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有情人

墨西哥藝術家Raul Gasque的「蠟筆外交」:用台灣的土做出屬於台灣的畫

  • 更新2021/02/01 03:44
  • 發布2020/08/28 15:50
  • 作者/ 張堪節

因緣際會下來到台灣,墨西哥藝術家Raul Gasque也因而展開他的繪畫創作之旅。他發展出獨一無二的創作方法...

因緣際會下來到台灣,墨西哥藝術家Raul Gasque也因而展開他的繪畫創作之旅。他發展出獨一無二的創作方法:使用台灣的天然顏料,加上蜂蠟、亞麻籽油,最後再以火的儀式封畫,擺在太陽底下吸收陽光使其融入畫作。大人小孩都瘋他的工作坊;他希望透過藝術,來傳達那些言語所無法訴說的。

墨西哥藝術家Raul Gasque。(圖片來源/Raul Gasque提供)

藝術家Raul Gasque今年來到台灣已經第五年了,當初是受在台灣教授東亞文化與政治的外國友人推薦,因而來到台灣就讀國際學位。Raul本來就對繪畫很有興趣,自學精通藝術史,更對文學、哲學、電影、世界歷史和國際政治等多有涉獵,可謂飽讀詩書的藝文愛好者。

基於對繪畫的熱忱,加上攝影師的背景,Raul的影像常被他人評論為有畫的抽象及詩意。當他來到東亞,跳脫了自身的語言、文化與習慣,身處異鄉國度,他感到攝影已不再足夠表達自身的情感,加上不懂中文,他常常被當作「外國人」,甚至是「外星人」。因此,回歸到非語言本身,似乎是一種必要的手段,也成為了最適合的傳達媒介。

「我又再度回到了嬰孩般的狀態,又或者是聽不見的人。但透過抽象繪畫、我的藝術行為,我感到人們彷彿又能多了解我一點、更靠近我一些。」因此作畫對於Raul而言,除了是創作與抒發個人情感的方式,更成了他用來與他人溝通的符號及語彙。

用台灣的土、台灣的陽光 做台灣的畫

「我的創作方式只屬於台灣,我用台灣的顏料、陽明山的土、台灣的陽光,畫出只屬於台灣的畫作,因為一切都是在這裡發生的,也只有在這才可能成真。但是,我用的顏色是屬於墨西哥的色彩,很強烈、很濃郁,來表達我對家鄉的思念。」Raul在工作坊時和大家解釋道。
 

Developing limbic syncretism(s). Video by Nora. Magenta, purple and violet are the colors of change. And that from a positive perspective will happen during the current scenarios pushed by the Covid-19.

How Do You Translate A Metaphor? 發佈於 2020年4月1日 星期三

除了顏料,Raul也融入、混合其他天然素材,例如蜂蠟和亞麻籽油,希望繪畫中使用的材料能盡量是天然、對環境友善的。「我不希望我的創作對環境有負面影響,藝術家除了肩負道出世界問題的責任,也更必須愛護我們所居住的土地,不是嗎?」

藝術家在創作裡使用火的元素,源自於在瓜地馬拉幫忙諾貝爾和平獎得主Rigoberta Menchú從事競選活動時向馬雅薩滿學習到的「火的儀式」──馬雅人的傳統文化中會利用火來清理身心的負面能量。而Raul也受到啟發,把這樣的做法挪移到作畫過程中:藉此來調整自己的能量,在瘋狂時把負面思緒投入畫中,並燒毀「邪惡的靈魂」。

辦在陽明山上的繪畫工作坊,參與者們在塗完顏料、倒上燃燒融化的蠟以後,最後一個步驟就是以「火的儀式」封畫。(圖片來源/Raul Gasque提供)

強調「隨性而至、自由創造」的工作坊

「我愛台灣這片土地,我認為台灣充滿潛力與可能性。但因為教育制度與社會功利主義的關係,很多創意都被扼殺了,我認為這是相當可惜的。而我想做的,就是透過藝術教育來翻轉社會現況,我也正在籌備我的個人工作室當中。」藝術家在受訪時談到。

而Raul的工作坊和台灣傳統學院派「操弄式」的教學非常不同(這裡的操弄指的是對心智的操控與箝制),不論是對大人、小孩,都強調「自由創作、隨興而至」,並同時有技巧地引導。

他會帶小朋友到台北市立美術館的兒童藝術中心看展,最近的展叫做《時間在哪裡》,讓孩子體驗「看不見卻存在」的事物,並從小培養抽象感知的能力。他深信藝術的潛移默化,能培養人類的性格、創造力與自主性,對一個人的人生有長久且深遠的影響。

藝術家細心指導小朋友作畫,帶習慣城市生活的孩子們上山接近大自然,並從中尋找創作靈感。(圖片來源/Raul Gasque提供)

而在陽明山上的成人工作坊當中,他帶領來到山林中的參與者冥想,體驗「畫而不畫」──沉浸在大自然中,靜下心來,呼吸,重新找回自我,創作構想便猶靈光般乍洩,你會感受到心中那畝清澈的田浮現。只要我們靜心細尋,這樣的平靜便能永恆連續。

參加Raul的工作坊,要不怕髒、不怕不方便,因為珍貴的事物都需要時間。(圖片來源/Raul Gasque提供)

接著Raul會讓參與者們在山中找尋屬於自己的素材──只有大自然才能給的──落葉、松樹斷枝、泥土、小石子等,都成為畫中的一部份,變成真正的「地景畫」。然後他會帶每個人認識繪畫所需的顏料、亞麻籽油、高嶺土和蜂蠟等,開始實地創作,每一個動作都是用自己的手,也是與畫作對話、與自己對話。

工作坊的過程中,每個人都像孩子、野人般畫出自己所感受到的,決定自己的色彩、調出自己心中的色調、點燃屬於自己的火;作畫過程彷彿一點一滴洗滌了心靈,最後並透過火焰昇華了靈魂。而作畫也不只是作畫,而是作為印證自身存在的媒介──讓靈魂呼吸,並讓身體內的能量得以釋放,不論是好、是壞。

如對藝術家所進行的工作坊和計畫有興趣,歡迎參考
藝術家IG::howdoyoutranslateametaphor 
臉書搜尋:How Do You Translate A Metaphor?

更多太報報導
日本大叔台灣魂!攝影師熊谷俊之:我比台灣人還愛台灣
「山神」王慎志:騎單車18天縱貫歐洲4500公里,走過生死關頭仍繼續挑戰世界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