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太人物

黑道化身太魯閣事故恩人!「76行者」陳修將用巧手拯救破碎大體

  • 更新2021/07/20 17:50
  • 發布2021/07/19 16:51
  • 作者/ 蔣佩庭
圖片
陳修將操作遺體修復。(圖片來源/陳修將)

陳修將受家鄉風氣影響踏入黑社會

今年4月2日,台鐵太魯閣號408次列車在花蓮發生出軌意外,「76行者遺體美容修復團隊」第一天就進駐花蓮,協助修復罹難者遺體。而今年40歲的陳修將是76行者遺體美容修復團隊的總召集人,他不眠不休工作12天,把身體只剩3成的罹難者拼湊完整,是許多家屬的恩人。不過來自彰化溪湖的陳修將,其實是前黑社會成員,面對自己的過去他笑說「真的好誇張」。

為什麼年紀輕輕就踏入黑社會?陳修將回憶主要是受家鄉風氣影響,那個年代台灣還沒有國道5號,彰化溪湖是台灣中心的中心,所以溪湖那時很像艋舺,到處都是霓虹燈、茶室和賭場。陳修將用「男盜女娼」形容自己的家鄉,他說那個年代的賭場隨便什麼人都能進去,所以不用誰教,不論哪一種賭博他們都會,「我國小還沒三年級就會抽菸了。那時候安仔(安非他命)還沒有管制,遊藝場桌上都會放,我們知道怎麼吸,會覺得怎麼這麼興奮。」

陳修將除了涉世深,他還知道這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陳修將轉學很多次,從彰化轉到台北,被同學笑罵「鄉下人」然後挨打;從台北轉回彰化,被同學譏諷「台北人」再被毆打。不過,陳修將不想被別人當病貓,他會還手,而每次把別人打趴的優越感都在催眠他「你這些行為是對的」。

「這種威風很迷人阿。」陳修將告訴母親自己要加入黑社會,即便因著大大小小的罪鋃鐺入獄,他一點都不在意。陳修將說,他這種囂張氣焰直至政府掃黑,小弟全進監獄才熄滅,「我那時候才知道自己會怕,可是出獄找不到工作,我不要黑道,黑道又來找我。我會想如果我再被關進去,這輩子就沒用了。」但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陳修將的水某帶著他進入遺體修復的世界,他才在混亂的人生中找到新的方向。

圖片
陳修將帶著76行者遺體美容修復團隊,執行遺體修復。(圖片來源/陳修將)

為學最純正縫合方式,陳修將到處拜訪醫護

至今,陳修將已參與2014年澎湖空難、高雄氣爆;2016年台南維冠大樓倒塌;2017年逢甲商圈氣爆意外;2018年花蓮地震、普悠瑪翻車和今年的太魯閣號出軌意外。不過,陳修將想到自己學習遺體修復的過程,仍不禁打哆嗦。

「以前很多人做遺體修復是憑著印象在做,那些修復師會偷看醫生怎麼縫再模仿,所以我看過有人用釣魚鉤綁釣魚線、尼龍繩去縫,還有人用布袋針。」為了學最純正的縫合方式,陳修將到處拜訪醫護甚至是救護車人員,最後以一個下午5萬塊台幣的價碼跟朋友做醫美的叔叔學習,「那個叔叔有問我是不是自己火拼受傷要縫,是我再三跟他說我要幫助亡者,他才教我。」

除了專業縫合,陳修將也開始學特效化妝。「我根本不知道特效化妝可不可以用在遺體上,我就覺得都要學。」陳修將在想如果特效化妝能把一個好好的人弄壞,那我能不能反推,把一個受創的人變回完美的樣子。

在太魯閣號出軌意外中,搶救遺體

在這次太魯閣號出軌意外中,陳修將就把他多年來學習縫合、特效化妝的技術發揮的淋漓盡致。

「太魯閣最難修復案例是一位葉姓大學生。事發當下,葉大學生在隧道內被拖行、輾壓,所以他的屍體是散布最廣的,我們只搜尋到30%。當時他的爸爸很生氣,質問『你說這坨肉是我的兒子?』我知道爸爸很痛苦,所以我希望他給我們一個機會,我要他放心,因為我會還給他一個兒子。」陳修將依照爸爸提供的照片,找了一個同等身材的人翻模、灌矽膠,然後把葉大學生還剩下的身體組織縫在假體上或擺在該擺的地方。陳修將分享,當他們做好之後,爸爸給了99分,少1分是因為嘴角的皺紋沒做出來,嘴巴看起來比較小。

另一個是楊小妹妹。陳修將說楊小妹妹的臉是完整的,只有一個撞擊傷口,但頸部以下很破碎,臟器只剩下腎還有肝。一開始,楊小妹妹由陳修將縫補,但他總是會想到同年的女兒,最後實在是頂不住悲傷只好換人做,最後總計有20人輪流修復她的身體,「有很多人跑去偷哭,但一定要離開那個空間才能哭,因為眼淚會渲染,大家都是咬著牙根眼眶紅紅的做。」

圖片
民眾送給76行者遺體美容修復團隊的手寫信。(圖片來源/陳修將)

彪形大漢擁有最軟的心

回想年少輕狂的日子,陳修將坦言如果沒有這些經歷,他就無法理解家屬的夢魘,而他相信唯有用1、3人稱視角揣摩當下畫面,想像他們是多麼地驚恐、無助,才能不只想做好,而是為了他好所以做好。而這大概也是為什麼76行者遺體美容修復團隊很愛開玩笑說:「不要看他這樣彪形大漢的,他是所有人心最軟的那個。」

至於自己的爆紅,陳修將回應他不會因為有名就變成天之驕子,他會用更謙卑、感恩的心,繼續回饋這個社會。

 

留言