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有情人

不仔細看還以為是真的!「微縮達人」鄭鴻展,用模型打造逼真小世界

  • 更新2021/03/30 16:54
  • 發布2021/03/23 17:27
  • 作者/ 蔣佩庭

靠著作品《謝謝你的照顧》一舉拿下日本濱松微縮比賽雙料冠軍的「台灣微縮達人」鄭鴻展,擅長把日常風景濃縮到微小的模型中。鄭鴻展的作品獨樹一格,看起來都老老舊舊的,卻能從中看到川流不息的故事。

圖片
微縮達人鄭鴻展。(圖片來源/鄭鴻展)

微縮達人鄭鴻展

曾靠著作品《謝謝你的照顧》一舉拿下日本濱松微縮比賽雙料冠軍,被大家稱為「微縮達人」的鄭鴻展,擅長用「微縮模型」紀錄日常風景,通勤族不陌生的公車站、大學生曾亂丟過手搖杯的垃圾桶,甚至是宅氣沖天的宅男房間等,都是他發想的主題。

鄭鴻展的作品惟妙惟肖,曾害不少人「上當」以為是真的場景,殊不知只是模型。當然,鄭鴻展也著迷於這種欺騙人的樂趣,持續用做舊手法以及故事性打天下,「比起乾淨明亮,把微縮模型做得髒髒舊舊的,看起來特別有意思也很有味道,故事性更是讓作品百看不膩的秘密。所以,我在創作前,腦袋裡都會有畫面和想說的故事。」鄭鴻展笑著說道。

鄭鴻展舉例,他在創作微縮模型《流光似水》時,腦海裡就想像著,有位老師傅住在大鐘裡面,白天坐在一樓,整理微縮世界的鐘,晚上到地下室,在黃色燈光下,戴起老花眼鏡,瞇著眼、抬頭,用一雙長滿細紋的手,靈巧地修著人類世界的手錶。

另一作品《寂滅之都》則是形容鋼彈淒美地戰死。一隻戰損的鋼彈,倒在高圓寺商店街,腳邊都是建築物殘骸,無人問津,很是淒涼。

圖片
鄭鴻展作品《流光似水》。(圖片來源/鄭鴻展)

「垃圾」都是素材

至於製作微縮模型的素材從何而來?鄭鴻展解釋:「素材其實就是我們平常不要的垃圾。」在他眼裡,刮鬍泡的噴頭就是空壓機、護唇膏的蓋子便是1:12的垃圾桶、牙膏蓋噴上金屬色料則是鍋子,迴紋針與圖釘大合體成了辦桌椅子。鄭鴻展喜歡蒐集廢物的習慣還傳染給自己的妻子,害她每次用完保養品都會隨口問句:「這個你要不要?」

台灣場景也是鄭鴻展的發想主題之一

台灣場景也是鄭鴻展喜歡發想的主題之一。在作品《快樂時光》中,有間名為「Hank’s Bar」的酒吧,旁邊是路人或店家亂扔的垃圾,裡面有紅色尼龍綑綁的舊書報、紙箱、散落的易開罐、斷腳的路障等等,一股酸噁的臭味漸漸散發出來。

你也許很難想像,居然會有人想做台灣「臭酸味俱全」的街角,但鄭鴻展就愛這味,「一開始我在想什麼東西最能代表台灣,後來覺得這樣的場景最具代表性,像路障一個也沒多少錢,但台灣人就是捨不得丟,即便斷了一隻腳還要繼續使用它,這種節儉的美德很有特色。」 

鄭鴻展也以作品《新烏幹12號》為例。烏來住戶為了讓通勤人有遮風避雨的地方,在站牌附近蓋了簡易遮雨棚,還放了幾張老舊塑膠椅,雖然破舊到可能沒有人敢使用,但確實展現了台灣人的克難精神。

「台灣很多風景看起來不會美,但縮小後卻會有新的體悟。」鄭鴻展說。

小時候的快樂是創作動力

在做微縮模型前,鄭鴻展其實是名平面設計師與空間設計師,是在日本社團內被其他大師做的微縮模型「欺騙」後,覺得很有趣才開始接觸。不過,當時的台灣並無相關書籍與前輩,鄭鴻展是靠著自我摸索才逐漸成為這個領域的佼佼者,而他之所以一頭栽入這個「巨坑」無法自拔,其實是因為,他在創作過程中,總是能感受到小時候的快樂。

鄭鴻展小時候,很喜歡在課堂上畫漫畫,雖然他畫的內容都是在調侃老師同學,但大家很喜歡他的漫畫作品,都會叫他趕快畫。現在回想,鄭鴻展覺得那段時光是無憂無慮的、非常快樂的,甚至是「自我的」,如果想回到不被世界左右的童心,時間彷彿嘎然停止的境界,只有做微縮模型才能達到。

鄭鴻展的「自我」在日常生活中也能看出端倪,鄭鴻展分享,某次展覽,他不小心犯了低級錯誤,把「GUNdam」打成「GUMdan」,但他覺得無所謂,即便打錯字也是自己的作品,快樂就好。另外,很多鋼彈迷對於《寂滅之都》很有意見,因為鋼彈在他們心中是無敵的、不死的,不過鄭鴻展倒是看得很開:「我的臉書就像菜市場,很多人分享意見想法,我覺得很有意思,但衷於自己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拜深厚的美術功力所賜,鄭鴻展覺得做微縮模型沒什麼難的,也沒有放棄的念頭,還越來越喜歡。鄭鴻展說:「我很樂天,以前總覺得活到70、80歲就好,但現在卻很自私,因為我想多做幾年,做越久越好。」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