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籃球 國內-新冠肺炎

有錢人就能插隊?從NBA疫情採檢風波,看美國醫療結構的考驗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20/03/27 14:29
  • 作者/ 古硯偉
  • 撰文/古硯偉

NBA從爵士隊Rudy Gobert確診,聯盟緊急喊停賽季,有感染風險的球員被帶進休息室進行立即採檢,從那時開...

NBA從爵士隊Rudy Gobert確診,聯盟緊急喊停賽季,有感染風險的球員被帶進休息室進行立即採檢,從那時開始,就有人質疑爵士的採樣試劑是怎麼來的?熟悉流程的工作人員也很坦白表示:「就是花錢。」從試劑採樣先後順序到美國醫療資源分配,體育產業意外被捲入美國公衛系統的風暴中。


肺炎疫情中斷了美國甚至全球所有指標性體育產業,NBA首當其衝,爵士球員確診後,NBA對所有球隊發出一份聲明,希望各隊在當地城市能立刻找到進行檢測的機構進行採檢,但各隊能否進行採檢難度不一,如果在疫情嚴重的加州、華盛頓州、紐約州、麻州等地,球隊要排上好些日子才能進行採檢。

但隨著爵士、湖人、籃網、塞爾蒂克等隊公布隊上有數名球員確診,不乏那些疫情重災區所在地球隊,此時質疑聲浪馬上出現,是不是因為NBA球員是名人,才可以優先採檢?尤其一支球隊採檢除了球員,還包含教練、防護員以及其他會隨著球隊集體行動的工作人員,至少50人以上,以球隊採檢當日來看,整個亞利桑那州一天只有採檢不到250人,球隊是不是插隊在一般民眾之前馬上引起討論。

NBA球星Rudy Gobert確診新冠肺炎。(圖片來源/Rudy Gobert Twitter)

根據美國CDC發給各州衛生機構的疫情指南,由於各州試劑存量不同,以及整體試劑有限,是交由第一線臨床醫生決定是否需要採檢,才會產生各州待遇不同的差別。

布魯克林一位名為Luke Janka的市府教育局特教單位負責人,他覺得自己應該是確診病患,但他看過一個又一個醫生,去過一間又一間急診室,直到時間久到他已經出現呼吸困難和胸悶,才被醫院同意採檢。

「我認為生在這種富裕的國家是很不幸的,為這個國家工作的人,卻從沒機會擁有重點醫療這只是一個機會向所有美國人說明是這國家是多偽善,這國家只重視有錢和有權的人。」Janka在醫院等待檢測結果時說道。

美國總統川普被問及同一個問題,有錢有權的人是不是更容易得到檢測?他巧妙回應:「我不會這麼說,但生活中就是這麼回事,有時候實際情況確實是這樣,我也注意到了。」

在美國醫療保險私有化和商業化一直是積弊已久結構性議題,川普沒有打算處理,民主黨雖然拜登和桑德斯兩名候選人都推出程度不一的健保改革政策,但在疫情擴散之前,都不是決定美國人總統候選人意願的主要指標,甚至桑德斯的全民健保政策依舊是他被認為是共產黨員的攻擊目標。

美國醫療議題,遲遲未見總統川普處理。(圖片來源/Donald J. Trump)

美國曾在前任總統歐巴馬任內推出俗稱「歐巴馬健保(Obamacare)」的《病患保護及可負擔醫療法》(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要求公司行號強制加保,貧困和老年人也有保險補助,曾經一度讓多達4,800萬負擔不起健保的美國人大幅降低超過兩千萬人。

隨著川普上任,聲稱將推出其他更低價、實質幫助更低的醫療保險政策,但對於美國去除醫療私有化的困境幫助有限,就連歐巴馬健保都在川普政府拆解並宣告違憲之後,連續兩年投保人數不斷下降。

