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太人物

遵守與2隻雞的承諾 林浻揚棄股市百萬年薪、開農場讓雞鴨快樂生活

  • 更新2022/03/31 16:02
  • 發布2022/03/31 12:09
  • 作者/ 陳毅龍

位在中和烘爐地半山腰,一家名為「飛奇(veggyes)」的農場餐廳,其經營理念不同於一般農場。這裡有各項蔬食料理,眼前所見的任何一隻動物,也沒有一隻會成為客人的盤中飧,有的只有會跟人快樂跑跳的雞、鴨、鵝、鵪鶉,以及一隻名為佩奇,愛吃咸豐草的麝香豬。

不走尋常農場經營模式的原因,背後其實與「2隻雞」有關,「我就這樣,看著前幾秒還活跳跳的2隻雞,倒掛著送進去,結果出來變2袋冰冷的雞肉。」過去曾是百萬年薪股票分析師的農場主人林浻揚表示,自己永遠不會忘記親手把愛雞送進屠宰場的那一幕。

雞如貨物任意甩 見屠宰場慘況、林浻揚立下與2隻雞的承諾

圖片
林浻揚與農場裡的動物,好到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大概就能知道對方想要做什麼。(攝影/陳毅龍)

經營飛奇蔬食農場的林浻揚,過去曾是年收百萬的股票程式分析設計師,如今的他卻選擇脫下西裝踏出辦公室,穿起圍裙深入山區成為一名養雞、種菜的農場主人。談起這巨大的轉變,林浻揚透露,與2隻公雞的犧牲有關。

鵪鶉蛋因富含各類營養,5年前林浻揚為了女兒健康,因而養起了鵪鶉;養雞,則是因為養鵪鶉養出了興趣,加上朋友不想養了而好心收容過來的,沒想到卻此開啟了他的農場人生。起初上百隻雞養在林口,但因為公雞叫聲太吵,被地主要求得處理掉。最終在地主牽線認識的屠宰場後,林浻揚只能無奈趁夜將這2隻公雞載去屠宰場解決。

2隻雞也許是知道熬不過今晚,林浻揚表示,當把牠們抓進後車廂後,原本還很躁動的牠們,反而瞬間平靜了下來。不過取而代之的,卻是至今仍難以忘懷的悲鳴聲,「我過去養了6個月,從來沒聽過牠們發出這種聲音,我也不知道……但聽起來像在哭。」林浻揚說到。

2隻雞如泣如訴的悲鳴宛如在幫自己唱輓歌,林浻揚好不容易依約抵達屠宰場,但才一下車他立刻就感到後悔了。「我覺得,屠宰場的工人也許出於業務習慣,已熟練到像把動物當成貨物一樣,一籠一籠甩下去。受驚嚇的雞儘管隨之發出慘叫,羽毛也因掙扎而四處亂飛,但工人對眼前的場景卻看似稀鬆平常,手絲毫沒停下的打算。只有第一次接觸屠宰場的我,目瞪口呆地站在那。」林浻揚回憶到。

有趣的是,那2隻雞下車後反而比林浻揚來得鎮定,與其說是被帶到「刑場」,不如說更像是自己走上伸展台,展示自己被主人照料得有多好,甚至還當場吸引其他業者爭相開出高價收購。不過,由於已經先跟人約好了,林浻揚也只能將2隻愛雞帶往約好的業者那,親手為牠們送上最後一程。

一般人不忍直視的屠宰過程,林浻揚反而瞪大雙眼緊盯,「我逼自己,一定要把這個景象永遠記在腦海裡。不只是給自己警惕,也是因為有了牠們的犧牲,才換得其他百隻雞能多待在林口一陣子。」林浻揚描述,自己就這樣看著前幾秒還活跳跳的2隻雞,倒掛著送進去,接著電昏、工人拿刀放血。輸送帶繼續送,雞也繼續掙扎亂動,但等下次再看到輸送帶轉出來時,2隻雞已變成2袋冰冷雞肉。

動物也是命而非物品,經歷屠宰場的生死洗禮後,林浻揚決定要好好愛護每個動物的生命,因此他開始不吃肉,改吃方便素。「犧牲你們這2隻,我會幫你們照顧其他300隻雞,將牠們帶到更適合生長的地方。」林浻揚表示,當時自己在屠宰場默默對這2袋雞肉許下了承諾。

隔行如隔好幾座山 從零開始的農場生活、20年工作資歷難抵2年農場經營

圖片
林浻揚認為,動物不是物品,應該要善待,哪怕是1顆小小的鵪鶉蛋。(攝影/陳毅龍)

2年前,林浻揚對於當時的股票程式設計師工作感到厭倦,加上心繫對於2隻雞的承諾,在與妻子討論後竟意外得到妻子支持,於是他毅然決然辭去百萬年薪的工作,開始全心轉職經營農場。不過,想經營農場,首先得先要有適合的土地,由於當時在林口的土地太小,又怕會吵到鄰居,所以林浻揚開始去探尋適合地點。

隨著地主給的搬遷期限接近,林浻揚透露,他當時僅有半個月的時間能找,「新竹、大溪,或是林口更深山的地方我都找遍了,但就是找不到適合的地點。」最終在朋友的介紹下,才終於找到這個離城市不遠,但又不會吵到鄰居的烘爐地半山腰處。

