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有情人

《台客劇場》林冠廷:我不是環保Youtuber「以家為起點,我們都是地球的室友。」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9/12/12 13:38
  • 作者/ 眾聲視野
  • 撰文/李昱萱 圖片/台客劇場、JJ 本文獲《日日好日》授權刊登,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燃燒創意的YouTuber產業,一旦過了聲量巔峰,始終得面臨該如何把路走得又遠又長?

自2016年開始的頻道《台客劇場》,有人形容他是YouTuber界的清流,至今始終維持高品質的正向口碑。你知道我們一周能累積多少垃圾嗎?不知道。好,那我拍給你看!一周後,林冠廷(Alex)躺在自己製造的滿山滿谷的垃圾堆中,交出了驚人的實驗報告,看著灑滿整地的垃圾,隔著螢幕投射到你我的日常,心中被震撼了好一晌,這是Alex說故事的方式:創意、實驗,猝不及防的把它留在觀眾的腦袋裡。

今年44歲的Alex,跟許多華人不一樣,他從小就特別喜歡4這個數字,他說:「我覺得4的形狀寫起來很漂亮,一直很期待自己44歲的樣子。」

回推過往的人生,他經歷了被廣告公司裁員、在導演林炳存手下工作數年,再到現在成為知名YouTuber,從小在國外長大,身上沒有半點海歸的強勢氣場,他臉上沒有太多表情變化、語氣不慍不火,但總是很認真地思考我們提出的每個問題,即使祖父和父親都是醫生,他很早就向家裡表明對學醫沒興趣,只管全心全意投入影像創意。

從一支撿菸蒂影片而爆紅,Alex其實無意被貼上「環保YouTuber」的標籤,他認為《台客劇場》的所有主題其實都是從「家」出發,而每個人都是地球的室友,因為不滿舊家外的天津街滿是菸蒂,他拿著攝影機彎腰撿菸蒂;因為離家不遠的沙灘滿是垃圾,他再拿著攝影機去淨灘。

對於環保,他沒有向我們長篇大論,而是很坦然地說:「環保沒有完人,連我自己有時候都是因為在意別人的眼光,才有要維持環保習慣的意識,更何況是一般沒有壓力的人?」

他強調,台客劇場絕對不是教育頻道,對於能否改變觀眾的行為沒有期待,「我沒有要改變什麼,但至少我們可以知道發生什麼事,例如那些平時看不到的消費幕後。」他說。

走過拍攝環境如森林、海邊、原住民部落,徹頭徹尾參與其中,本身完全是器材控的Alex,盡量克制自己別做出不必要的消費,他說這是又一次認識自己的過程,摸摸手邊的相機,試圖用說服自己的語氣說:「像買這個攝影器材,就要考慮多一點,不能因為看別人拍起來很酷、很厲害,自己就急著想要入手,但其實不是因為器材厲害,是別人會拍,這樣我消費之前又能think twice,又更了解自己了。」看來Alex已戰勝過無數次心中的天人交戰。

美的事物人人樂見,但面對醜陋,要怎麼詮釋呢?最簡單、最直接的方式是站在遠端批判,但Alex在他今年初拍攝的影片《Gogoro環島集-台灣最醜的路線》中,反其道而行用「感恩的心」去謝謝台灣最醜的風景:感謝垃圾掩埋場讓我們不用把臭氣沖天的垃圾堆在家裡、感謝火力發電廠讓我們有足夠的電源生活,因為許多居民及環境的犧牲才換得大眾的便利生活,更要好好珍惜。

雖然說的是正經事,但Alex經常加入驚喜的創意鏡頭,例如在《挑戰一周生機素飲食》以幫兒子推盪鞦韆為視覺意象,說明何謂鐘擺效應?原先索然無味的知識片段,都能被他說得很有趣。

看似穩穩的走在自己的路上,但前江後浪不停在身邊流動,《台客》的影片拍攝又相較其他頻道複雜,時而要申請拍攝,時而要出動空拍機才能捕捉到所需畫面。

Alex自我分析:「有些很有個性的人, 可能一台攝影機架著,對著鏡頭說話就有很多觀眾,但我沒有那麼活潑的個性,所以只能花很多時間去拍攝。」完全不擔心缺乏靈感,只擔心製作時間不足,將來他還很想挑戰拍攝動物屠宰場以及台灣那些空空如也的蚊子館建築。

「《台客》希望用行動讓大家注意到跟台灣有關的議題,主要還是希望拍完對社會有正面的影響力。」Alex對自己的中文口語表達沒太多信心,笑稱自己童年根紮得亂七八糟,所以用拍片來尋根,但看在大批粉絲的眼中,這位略帶ABC口音的導演,就是一位真愛台灣的正港台客,認證無誤。

撰文:李昱萱 圖:台客劇場/JJ 文章出處:日日好日

延伸閱讀:
為受傷海龜打造一個友善的醫療環境
環保人士都很厭世...海廢圖鑑登國際「廢出新高度」
解決自備環保杯的痛點!英設計師打造「容器循環模式」,外帶咖啡也能做到垃圾減量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