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有情人

「小冬瓜」郭憲鴻:人生就是趟被趕鴨子上架的旅程

  • 更新2021/11/02 16:40
  • 發布2021/10/25 16:03
  • 作者/ 蔣佩庭

冬瓜大哥(郭東修)是台灣相當知名的殯葬達人,他不僅是談話性節目的座上嘉賓,更協助台北市無名屍業務。而其兒子「小冬瓜」郭憲鴻在年僅23歲時承接冬瓜大哥遺志卻發現父親債台高築,還跑了7年法院。如今,小冬瓜另起爐灶成立「冬瓜行旅」,他說人生就是一趟被趕鴨子上架的旅程。

圖片
「小冬瓜」郭憲鴻如今另起爐灶創「冬瓜行旅」。(圖片來源/小冬瓜提供)

「男孩子,怕三小?」做就對了

父親過世得突然,臨終前他對我說有任何金錢問題可以找合夥人討論,但合夥人卻拿出單據告訴我冬瓜欠這些人錢,我想不透為什麼借據上沒有父親的名字,卻要用他名下的財產來還。爸爸過世後的一個月,一切風雲變色,店面的招牌被拆、3000多萬房子、公司所有權、收藏品全被過戶。

那時我才23歲,面對天文數字的債務和公司經營不善的問題,我日日以淚洗面,因為不知道這個洞有多大,甚至覺得就算投胎也不可能搞定。

老實說,我不是沒有怨天尤人,甚至有想要折磨和懲罰自己的念頭,可是某方面我又時常想起父親的精神格言「男孩子,怕三小?」想想也對,父親從被通緝、跑路到事業有點眉目又失敗,無視所有流言蜚語,最後還是成為大家認可的冬瓜。所以,我轉念了,我一面思考是如何走到這步田地,一面自我修剪,告訴自己做就對了。

圖片
小冬瓜時常想起父親的精神格言「男孩子,怕三小?」(圖片來源/小冬瓜提供)

現在我已經走出泥淖,回頭看看,才發現人類永遠不可能準備好,我學到一個道理:人生注定是被趕鴨子上架,若不逞強自己做得到,心態已經崩壞就不能幹大事。現在,我對只繼承到父親的光環而不是遺產這件事是感激的,因為只有退無可退的處境才能激發人無限的鬥志和可能。

自己當父親更體會什麼是做中學

做父親也是這麼一回事,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不及格的父親。我最記得,當老婆拿起驗孕棒跟我說你不再是先生而是一個生命的父親時,我的心情有多震撼,我會覺得「天啊!我還沒有準備好」。可是我漸漸明白,我們都是在做的過程中學會應該要學會的事情。

圖片
當了父親的小冬瓜坦言維持家庭和諧真的很不容易。(圖片來源/小冬瓜提供)

我陪著孩子長大,自己也在成長。小時候常常埋怨父母親,為什麼要給我這樣的成長環境?為什麼不要我?是在自己當了父親後,才知道要維持一個和諧的生活環境真的好難。

我還算有點經濟實力,當我在跟老婆煩惱要讓孩子讀公立還是私立時,我又想起我的父親。父親負債又吸毒,他卻為了當時還是黑戶的我去跟別人借錢,只為了讓我唸最貴的幼稚園。那時候我都會覺得怎麼了嗎?有什麼好稀罕的?但現在我才驚覺他怎麼敢借錢去賭一個沒有什麼盼望的未來?

放下憤恨後,我有很多的懊悔、慚愧,最後變得柔軟。生小孩前,我會覺得這些家屬好誇張,但人生到了一個階段你就會閉嘴,因為他們的痛苦既不能比較,旁人更無從體會。

「男孩子,怕三小?」這句話讓我的人生滿過癮的,很多時候覺得生活卡住了,這句話又讓我往前衝。

我人生目的就是來玩的,如果死後什麼都帶不走,什麼都不能擁有,那我就會把人生當成一場遊戲要盡情玩耍。我告訴你,如果你覺得人生不好玩,那你肯定有事情沒做對。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