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新冠肺炎 國內-社會焦點

媽媽吸毒時小孩剛好出生/一位醫師親身解剖嬰兒經歷:我的面罩跟防護裝都是血滴

  • 更新2021/02/04 13:07
  • 發布2021/01/19 14:07
  • 作者/ 眾聲視野

台灣北部醫院的醫護人員確診新冠肺炎(COVID-19),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在節目上指染疫醫師沒有落實防疫SOP,直言:「假設我是院長,我第一個事情就是把他fire掉(開除)」言論引起醫界不滿。一位解剖病理科主治醫師Komet Chou分享他過去解剖的經驗,回應楊志良的說法。

我在當住院醫師時,曾解剖一個嬰兒。嬰兒的媽媽是海洛因毒癮者,在家吸毒時小孩剛好出生。等到嬰兒的父親回家後,才發現出生的嬰兒已經沒有了呼吸心跳,媽媽則是倒在一旁鏘到不醒人事。

解剖前的抽血結果已得知,這個嬰兒有HIV、B型肝炎、C型肝炎、梅毒感染。當次輪值的主治醫師說他不想解剖這台,所以就輪到我主刀、跟另一位年輕住院醫師搭檔解剖。

手術。(示意圖/Pixabay)

解剖前我非常慎重地穿著全套防護裝備,解剖過程中也非常小心翼翼,避免穿刺感染。每次伸手進去胸腔跟上腹腔,都要很仔細的閃避剪開的肋骨斷端,以免劃破我的防護裝。

原本一小時的解剖,做了快兩小時。最後收尾前,我清掉了後腹腔的積血,拿起圓鋸要鋸開脊椎取脊髓。沒想到在我的視線死角有一小灘殘留的積血沒清掉,圓鋸高速轉動的瞬間,所有的血全部噴濺出來,我的面罩跟防護裝都是血滴。

醫療不是100%的科學,每個人生理構造的不同都會導致醫療處置有所不同。我當年醫師國考的CT判讀,就考了celiac axis的血管變異構造。

當初那灘後腹腔的積血,我怎麼回想都想不透是積在哪裡。也許脊柱旁有個我看不到的死角?也許有哪條血管的斷端在滲血?我只確定圓鋸啟動前,我們已先將積血清乾淨。

沒有解剖過的人,不要拿看CSI的知識來說嘴。
沒有插管過的人,不要拿當醫院老闆的經驗來指指點點。
不是醫師的人,可以安分的當個前衛生署長,不要裝作自己是醫師。

作者:解剖病理科主治醫師Komet Chou 文章出處:Facebook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更多太報報導
守第一線卻遭獵巫/醫護憶17年前SARS戰役:被鄰居當瘟疫,家人甚至被解聘,如萬箭穿心
雙親失聯、一度活在斷電房!13歲少年「獨居」卻開朗如小太陽 市長親訪送驚喜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