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有情人

黃子佼:現在的每一小步,是為將來更好的自己做準備!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20/03/11 09:14
  • 作者/ Cheers:快樂工作人
  • 撰文/陳雅琦 本文獲《Cheers:快樂工作人》授權刊登,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近年一連拿下電視、廣播金鐘獎最佳主持人,加上和藝人陳嘉樺(Ella)搭檔主持金馬獎,又以機智臨場反應...

近年一連拿下電視、廣播金鐘獎最佳主持人,加上和藝人陳嘉樺(Ella)搭檔主持金馬獎,又以機智臨場反應贏得「零負評」肯定,很多觀眾都赫然發現:黃子佼不一樣了。


拿到廣播金鐘獎那晚,黃子佼邊擦眼淚邊走上台,哭到隱形眼鏡都掉了,久久才說出一句:「我從40歲以後就很愛哭。」看在旁人眼裡,那是種「努力終於有人看見」的百感交集。

「我那麼喜歡廣播,主持了18年終於得到一座獎。我還有多少個18年?」黃子佼受訪時說:「很多東西都回不去了,現在得到掌聲,特別珍惜。」

(圖片來源/黃子佼Facebook)

一段感情,十年低潮

15年前,28歲的黃子佼怎麼也沒想到,個人感情會在鎂光燈下引起軒然大波,讓原本如日中天的演藝事業近乎停擺,陷入多年低潮。

和藝人小S(徐熙娣)分手,讓黃子佼被貼上「負心漢」標籤,即便連續兩年得到電視金鐘獎,依然難以改寫局面。

隨著觀眾緣愈來愈差,手中節目接連喊卡,以往充滿工作通知的答錄機裡,再也聽不到留言。他每天獨自躲在家裡,把窗簾拉上、燈關掉,窩進黑暗中的沙發,「只有狗狗要吃飯、小便時,我才起身。」有時則和攻擊他的網友筆戰。

之後長達8年,黃子佼手上連一個一線電視節目也沒有。即使偶爾開個節目,也因收視率不佳而停播。「不論我多努力,大家都視而不見、把我當成透明人,這比批評還讓人煎熬,」黃子佼說。

當時黃子佼完全無法想像,這段他形容為「充滿負能量」的2千多個日子,回頭去看,倒成了現在的養分。「與其花時間筆戰,不如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做好自己。」他說:「那段低潮時,我反而能到處看看,做更多喜歡的事。」

在陰影裡,默默把事做好

沒了電視節目,手中還有廣播主持。「他家裡有個房間,塞滿從小收集的音樂卡帶、CD,還有唱盤、錄音設備,」飛碟電台節目部經理陳祥義說。

黃子佼是少數能從選歌、音控到主持統統自己來的廣播主持人,主持18年只請過2天假,包包裡永遠塞滿CD和資料,「每次找他討論事情,他腦中已經預先想好一堆『哏』!」

那段時間,黃子佼不只沉浸在電影、音樂中,一向熱愛日本文化和當代藝術的他,開起日式餐廳、潮流店,到處看展覽、創作、玩攝影,也接了不少以往因為太忙只能推辭的海外主持邀約。

(圖片來源/黃子佼Facebook)

「雖然開店賠了不少錢,卻得到很多寶貴經驗和朋友,」黃子佼說。

放下身段接待客人、「享受人生」的日子,種種看似沒有目的的雜學,意外鋪陳出機會的軌跡。2008年,黃子佼受邀擔任電視金鐘獎星光大道主持人,並在典禮開場長達20分鐘的脫口秀裡,將各種綜藝元素巧妙串聯,說唱逗笑,效果十足。

