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太人物

外國詞彙好艱深,此時「無聲」勝有聲 戰疫手譯員王興嬙入無聲世界,驚手語意外活潑

  • 更新2022/01/28 17:59
  • 發布2022/01/28 12:30
  • 作者/ 陳毅龍

新冠疫情爆發後,每當陳時中召開疫情說明會時,總有一群人會默默出現在新聞畫面右下角的小圓框裡,或是安靜站在部長後方,透過豐富的手勢與表情傳遞另一種訊息。有時「無聲勝有聲」,就連官員、專家不懂的艱澀外國詞彙,這群人都能翻得行雲流水,他們就是台灣為數不多的「手語翻譯員」。

圖片
2018年吳萼洋以一首《愛江山更愛美人》打響知名度,同時也讓手語譯得行雲流水的王興嬙(右下)被網友注意到。(圖片來源/YouTube)

「人生短短幾個秋,不醉不罷休……」,2018年各地縣市長候選人政見發表會上,吳萼洋以一首《愛江山更愛美人》打響知名度,同時也讓當時擔任手譯員的王興嬙受到網友熱議。不過,王興嬙笑說:「其實用手語比歌曲,對我一點也不難!」

五燈獎留好印象、氣質學姐推坑,王興嬙笑:自己是被拐入手語圈

現年50多歲的王興嬙,性格悶騷,但其實骨子裡喜歡挑戰新事物,甚至還有點叛逆。鏡頭上的她,常頂著一頭造型短髮,左側還特別挑染,遠看與其說像手語翻譯員,不如說更像是一位樂團主唱。採訪當天,也是以俐落造型現身。

「我覺得自己可能不是一個乖小孩」,王興嬙表示,手語工作要求樸素,也不能戴太多手飾。但她天性熱愛打扮,於是就想到在頭髮上動手腳,「所以我就在頭髮裡的夾層染一小搓,當需要工作時,我就用黑髮把它蓋起來,結束後再把它撥開!」王興嬙笑說到。

王興嬙學生時期,參加學校手語社團,也因此有了認識手語的機會。「當時在學校我們就是玩『手語歌』練習,所以當吳萼洋唱起歌時,大家以為我會手忙腳亂,但其實沒有,歌曲對我來說反而相對容易。」王興嬙說。

不過令人好奇的是,明明學校有這麼多社團,為何王興嬙當時卻選擇加入手語社呢?原來這還跟早年著名的選秀節目-「五燈獎」有關。王興嬙表示,以前「五燈獎」有手語歌比賽,「我當時看了就覺得手語歌很有趣,既能用手唱歌,又有很多舞蹈動作」。手語的美,從那時就悄悄烙印在王興嬙的心中了。

升上五專後,又看到學校手語社竟派出美女學姊在招生,一邊發傳單,一邊問「學妹要不要加入」。「她們就真的長得跟仙女一樣,高高瘦瘦、留一頭長髮,看起來就像古典美人,感覺這個社團好有氣質!」五燈獎好印象加上氣質學姊推坑,王興嬙就這樣踏入了手語社,她笑說:「感覺我好像是一路被騙進來的。」

手語世界意外活潑!聾生調皮,手語比她「王八蛋」、「貪吃鬼」

圖片
王興嬙從業30多年,擔任過各種大型會議、電視台的手譯員。(圖片來源/王興嬙提供)

不過,事實上還真的是被騙進來的。談起入社後與手語的第一次接觸,王興嬙表示,「原本以為手語世界很安靜,沒想到吵得要死!」當時不少學校,會派團隊到啟聰學校協助聾啞孩子學習,王興嬙第一次被派去後,才發現手語非外界想的如此安靜。她解釋,「啟聰學校的小朋友因為聽不到,所以無法得知音量大小,導致他們不管是拖拉椅子或講話都特別大聲。」雖然跟預想的不一樣,但她反而覺得手語是個另類的活潑世界,聾啞學生甚至還多次調皮惡整過她。

