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有情人

阿美族青年Leo回歸長濱:來不及學爸爸成為部落最優秀的獵人、至少要守住這片土地

  • 更新2021/02/01 03:44
  • 發布2020/09/17 17:47
  • 作者/ 張佩雯

我是Leo,是台東真柄部落的阿美族青年。從小我和許多部落的孩子一樣,嚮往能離開家、到大都市去,憧憬五...

我是Leo,是台東真柄部落的阿美族青年。從小我和許多部落的孩子一樣,嚮往能離開家、到大都市去,憧憬五光十色、車水馬龍的繁華生活。

阿美族青年Leo。(攝影/張佩雯)

好不容易盼到長大,我來到台北,當過上班族、廚師、酒保、外送員……前前後後做了10多份工作。只是,每天回到台北的「家」,看見公寓大廈把每個家庭分成一格一格,鄰居間從來不打招呼,有時多看一眼還會被懷疑有什麼居心,讓我開始思考:「這真的是我要的生活嗎?

我很驕傲,爸爸是部落公認最優秀的獵人

回想起小時候在山裡田間跑跳、與昆蟲動物為伍、族人們緊密聯繫的日子,雖然沒有都市方便,卻充滿笑容與自在。當時我們家總是擺滿公賣局的米酒,不是因為爸爸愛喝酒,而是爸爸每次打獵回來總是收穫豐碩,當他與部落分享獵物時,族人就要回贈米酒。我很驕傲,爸爸是部落公認最優秀的獵人。

不過,爸爸卻在我還沒來得及向他學習如何打獵時,在我20歲的時候去世了。他留下遺言,希望我們能把祖先留下的那塊長濱海邊的山坡地保留下來,絕不能賣

後來,我們幾個兄弟姊妹一一出外工作,這片爸爸留下來的地,也就漸漸荒蕪。

Leo將父親留下的地規劃成露營區。(圖片來源/台東真柄谷泥悠Kuniyu露營區臉書)

回到台東長濱、將父親留下來的地規劃成露營區

當我在台北工作碰壁、思考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時,想起了爸爸的交代。於是,我決定搬回台東長濱,重新開始。

原本想利用爸爸的田來務農,卻發現農產品的需求已經趨近飽和,而且同樣的作物,在西部種出來的品質又大又好,實在很難在有限的人力及技術下跟他們競爭。因此,我和太太改從觀光入手,希望能把長濱的特色介紹給大家。

我把爸爸留下來的地,規劃成露營區,面向湛藍大海的平緩坡地,不只每天都能看到日出,還有豐富的自然生態。營地分成幾個區塊,我用兄弟姐妹們的族語名字來命名,相信總有一天,他們也會與我一起回到這片土地的懷抱。

不放人工遊具、大自然就是最好的遊戲場

剛開始經營露營區時,常有客人問我,為什麼不像其他露營區有沙坑、溜滑梯那些遊樂設施?但我始終認為,大自然就是最好的遊戲場,希望能讓現在的孩子在露營區裡,發掘大自然的無限可能,復刻我們小時候在原始山林裡跑跳的時光。

曾經看到來露營的孩子拿著橘黃色的檳榔果問媽媽:「這是什麼果實?」媽媽不假思索地說:「這是枇杷吧!」也有家庭晚上住宿時聽見潺潺水聲,隔天一早對我說:「老闆,不好意思晚上可以把水龍頭關小一點?」在大自然面前,有太多我們未知的事物,而這正是在野外生活最值得探索的一面。

谷泥悠露營區依山傍海,讓人在天地間欣賞美景。(圖片來源/台東真柄谷泥悠Kuniyu露營區臉書)

帶領旅人以「五感」體驗部落、感受山林生活

既然來到這裡,我希望讓每個旅人、家庭,不是只用眼睛看,還能以「五感」來體驗部落。

除了以部落在地的海膽、刺蔥、車輪茄等食材提供「特色風味餐」之外,也會帶他們實地到山上採集野菜,到溪邊抓蝦子、螃蟹、青蛙,親身感受族人只要帶著鹽巴、辣椒、鍋子就能在山林之間飽餐一頓的生活。

阿美族人天性熱情、好客,期待從這片山林展開的旅程,能將部落長輩口耳相傳下來的歷史故事長濱在地人才知道的山海祕境,分享給更多的朋友。

台東真柄谷泥悠Kuniyu露營區
地址:台東縣長濱鄉三間村真柄2鄰21-3號
電話:0987 651 391

更多太報報導
排灣青年田子奇|曾被長老訓斥忘失文化,現在帶孩子種小米、唱古謠,找回部落自豪
世界花藝冠軍吳尚洋:活著已經夠辛苦了,為什麼還要照「別人」的想法去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