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有情人

為濟公辦事「甲鬼甲怪」顛顛:看見鬼魂、療癒他人,而我又是誰?

  • 更新2022/08/05 11:18
  • 發布2022/07/25 18:04
  • 作者/ 陳玠婷
圖片
替濟公辦事的顛顛,從小經歷就不一般,運用自己通靈的能力,加上同理心,療癒自己也療癒他人。陳玠婷攝

你們玩過「The Medium靈媒」這款遊走陰陽兩界的遊戲嗎?其實,在某些特殊時刻,我也會看到2種以上不同的平行時空同時在我眼前閃過,那些一般人看不到的東西,就在我眼前走來走去。

我從小就知道就知道自己不太一樣,平常還好,不過我總是會無意看到別人心裡在想什麼,或者某些地方曾經發生過的事、未來會發生的事,如果不小心講出來,難免會給自己惹上麻煩,所以即使在一個人身上看到不好的結局,心裡總是要再三衡量有沒有必要講出來,也得拿捏用詞跟分寸。

小時候並不快樂 冥冥之中有了牽引

說起來,我的小時候並不快樂。9歲那年,我曾摔到頭,導致有幾年產生認知混淆,就像膝蓋骨少一塊似的,外觀看起來無礙,但走起路來很不順暢。

那時候,我看同學又噁又煩,他們對我的各種肢體、言語、關係霸凌,再加上我無意發現一個足以顛覆人生的荒謬謊言,那段時間我在腦中模擬了20、30種不同的人生,去逃避當下的痛苦(雖然後來還是靠日記去療癒、爬梳自己的事情)。

我大學念師大歷史,很講求事實、邏輯、合理,算是個無神論者,於是19歲那年又開始看到殘影,還以為自己有精神問題,但我發現,如果生命中想逃避的事情,它總會用不同方式回到你身邊,逼得你不得不去面對。

那時候,我參加山友社,親眼看到夥伴不信邪,發瘋一年,決定跟在媽媽身邊修行,2016年被濟公師傅點名,我才開始慢慢接受自己的命運,不再反抗。

不過,要說我認命幫濟公辦事大約是2年前吧。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有個死劫,只是不知道它會用什麼方式呈現。事情發生那一天,我在西門町的廣州街的斜坡處竟以一個奇怪的姿勢滑倒了,整個人翻了90度,腳骨折傷得很嚴重,醫生說差一點點,我的斷骨就會刺穿皮膚。現在傷口變成一個15公分長的疤。

我後來想想,事發當時正是禮拜三的晚上7點,廣州街車流不是開玩笑的,幸好我朝小香港的方向摔倒,如果朝馬路方向摔,人可能真的沒救了,只是我從沒想過是這種方式化解了自己的死劫。

通靈再加上心理學 認識千萬人 理解千萬貌

說起來,民眾同一個煩惱,遇到不同通靈師傅可能有不同解答。有一次,我媽媽遇到一個心口不一的女生求助,讓媽媽很傷腦筋,不知如何幫助她。後來,那名女顧客才跟我說,她的媽媽是爸爸的第6房,為了爭奪家產,媽媽極盡所能培養、利用控制她,使她痛苦不堪,想逃跑,內心又有依戀感。我覺得,這些名義上的愛,都有不同解釋,如果我通靈幫她梳理過去,或許可以替她找到解答。

你知道嗎?自通靈後我聽過很多人的故事,也發現這些人其實就像我的鏡子,一些曾經逃避不喜歡的記憶會從心底湧上來,而我不得不去面對它。幸好,這些成長的傷口,幫助我能共情同理我的顧客,療癒他們的傷。

神仙也是很求科學進步 又有人性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講求科學實證的人會走上通靈的路,就我而言,除了命運之外,其實我明白通靈與科學沒有衝突,畢竟電腦發明的目的,就是想破解人心密碼啊。而且,有趣的是,開始通靈幫人解決人生難題時,我這種講求科學邏輯的人,竟有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經歷。

譬如說,有一天我到迪化街的霞海城隍廟拜拜,霞海夫人看到我,很高興抓著我聊天,祂會上網去看新聞,還知道我的臉書粉專,嚇我一大跳,原來神明這麼與時俱進!還有,很多人會在網路上向東港七王爺求籤都說很準,那是因為七王爺親自管理的啊。

而我的師傅,每個晚上都會抓著我聊天,偶爾還得陪祂下棋、三不五時揭我傷疤,煩得要死,希望以後能有留個時間給自己,好好休息一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