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有情人

人生更難,鋼管的痛算什麼?遭爆料丟工作,雪莉零撕台大學霸標籤、翻轉鋼管舞印象

  • 更新2021/02/05 15:21
  • 發布2021/01/20 17:45
  • 作者/ 張佩雯

鋼管舞出現在我的人生中,完全是個意外。

 

雪莉零頂著北一女、台大畢業光環,透過鋼管舞維持好身材。(圖片來源/雪莉零提供)

越痛越美麗!從鋼管舞中學習與痛苦共存、享受痛苦

大三時,被好朋友揪去團報鋼管舞,一開始只是抱著「去玩玩看」的心態,不像很多人一接觸就愛上,起初我非常討厭鋼管舞,因為練起來很痛。

尤其平常少用大腿內側、膝蓋,那邊的皮都很嫩,為了把自己掛在垂直的杆子,得把肉塞進去,一開始一定會被磨到瘀青,再來就是破皮。但很神奇的是,當完成了一個很高難度的動作,那個成就感可以完全壓過痛的感覺。

不過,讀台大藥學系課業壓力很大,我對自己說「幹嘛這麼累,下課應該要放鬆啊!」但這個心態到出社會之後完全轉變:「人生更難,鋼管的痛算什麼?」比起人生這麼多困難的事,鋼管的痛反而變得很紓壓。

當我心態轉變,告訴自己「鋼管舞本來就會痛」,開始不在乎痛,甚至學著與痛苦共存、享受痛苦,技術開始進步了。很奇妙的是,鋼管舞就是一種越痛越漂亮的運動,當自己忍過那個痛,美麗就是你的。

練了3年多之後,我發現自己好像滿擅長這件事情的,比許多同期進來的能完成更多高難度動作,柔軟度、肌力也更好。

被媒體爆料、人生一夕之間改變

2020年4月,羅志祥「多人運動」新聞攻佔各大媒體版面。6月間,網路瘋傳一則〈北一女「超辣藥師」跳飛天鋼管、多人運動〉報導,並放上我在IG上的照片及影片,讓我的人生一夕之間改變。

這篇報導除了「北一女」3個字之外,幾乎都是錯的。我雖然是藥師,但沒有到藥局上班,也沒有當鋼管舞老師,只是把鋼管當成下班後的運動。

因為擔心爸媽對「鋼管舞」有刻板印象,我只跟家人說下班後是去「跳舞」,原本希望有正式比賽再邀請他們來看,沒想到竟然被爆料了!爸媽因此對鋼管誤解更深,無法理解我為什麼要學鋼管舞。

當過中研院研究助理、第一線藥師,好不容易進到夢寐以求的全球知名藥廠,就在報導出來後,開始有同事把這件事當成茶餘飯後的八卦,還有人質疑我違反公司規定在外兼職。

雖然獲得主管力挺,但是經理仍希望我親自闢謠,一輩子都忘不了那天,我一個人站在台北101大樓辦公室的中央,對著四面八方的同事,解釋這個根本就不存在的誤會。

然而,即使用盡一切努力,上層主管仍認為我「有損公司形象」,不斷找我約談,工作氣氛越來越糟,逼得我不得不黯然離開,連下一份工作在哪裡都不知道。

目標成為鋼管舞界「劉真」、翻轉民眾的負面印象

媒體爆料事件讓我沈寂了一段時間,開始思考到底自己真正想做的是什麼?北一女、台大藥學系畢業的「學霸」人生,坦白說只代表「會考試」而已。究竟人生的意義是什麼、自己喜歡的是什麼,從來沒有認真思考過。

2020年初開始有「或許可以把鋼管舞當成工作」的想法,看到台灣現在越來越多人開始學鋼管舞,一般民眾卻還是將這項運動與廟會、電子花車、情色場所連結在一起。為了能扭轉大家的偏見,現在的我反而能放手一搏,未來希望藉由拍攝影片翻轉大家對鋼管舞的負面印象,目標成為鋼管舞界的「劉真」。

雖然遭媒體爆料完全不在預期中,也讓我的人生遭遇巨大轉變。然而,這段莫名奇妙突然爆紅的經歷,卻讓我在2020年10月從數百人中順利通過海選,成為網路旅遊頻道Spice Travel的主持人,雖然是全新的挑戰,每天睜開眼睛都會期待這天的到來。

感謝這些挫折讓我成長、找到自己想走的路,無論如何,我都告訴自己要活得快樂自在、活出自己最美的樣子。

更多太報報導
拍片教你講台語!台南妹仔:希望有一天,「年輕人會說台語」不再是件多特別的事
這輩子叫過4個人爸爸!計程車司機王國春扭轉人生、寫「小黃日記」道出人間甘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