地點有了,但接下來才是重點,林浻揚表示,初來烘爐地時,這塊地只有一間荒廢已久的貨櫃屋,裡面非常雜亂,外面雜草叢生,「別說是動物了,根本不像給人住的地方」。為了能打造出適合動物生長的農場,除了一開始請工人整地外,後期為了省錢從屋內的裝潢、地板、家具,到屋外的一磚一瓦幾乎都是他與妻子兩人合力從山下搬上來的,「前前後後,我已經在飛奇蔬食農場上投資6百多萬了吧。」林浻揚說到。

圖片
林浻揚表示,農場內不少動物都有暱稱,例如這隻麝香豬名叫佩奇,就是女兒看了佩佩豬後取的。(攝影/陳毅龍)

從股票程式分析師,跨到經營農場,這中間已經不是隔行如隔山了,而是「隔行隔好幾座山」。林浻揚坦言,過去已在股票業界打滾了10年,加上更早之前的其他工作,明明有了20多年的工作經驗,但他還是深深覺得,「這20年的經驗,完全比不過經營農場的這2年。」

他解釋:「因為這裡一切得從零開始。」從木工、水電、會計、採買到煮飯,全部都得從頭學起來。以前的手是拿來敲鍵盤,現在的手是拿來釘木頭、洗米養雞,「過去已經覺得自己很拚了,沒想到這裡更拚、要學的更多;我覺得,自己好像過了2個完全不同的人生。」林浻揚笑說到。

歷經4個多月,2020年夏天飛奇蔬食農場終於迎來開幕。談起農場的經營理念,林浻揚強調,主要是想讓都市的孩子多認識大自然,「要怎麼收穫先那麼栽,小朋友流程走一遍,更能體會菜農、果農的粒粒皆辛苦。另外,也想啟發孩子們能善待動物的心,盡量多吃蔬果。」

在林浻揚的努力推廣下,甚至還真的有客人反應自家小朋友愛上蔬菜了!不過是愛上飛奇農場的蔬菜,他笑說:「也許是因為我們農場種的蔬菜真的太好吃,現在那位小朋友幾乎不太愛吃其他人的蔬菜,指名一定要吃我們種的,結果他媽媽就變得時常得跑上山跟我們買。」

養動物如在買類股、林浻揚藉股票「大數據分析」控蛋量漲跌 

圖片
林浻揚表示:「我們這裡沒有三杯雞,都是素食為主。」一鍋石鍋拌飯內,滿滿的都是蔬菜,甚至有小朋友愛到點名一定要吃飛奇農場種的菜。(攝影/陳毅龍)

「我們這裡沒有三杯雞,都是素食為主。」林浻揚表示,自己的農場與其他農場最大的差異就在於不會將動物當成食物,甚至是物品對待。為了讓人能多接觸動物,他表示每天都一定會清潔各個區域,全部區域加起來至少要花2個小時以上,這還不包括下山採買飼料、維修器材等。

他笑說,也許是因為這些原因,所以這裡的動物感覺特別有靈性,目前飛奇蔬活農場內,主要飼養豬、雞、鴨、鵝,以及鵪鶉,「動物不像人,牠們的反應是很直接的,對牠們好牠們就會多產一些蛋給你,隨便對待的話,牠們很快就會死給你看。」為了好好善待動物,林浻揚也將自己過去的股票分析師經驗融合到現在的農場經營內。

圖片
為了照顧好農場裡的動物,林浻揚善用前份工作所學到的「大數據分析」打造適合動物們的溫度、濕度。(攝影/陳毅龍)

林浻揚突然指向農場內,一間透明的「鵪鶉生態養殖區」,他表示自己將過去當股票程式分析師時所學會的「大數據分析」運用在了這間。

他表示,自己會去控管養殖區內的溫度、濕度,但並非僅是開燈關燈這麼簡單。由於天氣也會產生影響,所以也會利用大數據去統計分析烘爐地過去10年的天氣情況,以此來找到最適合鵪鶉的溫度與濕度,「以前工作是將數據輸入、輸出,來看股票的漲跌;現在一樣也輸入、輸出,只是變成看雞蛋產量的漲跌。」

養殖農場動物、監控天氣變化,找出適合他們的方式,林浻揚坦言,對他來說養動物的概念就類似在買股票,「股票裡面有非常多類股,裡面有一種叫做『必需性消費』(Consumer Staples)。意思簡單來說,就是『人再怎麼窮,都還是得吃一碗飯』,這種涉及民生必需品的食品不太會受到景氣影響,所以感覺自己現在養動物的概念,就像在買必需性消費類股。」

林浻揚:我遵守與「你們」的承諾了

目前飛奇蔬食農場的雞越養越多,除了數量增多外,甚至還有來自英國、法國、越南的品種,雞舍儼然已成為一個小型聯合國。林浻揚表示,除了動物外,這個夏天也打算加入甲蟲生態區等,讓農場能變得更具多樣性。

林浻揚承認自己在農場界還是個外行,更是個半路衝進來的跨行,但也因為如此,自己才能不受框架限制,天馬行空的將農場、餐廳、科技、股票概念全部結合在一起,「雖然看似在亂結合,但最後我發現,我似乎也留下一些還不錯的成果!」

「任何時間的心動都不容易,不要怠慢了它」,如果當時沒有因那2隻公雞的「捐軀」而體悟到生死與善待動物的重要,或許林浻揚今天就不會辭去百萬年薪工作,半路出家開農場了。對於那2隻雞,林浻揚最想說:「感謝你們!我沒有食言,我遵守與你們的承諾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