美國目前估計有將近三千萬人加上非法移民,沒有任何醫療保險,雖然美國法律規定人人都應該有得到醫療的權利,但實際上光是醫療負擔就會讓弱勢家庭被壓垮。

而實際上中產階級甚至白領階級的美國人,在這波疫情中也沒有比較好過。邁阿密商人Osmel Martinez Azcue曾到中國出差,返美後發現有疑似肺炎症狀,於是自費到佛羅里達醫院檢測,雖然診斷結果只是普通流感,但卻收到一張天價3,270美元帳單。

Azcue在醫療器材公司工作,年收入約五萬五千美元,但公司沒有提供醫療保險,他先前考量一個月400美元的歐巴馬健保太貴,改買180元的私人醫療保險,但限制重重,他採檢帳單扣掉醫療保險,一次檢測依然花了他1,400美元,這還只是試劑和檢測費用,醫院也表示,如果他是陽性,醫療需要多少錢目前無法評估。

美國自費檢測價格十分高昂。(圖片來源/Unsplash)

醫療私有化、保險不透明在這次疫情中,把原本美國醫療體系中的最脆弱那部分攤在陽光下,成為公衛和政治領域的雙重棘手難題。首當其衝的,檢測肺炎疫情的試劑就是攻防重點,雖然川普在美國3月10日還在推特上表示肺炎不過就是一場流感,隨著幾天疫情逐漸升溫,在3月13日國會質詢中,CDC主任Robert Redfield承諾試劑和檢測不分有沒有醫療保險,一律免費,但實際上問題才剛開始。

Osmel Martinez Azcue說:「如果不是特殊狀況,我只會去買非處方藥對抗流感,因為現在疫情,我聽取衛生官員建議,對家人和社區負責,但檢測結果卻讓我散盡家財,如果我是確診而非流感,是不是就會因為負擔不起醫藥費而被迫辦理出院?」

截至上周末,NBA大約只有1/3的球隊進行採檢,其中在Kevin Durant公布自己確診之後,也引來紐約市長Bill de Blasio批評,認為NBA球員不該藉由名氣和影響力來跳過正常採檢的等待流程。

Bill de Blasio接替億萬富豪Michael Bloomberg成為紐約市長後,一直以自由左派自居,「我們希望NBA球員趕快康復,但他們不應該跳過重病病患,檢測不應該提供給有錢人,而是病人。」

雖然只透露出冰山一角,顯然已經成為美國醫療私有化在重大公衛事件中,足以探討背後出現重大結構性隱患,並不單只是試劑,而是美國醫療顯然無法負荷這麼大量的病患,能不能採檢只是第一關,後面潛在大規模感染才是真正美國醫療結構的考驗,但對於NBA和其他知名度更高的人群來說,這顯然是意想不到的公關災難。

紐約市長Bill de Blasio認為NBA球員不應因錢財或名氣而跳過採檢的等待流程。(圖片來源/Bill de Blasio Twitter)

當然,也有像是勇士並沒有全隊拉去接受檢測,總管Bob Myers表示,勇士沒有特權:「勇士隊就是一般公司行號,我們球員和一般人一樣,別無不同。」總教練Steve Kerr說:「這讓人很沮喪,但我們和其他一般民眾一樣在同條船上,想在加州找到檢測機會是難上加難。

雖然籃網表示自己的採檢試劑是由老闆蔡崇信安排私人實驗室檢測,並非一般公立醫療機構,爵士也透過聯盟主席Adam Silver表示,他們當初在奧克拉荷馬也沒有要求特殊待遇,是當地衛生機構主動要求他們留在休息室等待採檢,但雷霆隊卻是由私人機構採檢。

在美國FDA批准試劑的緊急授權,批准大量藥廠生產試劑,預計投入超過兩百萬份試劑,NBA意外成為箭靶的採檢之爭應會暫時告一段落。但採檢先後順序只是果,美國整體醫療整體結構才是主因,等到下一波美國醫療資源又出現需要競爭時,類似爭議恐怕很難不會再次出現。

延伸閱讀:
【影】NBA球星Gobert受訪時「摸遍麥克風」來嘲諷疫情,確診武漢肺炎後,隊友Mitchell也確診
美國重症一天要花60萬!急診醫「一張圖」對比台美醫療花費:台灣人太幸福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