黃子佼說:「當時我已經到了谷底,有人願意相信我,當然不能讓他們失望,突然覺得:該面對這段過去了。」

也因為這背水一戰,讓黃子佼的實力重新被看見,愈來愈多活動、記者會邀約再度找上他。當然,面對無情眼光,黃子佼難免有脆弱的時候。

他的20多年好友、就是達娛樂公司總經理閻柔怡回憶,一次深夜,她接到電話,黃子佼淡淡問道:「妳有沒有聽過〈走鋼索的人〉這首歌?」接著又說「沒事」,就掛電話了。

「我可以感覺到他不太對勁,偶爾會喝點小酒;但他在朋友面前還是說說笑笑,努力工作、做喜歡的事,」閻柔怡說。

嚐盡人情冷暖,學會將心比心

失去舞台的日子裡,黃子佼重新審視自己。「我從學生時代開始,就很孤僻。連主持《超級星期天》那7年,我也和製作團隊不熟,每次錄影結束,大家都留下來卸妝、聊天、吃宵夜,我卻馬上離開,」他說:「我以為只要努力把分內事情做好,就會成功。」

這股孤僻,或許來自10歲那年,儘管聲嘶力竭大喊「不要走」,黃子佼依然只能目送著母親毅然離家的背影;又或許因為17歲時只是想看看偶像小燕姊,去參加《 青春大對抗》意外出道,成功得太早。

「如果沒有那段低潮,我可能會變得太驕傲,」黃子佼說:「大家都離我而去時,我才發現別人的提攜和認同有多可貴。」

嚐盡人情冷暖,黃子佼變得更懂得將心比心。閻柔怡說,有時她隨口提起國內買不到的CD,黃子佼出國就貼心地帶回來,「雖然他只是酷酷的說一句:『喔,拿去!』」這樣的將心比心用在工作上,也成了黃子佼的主持魅力。

「採訪對象從李安到大嘴巴、從舒淇到陳寶國,從李準基到張根碩,讓我不斷換位思考:他們來上節目是什麼心情?有哪些期待、或不能開的玩笑?」主持記者會時,黃子佼也仔細兼顧廠商、藝人和媒體的需求和立場。「他總是能做到賓主盡歡!」陳祥義觀察。

(圖片來源/黃子佼Facebook)

2014年,黃子佼擔任金馬獎主持人,讓人最印象深刻的橋段之一,是開場時改編《軍中樂園》的表演,黃子佼在舞台上對阮經天說:「這個人是我最想念的小天。去年你最早走,今年你最早上台!」引來台下一片掌聲與笑聲。

事實上,黃子佼是刻意找來前一年提早離席而備受抨擊的阮經天希望為他扭轉失誤。「我想他一定不是故意的,而他也承受了所有輿論壓力,」黃子佼說。「他自己走過這種處境,更懂得一種溫柔的體諒和送暖,」閻柔怡觀察。

現在每一小步,是為將來更好的自己做準備

「曾經,喜歡我和討厭我的人,比例成了1比9,」黃子佼說,所以現在他如此期許自己:「或許那90%的人就是不願意相信我,但我更不能讓剩下的10%對我失望。」

每一次主持結束,黃子佼總是邊開車邊想:「剛剛哪裡做得不夠好?」每天在Facebook寫「齊頭文」,也是為了磨練:「主持人如果一直重覆相同字彙,會讓觀眾覺得很吵,所以我要練習在不同字數限制裡轉換詞彙。

採訪當天,只見接下來要彩排的黃子佼,在攝影師調整燈架的短短1分鐘內,閉起眼睛思索節目要用的哏。「他上場前都很嚴肅,不放過一分一秒!」跟著黃子佼跑了3年活動的宣傳李沛荃觀察。

那些曾經罵我的人都已經往前走了,我也不能因為他們的幾句話而停留在原地,」黃子佼說。他在《康熙來了》節目中與小S大和解,就是想替自己「寫個新的結局」。在那之後,很多人寫信告訴黃子佼,他們找到以前的另一半對話,放下長久的糾結。

「當其他人都轉身離開,總會有人看見你還在付出,」黃子佼說。掌聲起起落落的10多年裡,他體會到一個珍貴的人生道理:「現在的每一小步,都在為5年、10年後更好的自己做準備。」

作者:陳雅琦 文章出處:Cheers快樂工作人

延伸閱讀:
陶晶瑩:迷惘時,弄清楚自己要當怎樣的大人
小S:只要不搞砸人生,什麼我都能接受
康熙來了的破冰擁抱:當我們終能向愛過的人說聲謝謝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