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有情人

棉花糖女孩林昱君:被霸凌長大卻從不抱怨,因為社會沒有放過任何人

  • 更新2022/05/05 19:40
  • 發布2022/05/05 19:33
  • 作者/ 陳玠婷

我是Amy,從小就是別人眼中的胖妹,不是符合主流的那種大美女,所以,我活得並不輕鬆,路人用吃驚疑惑的眼光看我、同學從背後用鐵罐子砸我,甚至在家裡,父母愛之深責之切,這些種種,不是單一事件,而是我的生活日常。

圖片
Amy從小因為身材不符合主流的緣故被霸凌,但現在的她已在療癒路上,漸漸學習愛自己。(圖片拍攝/陳玠婷)

記得15歲那年,因家境的關係,我到姑姑家打工賺錢,減輕爸媽負擔。這份工做最辛苦的地方,不是因為工作內容,而是我姑姑是個苛薄的人,她總是當別人面前批評我的身材,讓我無地自容,她批評我的話我不忍說出來,但我都記得,至今仍是我心裡難以抹滅的傷痛,畢竟對我來說,言語霸凌遠比肢體霸凌影響更大,尤其那些自以為幽默的玩笑,其實包藏著許多惡意,只是說的人可能沒有察覺而已。

我從沒有抱怨過為什麼沒有人幫我,事實上,這世上很多人已經自顧不暇。

一個人被欺負久了,她越不敢為自己發聲

老實說,霸凌的人多,真心對我好的人也多。我記得,以前被欺負慘了,有個朋友對我說「從小被社會毒打,如果自私,沒有人怪你」。這句話,不是讓我有了反擊的勇氣,而是深切感受到,原來有人明白我有多痛苦。

有一次,我跟女友去逛ikea,我試坐一張床墊,沒想到床架卻壞了,我心裡懊悔自責「完蛋了,我把床坐壞了!」,然後拉著女友趕緊逃離現場。

後來我把事情前後始末告訴女友,她反而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問我為什麼沒想到那張床架結構可能原本就有瑕疵?而且ikea並沒有在床墊上寫限重等標示語,還問我為什麼會反射性地把錯誤攬在自己身上?

還有一次,我在辦公室挑一張椅子坐,結果椅子就壞了!我心裡當然感到挫折,但同事知道後就說「那張椅子本來就壞了啦」。

這些例子,讓我清楚知道霸凌會深入骨髓,那些自卑痛苦無法輕鬆說化解就化解,說放下就放下。

活在別人的眼光下 我心疼曾經的自己也心疼她

不過,成年後,和各式各樣的人變成朋友,他們讓我體認到,如果身旁沒有那麼多善意,我很有可能變成自己都厭惡的人。於是我開始療癒自己,開始覺得越來越自在,譬如說,我現在不會掩藏身體,怎麼美怎麼穿,頂著鮮艷髮色展示身上的刺青,我也會走上街頭、在網路上和夥伴們為身體倡議,希望大家能拿回身體的主導權,不管自己是什麼樣貌,都能讓自己自由自在、為自己開心,不受他人影響,並且理解別人的選擇,那就是最好的事情。

前幾年有一次,我和朋友2人在台北捷運上坐了3張椅子,然後這張照片慘被鄉民羞辱,各種難聽話都有,但是有則留言讓我印象深刻,那是一個身材纖細的美女,她憤怒地說:「我花了那麼多心力維持身材,妳憑什麼這麼放縱自己?」我看完覺得好難過,因為她活得很痛苦。

療癒的路不好走,光是一句「我胖,但我沒有錯」就走得很艱難,所謂自信、愛自己,離我還很遙遠,不過,能跟語傷害和解,真的很不錯。只能說,你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變成別人眼中的好人或壞人,如果能選擇,不如嘗試做個真正的好人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