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籃球

1.93秒出手拿下HBL冠軍MVP!陳將双:別叫我最強高中生,我要成為最強的自己

  • 更新2022/04/27 21:54
  • 發布2022/04/22 17:44
  • 作者/ 張佩雯

2022年HBL高中籃球賽冠軍戰的最後1.93秒,陳將双縱身一躍投出關鍵的一球……「進了!」此刻全場氣氛沸騰、歡聲雷動,新竹光復高中以59:57的分數氣走南山高中,贏得隊史的第一座冠軍獎盃。陳將双同時拿下冠軍戰的MVP,許多人說,他不只給了新竹人力量,也帶給部落光榮。

圖片
陳將双出生於台灣百岳之一志佳陽大山裡的「環山部落」,從小就熱愛打籃球。(圖片來源/世界展望會提供)

一出手就直覺「這球會進」

「其實打到最後兩隊都沒有力了,都是靠意志力在拼,最後那一球投出去,跳起來的那刻腳已經抽筋了⋯⋯。」談起命運中的「1.93秒」,陳將双還是難掩激動,他說自己剛好找到空檔,一出手就直覺「這球會進」。

陳將双說,雖然身體已經很疲憊,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感覺到一股很大的力量,「可能是因為阿嬤有到場,她一直在為我禱告」。比賽一結束,穿著部落傳統服飾的阿嬤,衝上場抱著陳將双,爸爸、家人也跟著來到身邊,他將這一刻的榮耀,獻給了從小看顧他長大的環山部落。

陳將双出生於台灣百岳之一志佳陽大山裡的「環山部落」,是座落在深山中的山谷盆地,四周環繞著3000公尺以上高山,他的爸爸是泰雅族、媽媽是布農族,從小就是被群山孕育的孩子。

陳將双說,環山部落的特色是籃球風氣很盛,從他有記憶開始,一有空就喜歡看部落的老老少少一起打球,就連爸爸平時也會關注美國職籃NBA,他從國小開始也加入部落打球的行列,一下課就直奔籃球場,在場上盡情揮灑汗水。

從部落到城市打球、靠打電話抒解思鄉情緒

原本就讀部落裡的平等國小的他,二年級因緣際會下跟朋友參加世運會,被當時籃球名校大智國小的教練發掘,四年級轉到大智國小受訓,小六時身高就長到175公分,不僅在球場上鶴立雞群,精彩表現也讓許多人視為明日之星。

不過,年紀輕輕的他,一個人從部落來到都市生活,卻也花了很長一段時間適應,陳將双說:「都市的生活步調比部落快很多,車也多很多。在部落時,家人、好友都住很近,陪伴在四周。所以來都市後,想家時就是透過打電話來跟親友聯絡感情,抒解思鄉情緒。」

國小一畢業,陳將双被延攬進台北金華國中,還好有之前「離鄉」的訓練,讓他持續在夢想之道前進,畢業當年帶領金華國中拿下JHBL冠軍並榮獲MVP。國中畢業之後,他成為台灣史上第一位錄取美國橡樹山高中(Oak Hill Academy)的學生,前往世界最高的籃球殿堂,又再度受到文化的衝擊。

「文化上的落差,美國是一個靠自己的地方,必須要會一點東西,能力至上,後來也慢慢的有漸入佳境,能力也漸漸被看見。」陳將双坦言,到了美國「語言」是最大的問題,因為語言的隔閡,跟教練之間出現溝通問題,像是訓練、戰術等等,後來就是告訴自己「做就對了」,才逐漸打開。如今他雖然因為COVID-19疫情先回來台灣,但也因此能讓台灣球迷看到他在球場上的傑出表現。

從小被「蜘蛛人」幫助、未來想成為幫助他人的人

陳將双從小由阿嬤撫養照顧,家裡爸爸和阿公以務農為業,收入不穩定,因此長期受到世界展望會資助人的幫助,至今已12年半。陳將双說,小時候聽見「資助人」一度以為是「蜘蛛人」,覺得他們好帥氣,他經常在給資助人的卡片上畫著部落的山和最愛的籃球。

陳將双說,直到5、6年級才知道資助人對他的意義:「雖然他們不知道我是誰,卻還願意幫助我,對我來說是一種肯定和鼓勵。」他談到,這份內心感動,言語難以形容:「如果與資助人見到面,我想我可能會哭出來。」

除了籃球之外,陳將双還喜歡攝影及露營,他希望未來在打球之外,還能學到一技之長。陳將双說:「家族中讀完大學的人不多,所以無論如何都想完成學業。」回想起小學到高中常被拿來與其他球員比較,或被冠上「最強」頭銜,他笑說:「最強高中生有太多了!」他認為,世界上只有一個自己,所以想專注於眼前,「如果能做『最強的陳將双』應該會比較開心!」

未來不論是留在台灣,或到美國繼續深造,陳將双最希望的是要成為可以幫助比較弱勢的人,為他人付出的人,「我想學習陳建州(黑人)為籃球及公益付出很多。」他充滿自信地說出自己的夢想:「萬中選一,希望只要大家想到台灣籃球時,就能想到我陳將双。」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