由於手語歌都是教一些風花雪月的單詞,想額外學自己名字的王興嬙,當時就特別請教了聾啞生,結果反而被惡整,對方故意把她的名字比成「王八蛋」,惹得眾人大笑。不過,好學的王興嬙不放棄,之後又問了另一位聾啞生,沒想到又再次被惡整。這次她不問名字,改問校名的比法,教完後興高采烈地比給其他聾人看,結果又是惹得周遭一片哄堂大笑,沒想到對方教她的根本不是校名,而是「我是貪吃鬼」的比法。

不過,歌歸歌,話歸話,而手語是手語,儘管對外人而言,手語歌看來就是在「比手語」,但就跟一般人講話一樣,平常不會用唱歌來對話,所以手語歌與手語對話上,依舊存在差別。

另外,以前社會給予聾啞方面的資源並不多,在王興嬙畢業前夕,台北市政府剛好開辦「手語翻譯員訓練班」,可惜當時僅開給公務員,或家中有聾啞人士的人。王興嬙儘管想繼續精進,但因為資格不符所以沒辦法,所幸因為有太多人缺席課程,最後她才靠面試順利補進缺額。也是從那時開始,王興嬙第一次跳脫手語歌,進入真正的手語世界,並開始在聽語障礙協會當義工,沒想到過程卻遇到一堆挫折。

不想只會「用手唱歌」,也想學會「用手講話」,王興嬙毅然決然加入訓練班,但卻馬上被聾人來了一記當頭棒喝。「我當時其實很害怕遇到聾人,因為我不敢比,也看不懂他們在比什麼。」王興嬙儘管有豐富的手語歌經驗,但手語對話經驗卻是少之又少,她回憶,「當時我坐在協會櫃檯,有個聾人來跟我比一個『抓鼻子的動作』,但我完全看不懂他要幹嘛……。」

還好當時有一位會說話的聾人經過,王興嬙趕緊向她求救,對方說:「那位聾人想跟你借衛生紙。」她坦言,聽到答案的當下很挫折,「就覺得聾人只是比一個很簡單的手語動作,但我卻完全看不懂。」幸好之後進入訓練班,也才能使她繼續往手語翻譯員這條路邁進。

「武肺」新詞怎麼比?到聾人社群取經,武肺手語經歷多次變化

談起手語翻譯工作,王興嬙表示,與其他語言翻譯一樣,事前需要大量準備。不過新冠疫情爆發後,由於疫情指揮中心都是開即時記者會,所以她坦言事前較難準備資料,挑戰度也更高,常會遇到根本沒比過的新單字。例如,之前曾出現一位從「千里達及托巴哥」來的境外移入個案,「我這輩子應該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國家,結果問了中心人員,對方也不知道。」王興嬙無奈說到。

當時心想「完蛋了」的王興嬙,趕緊在會前上網查,才知道該國是位於中美洲加勒比海南部周圍的一個島國。雖然知道在哪了,但現在又出現了另一個問題,因為「千里達及托巴哥」非一般手語會比的單字,所以王興嬙還得考慮要如何將這個單字,從中文轉換成手語來告訴聾人。

她解釋,手語其實是一種表情加上符號的語言,用中文來翻譯手語的話,容易落於類似直接翻譯的方式,也就是「手勢中文」。因此當時她決定,先用手勢中文將「千里達及托巴哥」的英文單字拼出來,之後再用手語補充該國位於何處。

圖片
「武漢肺炎」的手語:左起,武漢(中國手語比法)、肺、病,最右為「新冠」的國際手語表達,但王興嬙建議要看動態動作。(圖片來源/王興嬙提供)

王興嬙個人認為,最有趣的手語,就是大家最怕的「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她表示,「武漢肺炎」一開始是不存在的手語,「而且聾人們不太接受手勢中文,所以大家第一時間也不敢亂發明,不然會被聾人質疑。」但是現場已經出現了,手語翻譯員又不得不先用手勢中文比,因此王興嬙表示,自己常常陷入兩難困境。

為了防止類似情況發生,疫情中心內的手語翻譯員常常得去聾人社群「取經」,了解他們是如何詮釋「武漢肺炎」等新詞彙。所以其實光「武漢肺炎」這4個字,在疫情中心內部就經歷了至少5種變化。

