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有情人

蘭嶼醫生黃京葦:其實我沒那麼偉大,會來離島一切都是為了媽媽

  • 更新2021/12/06 09:23
  • 發布2021/12/03 17:40
  • 作者/ 張佩雯

2年多前剛到職蘭嶼,新聞報導曾引用網友說我:「人美心也美」,聽到時有點不好意思,其實我沒那麼偉大,會來蘭嶼當醫生,一切都是為了我的外婆、媽媽。

圖片
黃京葦目前服務於蘭嶼衛生所,來到蘭嶼2年多來,除了認真學習達悟族語、受到部落長輩的信賴之外,並成立臉書粉專,與民眾分享醫療資訊。(圖片來源/嶼上急醫黃京葦 臉書)

當醫生是為了完成外婆、媽媽的心願

從小生長在台中梨山的泰雅族部落,因為媽媽工作很忙,把我託給外婆照顧。外婆非常希望我能當醫生,我就想說努力讀看看,沒想到真的讓我考上了臺北醫學大學公費生。

外婆說,在我出生之前,她曾經得乳癌,進到醫院做手術、化療之後回梨山休養,竟然就這樣康復了,在那個年代應該是滿厲害的。

後來,在我進醫院PGY訓練時,媽媽竟然也確診乳癌,從那時起化療到現在已經8、9年。因為我是公費生,畢業之後規定要到偏鄉服務7年,但若是離島則可以減半,為了能夠盡快回台中陪媽媽,我才會選擇來到蘭嶼。

念醫學系要說辛苦也滿辛苦,來蘭嶼當醫生也有辛苦的地方,但每次看到媽媽化療的樣子,就覺得自己這樣其實還好。

媽媽剛開始化療時副作用很嚴重,有很嚴重的手足症候群,雙手都化膿,幾乎什麼事都不能做,她覺得很痛苦、不想治療。有時會接到媽媽電話說:「乾脆不要活了」,當時我在急診當住院醫師也很辛苦,聽她這樣講我都會滿生氣,就會回她說:「還是妳要來急診室看看癌末的病人?」結果她哭更慘。

後來我就跟她說,我做的所有事都是為了妳和外婆,妳不好好治療,那我做這些事幹嘛?不過說實在,延續8年化療是很困難、很辛苦的事,但媽媽一直跟我講說因為聽了我的話,所以才會很努力去接受治療。

雖然學醫,但我也知道很多病情、疾病不是治療就會好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怎麼樣,或者發生什麼併發症,所以我想完成媽媽、外婆的心願,他們想要我怎樣我都會盡力做到。

一開始不被信賴 曾被丟東西、吐檳榔汁

來蘭嶼之前,我對這邊一點概念都沒有,很多部落長輩看我年輕,一開始不太相信我,甚至有人進到衛生所會故意問:「今天是哪位醫生看診?」聽到是我之後,馬上說:「那我改天再來!」還曾經遇過有病人生氣、亂丟東西,甚至朝著我吐檳榔汁。一開始很難過,後來慢慢跟大家變熟,有幫長輩們解決問題,他們回部落興奮宣傳:「是黃醫生幫忙看好的」,才開始一天比一天受到大家信賴。

在蘭嶼當醫生最特別的是定期巡診,小時候在部落長大,讓我可以很自然地跟部落長輩講話,有時穿插講一些族語,就算不講族語,鄉音也可以自由開關,隨時轉換講很標準的中文,透過這樣的方式跟部落長輩聯絡感情。

達悟族語跟泰雅族語完全不同,但也是硬著頭皮學,一開始不熟要拉近距離最重要就是語言。我很喜歡學達悟族語,一開始先學問候語、稱謂、身體器官,看診的時候都可以用到,前半年累積單字,大概一年之後能夠累積成一句話,當你用族語問出他們哪裡不舒服、哪裡痛,他們會很驚訝,開始跟你聊天。

蘭嶼離台灣本島很遠,從以前就是一個封閉的環境,島民自給自足,捕魚、種地瓜小米芋頭,因為沒有醫生長期在島上,很久以前老人家生病都是祈禱,覺得上帝會救他們,這個觀念長期根深蒂固,變成老一輩的會覺得不需要西醫、不用吃藥,很多老人家排斥進醫院,都要拖到很不舒服才被家人送來。

最怕長輩三高不吃藥、遊客騎車不戴安全帽

這裡最讓我困擾的是三高、痛風很嚴重,許多長輩卻不願意吃藥,甚至覺得喝酒比命重要,有時我會很生氣指責他們,但很多人就算生氣也聽不進去。最近因為要打新冠疫苗,很多不控制三高的長輩來衛生所說要打,血壓一量190,我就苦口婆心跟他們說,很多文獻都只說三高不控制打疫苗比較不好,不只打完疫苗會很不舒服,甚至也有可能有血栓,很多人聽到我這樣講,開始乖乖吃藥控制自己的慢性病,這算是我覺得新冠疫苗帶來的附加好處。

除了老人家之外,蘭嶼在旺季時遊客很多,來這邊玩得太High,會有很多很ㄎㄧㄤ的旅客,不戴安全帽摔破頭、到海邊被礁石刮傷、下船摔跤跌到骨折⋯⋯這些急救傷都會送到衛生所來,有時連縫合都要排隊,所以每到假日我們都會很緊張。最近因為自由潛水很夯,很多年輕人挑戰到水下36公尺要去看沈船,有人吐血、昏倒、血氧太低就被送來,現在空轉後送本島,從通報到抵達要大約1小時,其實也是分秒必爭。

來到蘭嶼2年多來我的生命有很大轉變,雖然遇到很多事,但我發現自己從一個愛抱怨的人,慢慢能體會到一切事情都有它的意義,與其去問「為什麼是我」,不如去想「也許只有我能夠幫他」,心境轉變了,看事情的角度就會不一樣,好的壞的都一定會有收穫,我想這就是我來蘭嶼真正的原因。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