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太人物

一場山難改變一生!博崴媽媽杜麗芳為愛子走進大山大海、帶更多人找到「回家」的路

  • 更新2022/03/31 16:13
  • 發布2022/03/30 17:34
  • 作者/ 張佩雯

2011年的一場山難,讓「博崴媽媽」杜麗芳失去了摯愛的兒子。11年來,她為了瞭解兒子的心情,放下一切走進大山大海,才發現台灣的山海是這麼的特別。因此,她開始了面山面海教育,希望更多人知道山海的美好,同時,也希望走進山林的每一個人,都能夠平安歸來。

圖片
博崴媽媽將傷痛化為大愛,投入面山面海教育。(圖片來源/杜麗芳提供)

比山還高、比海還深的母愛

「比山還高、比海還深」是杜麗芳對兒子的愛的寫照,然而,台灣美麗的山林卻也無情地帶走了她的兒子博崴。

回想起11年前,博崴在南投白姑大山罹難的情景,杜麗芳說:「很多人以為博崴是自己找死,但他們不知道,他從小就愛戶外活動,我們為此把他送到美國、加拿大進行野外訓練,他既不是登山新手,更不是毫無準備就入山。」

然而,當時台灣的登山風氣不像現在盛行,許多登山知識教育更是付之闕如,除了台灣山林的地形與國外大不相同之外,太平洋海洋型氣候更讓山海面貌詭譎多變,一不小心就容易陷入危機。

杜麗芳舉例,一般人在登山迷途時,總會本能地往溪谷走,或許這在歐美行得通,但在台灣山林迷途若是走向溪谷,反而容易讓自己困住,甚至走到訊號收不到的死角,增加救援困難。雖然這是保命重要的知識,卻是這幾年才逐漸被山友們熟知。

除了登山教育不足之外,更讓杜麗芳心碎的是,當年博崴失蹤後,爸爸、姊姊都說「頭七」有看到他回來,穿的正是失蹤時的衣服。然而,政府派出的消防搜救隊動員600多人次、花了51天都沒有消息,反而是一位民間搜救高手才用1天就找到博崴。看著國家的搜救隊員器材不足、狀況百出,讓他們從相信到絕望,忍不住問:「台灣的山難救援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思考生命的意義、投身「面山面海教育」

博崴離開之後,杜麗芳毅然收起了在台北天母的英文補教事業,轉身投入山海教育,她談到:「博崴牽引著我去思考生命的意義,跟隨他的腳步走進山海後,才發現台灣的大山大海真的很美,面對不同的山,那種心靈的觸動是難以言喻的。」

有一次,杜麗芳到花蓮進行急流訓練,結束後忍不住跪在地上大哭,「我在那一刻意識到生命的渺小,發現自己從不了解孕育我們的土地,真的很對不起自己的『母親』。」

她把這份對博崴的母愛,轉化為對台灣這片土地的大愛,投身「面山面海教育」,首創「Teaching Wisdom Nature Education(簡稱T.W.N. Education)」希望能以山、海為主體,推動戶外活動教育,帶領更多人來認識台灣。

「TWN剛好也是台灣的縮寫,有別於國外的戶外教育是以『征服』、『冒險』為主軸,台灣環境特殊,國土面積75%是山林與森林,又位居於世界第一大洋太平洋上一座座島嶼上,應該要推廣的是『向山海學習智慧與面對大自然的態度』的教育。」杜麗芳談到,當她把T.W.N. Education理念分享給國外友人時,收到許多正面的回饋,讓她更確定自己走的方向是對的。

杜麗芳說,現在的孩子經常活在3C產品的虛擬世界中,反而欠缺對實體世界的感知。多年來,她帶領許多孩子走入山林,親身體驗大自然,認識台灣的大山大海,平時被困在教室裡的孩子,都喊著不想回教室。她也藉由山海教育幫助了不少中輟生、ADHD的孩子,許多孩子也都稱呼杜麗芳是「山路上的母親」。

大自然的「原力」,能帶給人無限力量

山雖然帶走了摯愛的兒子,卻也療癒了這位傷心的母親。杜麗芳談到:「博崴帶給我最大的力量,就是讓我認識台灣的山海」,投入山林教育多年來,她一直有個夢想,就是希望台灣的登山人口能不斷增加。

「瑞士的國力很強,國民平均所得為世界之冠,他們年輕人的登山人口有70%。」杜麗芳認為,走進山林除了能讓人與自己的生命對話之外,大自然中有一股「原力」,能帶給人勇氣、智慧、自信心。她強調:「很多宗教的創始人、甚至是發現電流的特斯拉,都是在山林裡悟道,這代表著大自然蘊含著一股啟發人類的力量,等待我們去發掘。」

她進一步談到,台灣位於太平洋上,海拔3,000公尺的高山有268座,「台灣的民族性應該是充滿鬥志的,原住民的竹筏甚至曾經出現在1萬公里以外的玻里尼西亞,冒險犯難的歷史讓人嘖嘖稱奇。」

然而,近百年來卻因為歷史的因素,為了「保密防諜」,上山、下海都被限制,台灣人僅能在平地生活,無法得知台灣山林的面貌,當走進山林時,反而會因為不夠瞭解,讓自己身陷險境。

11年來,杜麗芳不僅邀請國外山岳專家來台分享登山知識,並引進最新的山難救援器材,像是台灣第一座緩解高山症的「攜帶式加壓艙(PAC)」,就是由杜麗芳找來發明人Dr. Jim Duff親自揹來台灣。同時,她也投入台灣登山教育推廣協會,親自與政府溝通山林開放、山難救援的政策,希望能改善台灣的登山環境。

面對這些「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杜麗芳即使遭遇排山倒海的挫折也不放棄,不僅是為了博崴,同時也是為了台灣,她說:「台灣是我們的家,但是很多人都不認識她,現在我所做的,就是讓更多人找到這條『回家的路』。」

「你鼓舞了我,所以我才能站在山頂上」

面山面海教育的誓師大會上,杜麗芳放了一首她最愛的歌〈You Raise Me Up〉:「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你鼓舞了我,所以我才能站在山頂上)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你鼓舞了我,所以我走過大風大浪)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在你的肩膀上,我感覺自己很強壯)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你鼓舞了我,讓我作到不可能的事情)」

杜麗芳說,這首歌曲不只是送給博崴,也是獻給「台灣」這位孕育我們的母親,她衷心希望能有更多人投入面山面海的行列,讓更多人能感受台灣山海帶給我們的感動,一起好好愛這片土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