王興嬙解釋,從一開始將手放在頭上,表示「冠」字的手勢中文,到之後知道中國對於「武漢」2字是以「大拇指、食指、尾指直伸,中指、無名指後縮」的動作(樂團的「惡魔角手勢」),搭配敲在手心上來表示後,又改了一次。

中期,因為國外新冠肺炎的立體圖出現,所以又改成「一隻手握拳,另一隻手在拳上5指伸直畫一圈」的模仿病毒的手語。直到最近才又發現,有些聾人開始用上述「武漢」2字的手形,放在肺的位置上,直接將「武漢肺炎」4字融合在1個動作精準表達,王興嬙驚嘆「所以我覺得這個好厲害、好有趣!」

雖然「武漢肺炎」的新動作很精準,但尚未在其他聾人社團流行,所以後續是否會用該手語表示「武漢肺炎」,王興嬙認為還要再等等看其他聾人的反應。

與其說是「陳時中的背後靈」,王興嬙認為自己更像「靈魂載體」

關於手語翻譯,王興嬙表示,「聽清楚」是第一關要克服的,之後才是「聽懂說話邏輯」,最後才是「知曉內容」。另外由於翻譯時,手譯員都是站在後面,因此有些網友會戲稱手譯員是「陳時中的背後靈」,不過王興嬙表示,與其說是當背後靈,她認為自己更像是乘載他人靈魂的載體。

「就像乩童附身一樣,變成一個代言人。」她解釋,透過乩童,人們能知道神想講什麼,其實手語也是一樣,只不過手譯員更注重能否將對方的口氣表達到位,「所以我在翻譯當下,都會盡力揣摩對方的語氣與說話樣子」王興嬙笑說。

如果現場遇到真的不會比的手語,或因對方口音太重而聽不懂時該怎麼辦?王興嬙笑說,「就真的比給聾人看,『我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對方口音太重』。」所以其實很多時候,當遇到冷門詞彙時,一般人看到手語翻譯員持續在比,以為他們都聽得懂,但其實他們跟一般人一樣,也是會有聽不懂的狀況。

聾人與聽人,觀點大不同,工作30年重回校園,依舊不忘推手語

生出來就能聽到聲音的人,被稱為「聽人」。聽人用嘴溝通,聾人用手互動,兩者在傳遞訊息上,從聽人的角度看,感覺好像都是很自然的事,但事實上這僅限於室內。到了室外,聽人與聾人的世界就不再一樣了。

「手語很有趣,我覺得應該要讓它像其他語言一樣,被正常使用」,雖然王興嬙心理這麼想,但有些聾人卻對手語抱有不同看法。「我記得有一次跟聾朋友走在外面,我跟對方比手語,但對方卻只是點點頭,不太用手語回答。」王興嬙當時覺得很奇怪,明明會手語,為何不比呢?

直到回到屋內,對方才跟她解釋,原來台灣早期有段期間,聾人不愛用手語溝通,是因為怕被人歧視、側目,「大家都不是用友善的眼光在看他們,聾人覺得自己又不是動物,為何要一直被別人看?一直被別人好奇呢?」王興嬙說。

另外,由於欠缺對於聽障朋友的了解與尊重,導致外界對於手譯員,偶爾也會出現不尊重的態度,王興嬙感嘆,曾遇到有單位邀請她去幫忙手語翻譯,結果現場介紹她時,竟說今天特別邀請到手譯員來幫「視障朋友」翻譯。

因此,即使工作30年多年,重返校園就讀研究所後,王興嬙的論文依舊選擇研究與手語相關的題目。她認為,手語不應該被視為是一個專屬聾人的語言,而是人人都可學習並了解的,「況且疫情之下學手語不用開口,好處多多」。她認為,台灣過去無法將手語推廣出去,主因可能跟社會氛圍有關,「所以我覺得,我就要用它,我就是要把手語用給大家看!也歡迎更多人加入這個活潑的手語世界。」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