都協助重建。這時候,大企業當然是那些財閥跟名門的囊中物,其他小老百姓做的就是中小企業等小生意。其中有人越做越大,後來變成許多中小商社,到今天茁壯成不輸財團的優質企業。

台灣的企業發展狀況,和日本有些許關係。(圖片來源/Unsplash)

開始回到數學問題,原本在黑市做黑心生意的人,發現自己可以轉作正當生意,好好做人過日子後,大部分人都回歸正常了,但還是有1%的人改不了,1,000萬裡面有個1%就是10萬人,韓戰到越戰時期,MIJ商品也是有一段時間被詬病品質參差不齊。

隨著時間流逝,日本經濟復甦,政府政策也開始重視環保跟勞權,這些黑心中小企業就只能從大都市轉進郊區、郊區轉進鄉村,直到沒有地方可以讓他們亂倒廢水,壓榨勞工跟官商勾結,再說也沒有人敢願意跟他們下訂單。這些戰後2x-3x多歲的年輕人,到了70年代已經60歲了,要轉行也沒辦法。

所以大部分人退休,剩下的南進台灣或西進南韓,教正在開始工業化的「美國小老弟」,畢竟賣技術到台灣做代工,再依靠過去人脈賣回日本,又能賺一波。10萬黑心的日本人,沒有退休還想賺的,大概剩下5%,也就是5,000黑心日人,帶著小工廠的機械跟技術,跑到南韓跟台灣這樣做。由於南韓在韓戰後荒涼一片,在美國跟日本援助下才爬起來,大財團控制力太強,只有台灣還算有中小企業的生存空間。

這就是那些亂教台灣人黑心技術的60歲日本顧問歷史,一代又一代傳承。然後台灣100萬中小企業,裡面有個1%學習到完整的黑心技能,數量就是1萬。這1萬人前進中國,把數十年黑心技術全部帶過去,不用10年就訓練出現在你看到的MIC劣質品。

慘的是,中國做這種中小生意的有1億人,1%很黑心就是100萬,然後不只有1%,所以…

來講點正面的,日本後來看到的工業質感,其實是教育體制正常化,國民不再容忍亂排廢水跟廢氣,追求生活品質的結果。當市場需要的是好東西,接受不了濫竽充數的劣等貨,黑心商人就只有退出市場一途。

1%的日本人很黑,但其他99%的千萬日本人很正常,只要其中有個1%願意追求卓越,就有10萬日本商人在推進技術跟品質,最終在幾十年後,讓MIJ成為世界商標。在台灣,日本製造的品質被公認,其實是人家花了數十年光陰去練出來的,絕對不要去脈絡化,以為日本人天生就是正直無欺。

「想發大財但要走正路」口罩事件讓台灣小傳產變得突出

台灣也是,1%的人很黑,但其他99%很正常,其中出現1%願意打造台灣之光,就是1萬拚搏的台灣人。只不過各位有沒發現,數量產生質變,1萬台灣人很拚,似乎效果沒日本那麼好。這個還有另外的原因,日本當初教育普及,且沒有中國意識形態的問題,所以沒出現台灣的分裂。

今天台灣想要在教育上下功夫,第一步就是要改革教育體制,而要讓每個畢業生都能夠追求現代工業的精緻卓越,這就得要在教育課程內容盡量「精準化」,用詞要精確、實驗要準確、邏輯要訓練,凡事照規矩來。但這跟中國傳統教育下的「模糊化」是相衝的,這20年教改的核心概念之一,其實就是想要讓國民有求真求善的精神。

結果那些整天說古中國超棒的機車人,把教改弄的又湯又水,到今天還在那邊聯考病天天發作。

回到主題,各位可以看看近日口罩產線增加,那些傳產台灣老闆怎麼做的。講得很厲害,但其實口罩產值一年不過是幾億,但這幾十家上下游廠商,就可以養活上千家庭,讓他們安居樂業,供小孩上大學(然後兒子在大學學到傳產老闆都王八蛋)。

義美在菲律賓事件中,讓大家看到他們怎麼跳過仲介雇傭菲勞的,又是怎樣產生了一些跨國影響力。義美會這樣做,其實得力於他們家的基督教信仰(不是靈糧堂),其他傳產老闆也幾乎都信奉正神,信仰對他們來說就是日常。

這些就是幾十年前開始,一直正常做生意的那99%台灣商人,想發大財但要走正路,覺得賺錢是為了要去做更重要的事等。這種人其實很多,遠比你在網路上看到那些邪惡資本家要多。若沒有口罩事件,讓這些真的很不起眼的小傳產突出,你恐怕永遠不知道,傳產裡面有多少這種老闆,願意為了國家社會,攜手合作。

要注意,節儉、毫不在意、心懷惡意所造成的結果很可能差不多,但內在本質上是不同的,只看表面結果,你就會陷入「商人非聖賢、不可有過」的神奇邏輯。然後就會覺得只要是商人必定黑心,台灣要全體回到純樸的農村田園,才能拯救地球這種思想。

台灣這20年來,幾乎放生所有傳產,政府還要幫助鯊魚回流。然後今天中國出事之後,大部分新生代台灣人,似乎都還是沒想到,這些留在台灣發展技術,賺點小錢過寧靜日子的傳產台灣老闆,才是默默提供百萬工作機會,給被經濟磁吸中國超慘的人,有個能撐過去的日子。

台灣有許多小傳產,願意為國家社會攜手合作。(圖片來源/Unsplash)

好吧,你說大部分的也都很混蛋,不符合「世界標準」。

那麼,那些1%留在台灣追求進步的傳產呢找留洋子女回去接班,要改革家族企業的老闆呢?台灣的新生代,怎樣醜化跟抹黑他們的?又是怎樣阻止政府投資跟扶助它們的?是不是都把光環,集中到那些規模很大,看來很美好,光鮮亮麗的科技業跟白領產業?

筆者很不想這樣說,但所有先進國家的根本是製造業,沒有工廠跟大量生產,提供穩定的生活,沒有這些在生產線上流血流汗的勞工,跟寧可少賺也不去外移中國的老闆,共同打造出國家教育與基礎建設的「負重前行」,哪來下一代大學生高談人權與環保的「歲月靜好」。

作者:王立第二戰研所 文章出處:Medium

延伸閱讀:
王立第二戰研所專欄|武漢肺炎防疫照顧假,該給全薪、六成薪或是不支薪?
王立第二戰研所專欄|從民眾黨與時代力量背景 論兩黨合作可能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